揭国防情报单位用于大选政治行动

打印
分类:时事

前陆军副首长嘉斐尔少将(Ghafir Abdul Hamid)今日直批政府处理拿笃入侵事件“绝对失败”,并且要求政府向人民公开道歉。

他昨晚出席一场论坛时表示,“我们应该站起来,要求政府向全体大马人民道歉。”

“特别是沙巴州人民,因为政府失败的行动,导致8名保安部队成员丧命。”

根据最新的宣布,我国昨日再有两名军人殉职,导致殉职的军警人员增加至10人。

【点击观看短片一】

【点击观看短片二】

【点击观看短片三】

主权行动其实只需一天

NONE嘉斐尔(右图右二)认为,政府所展开的行动整体上无法消除入侵者的威胁,或是歼灭他们。

他也补充,这个行动目前拥有“许多政治目的”。

“对我来说,这个行动至今是绝对的失败。”

他也点出,“主权行动”其实只是需要一天时间就能完成,但是却因为缺乏完整的策略情报,才会拖延至今。

情报工作有助预防入侵


他解释,如果有完整的策略情报,那么保安部队就在入侵事件一开始时,阻止苏禄军占领甘榜丹多。

“如果我们知道敌人的战略是什么,虽然他们是派200人进来,但是他们不会来得及占据甘榜丹多,或是进入甘榜丹多周遭。”

“因此,我认为,(主权)行动是在没有策略情报的情况下,因为有关行动一直拖延到今天。”

2000年起用在政治用途

NONE他在今早记者会也揭露,大马军队的情报单位被用在政治用途,才会导致我国“情报工作的全面失败”,而无法预防拿笃入侵事件发生。

“从2000年到现在,大马国防情报单位(BSPP)用来搜集外国情报的专才,已经转用在政治行动。”

“他们丧失了搜集(外来)威胁情报的能力和专才。”

嘉斐尔表示,由于我国情报工作失利,所以苏禄军才会轻易入侵我国的国土。

苏禄军应称之为“攻击者”

他指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政府处理拿笃入侵的松懈态度。

他认为,政府一开始就不应该标签敌方是“持械闯入者”,相反应该称之为“持械攻击者”。

他表示,“闯入者”标签相比之下比较不严重,将让政府受限于国际惯例,并且只能调动警方处理。至于“攻击者”的称呼,则会让大马有更多的空间来捍卫其主权,包括出动军队来剿敌。

“这些都是想要索取我们土地,并且伤害我们的公民的持械攻击者。”

嘉斐尔也批评,政府一开始没有果断处理入侵事件,结果导致入侵者有23天时间来加强其军力,并且建立稳固的防守,导致大马军警的攻击行动变得困难。

拿笃主权行动进入第9天

大马军警是在上个星期二启动“主权行动”,以对匿藏在甘榜丹多和附近丹绒巴都村子的苏禄军展开总攻击。这项行动至今已经进入第9天。

来自菲南的苏禄军是从上月12日开始就已经进入甘榜丹多,并和大马军警对峙。

这项对峙至今已经导致10名军警人员殉职,以及56名苏禄军被杀死。

昨晚的论坛是由民间组织沙谷伯学院举办,其主讲人包括《当今大马》主编法迪(Fathi Aris Omar)和斗亚兰国会议员威弗烈。

媒体面对爱国狂热挑战

NONE法迪(右图左)提出,媒体在处理拿笃入侵新闻时,所必需应付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狂热”挑战。

“媒体包括《当今大马》大致上都面对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狂热,如果质疑保安部队和政治人物,就会被视为是不爱国,并且倾向马尼拉和苏禄苏丹。”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媒体,我们继续提供不同的看法,包括来自菲律宾媒体的看法。”

他呼吁,大马媒体必须保持批判精神,以免像美国媒体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后遭受批评。

法迪表示,美国媒体现在就必须努力修复他们的形象,因为他们在报道美国军事行动时,把许多匿名消息当成是事实,结果现在却被证明是不确实。

威弗烈抨政府选择谈判

威弗烈则质疑政府和入侵者谈判的行动。

这名独立国会议员表示,沙巴在1962年就曾经面对来自印尼的入侵,当时的政府就完全拒绝谈判,并且采取强硬行动来阻止印尼军队侵犯我国主权。

“不过,在拿笃,我们却和这些入侵者谈判。”

Sunday the 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