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立法议会首长和议员要坚决提呈“动议” 为民请命索回主权

打印
分类:时事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肯雅兰全民党南兰区部

肯雅兰党南兰区部 强烈要求首長和砂立法议会里的朝野立法议员们,不应取消在立法会议上的索回砂主权的动议,而应回复初心,要顺应民意坚决提呈动议。人民代议士就是要为民请命,要坚定不移带领砂拉越人民索回主权,这也是砂国阵政府和首长实现对选民的承诺,千万不要令选民失望了!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肯雅兰全民党南兰区部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肯雅兰全民党南兰区部

 

 

肯雅兰党南兰区部1120日文告 

 

       砂立法议会首长和议员要坚决提呈“动议” 为民请命索回主权

 

        前些時,砂拉越首長阿德南曾多次表示,要在十一月召开的立法议会提呈动议,向联邦政府索回主权.朝野政党一致表示支持首長的决定,全砂人民也欢欣鼓舞,願作首長的坚强后盾.

       不料, 十八日首長突然宣佈取消动议,理由是首相纳吉在沙巴表示“願意商讨疑被错误詮釋的马来西亚契约和联邦宪法”……并宣称“与其正面冲突,不如友好协商”……这犹如在全砂支持首長索回主权的人民头上澆下一盆冰水.

       人们记忆犹新,砂拉越立法议会选前,首長信誓旦旦,并经州议会通过,要向联邦争取二十巴仙石油天然气开採税,当時首相纳吉也曾应允“可以协商”.可是,砂立法议会选举,国陣大胜后,却因纳吉首相一句话“油價低迷,不宜再提”(开採税)。从那以后,首長阿德南也闭口不提提高石油税收的课题.是首長忘了吗?

        动议合法合理   何来“正面冲突”?

        通过立法会议提呈动议,是索回主权的合法,合理的途俓,立法议会是砂拉越政府最高行政机構,提出动议,才能证明砂拉越政府和人民索回主权的願望和决心。为什么会是“正面冲突”?联邦政府如有诚意,理应根据砂拉越政府提出的动议,定出時间表,在国会进行商讨,而不应該視为“正面冲突”。

        相反的,如果砂拉越政府没提出动议,首長个人又根据什么与纳吉首相协商?索回主权,是关系到联邦政府与砂拉越政府的大事,关糸到全马(包括马耒亞、砂拉越、沙巴)人民的大事,怎能仅由首長个人与首相个人私底下“协商” 。

        从索回砂主权一拖再拖的事态之中,首相纳吉“願意商讨疑被错误詮釋的马来西亚契约……”,既然首相都愿意了,索回砂主权的动议,就更没理由被冠以“正面冲突”了。五十三年耒,联邦国会数以百计项次的修宪,包括1976年将砂拉越从参组马耒西亞时同等伙伴邦的地位降为十三州之一的地位,砂拉越失去大量的经济、教育、领海…… 等的主权,这诸多自主权的流失,早已是白纸黑字的事实,砂立法议会提呈动议,要“商讨疑被错误詮釋”…的宪法,正是顺应首相的申明,何来“正面冲突”?

        肯雅兰党南兰区部强烈要求首長和砂立法议会里的朝野立法议员们,不应取消在立法会议上的索回砂主权的动议,而应回复初心,要顺应民意坚决提呈动议。人民代议士就是要为民请命,要坚定不移带领砂拉越人民索回主权,这也是砂国阵政府和首长实现对选民的承诺,千万不要令选民失望了!

 

肯雅兰全民党南兰区部

发布於2016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