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展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开展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

中国留学海外的人才,回国总数已经突破265万,其中有70%都是近五年回来的。今年7月,国务院向社会公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指出到2030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0万亿元。同时要逐步开展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建设人工智能学科,培养复合型人才,形成我国人工智能人才高地。美国《纽约时报》:中国将成人工智能全球领先者。 

 

 

美国慌了?刚刚,又有两人突然回国!

2017-11-30 国魂

葛大爷说了,“21世纪最贵的是人才”!

 

科技部发文了,“要举全国之力,在2030年一定要抢占人工智能全球制高点”。

 

为了抢占这个高点,各大互联网公司早就开始在寻找人工智能人才上发力了。

 

 

刚刚成立“达摩院”的阿里巴巴,就在广纳天下门派的科技人才。

 

看过武侠小说的人都知道,“达摩院”的设定就是个高手云集且出产“秘笈”的宝地。作为阿里巴巴全球研究院,“达摩院”一开门,就迎来了两大高手——

 

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聂再清博士、谷歌Tango和DayDream项目技术主管李名杨博士。

 

做武林盟主总有一种梦想,就是希望天下英才,尽归麾下。十年前,这个武林盟主大概是微软、谷歌等西方科技公司,江湖在硅谷;十年后,武林盟主之位易主东方,中国互联网市场成了最大的江湖。

 

所以才有了聂再清等科技才俊们的回流热潮。

 

十多年前,他们挤破脑袋、过五关斩六将才能进入微软、谷歌、亚马逊等企业;十多年后,他们将目光投向国内,决心闯荡中国这个更广阔的互联网天地。

 

人才靠揽不靠抢,发展空间是最大诱惑力

 

聂再清

 

聂再清,2004年博士毕业后历经多轮面试,以应届生身份入职微软亚洲研究院,这个机构也就是AI界中当之无愧的“黄埔军校”。

 

2016年微软build开发者大会上,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特地展示了一款能够订购达美乐Pizza、同时也能送货到手的机器人,用户完全不用点开叫餐软件,甚至不必打字。

 

这个“Pizza机器人”就是聂再清的作品,能够在公司年度最重要的开发者大会上展示,足以证明这个产品的影响力。除了这款产品,我们经常调戏的微软“小冰”“娜娜”也都有着聂再清的功劳。

 

即便从微软离职了,聂再清还是表示他对微软感情很深, “阿里对我最大的吸引力就在于,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有可能把一件事情从一个研究做到一个真正有影响力并影响千家万户的实用产品。

 

 

2017年6月初,在空中飞行了四个小时后,王刚从位于新加坡的家来到香港,出席第二届 EmTech 香港峰会,向200多位香港高校的学生介绍阿里巴巴在智联网建设上的现在与未来愿景。

 

这是阿里巴巴NASA计划推行以来,入职的又一位顶级科学家。在此之前,王刚在南洋理工大学担任副教授(终身教授),专注于深度学习的研究,同时也是人工智能领域最顶尖杂志IEEETransactions on Pattern Analysis and Machine Intelligence的编委(Associate Editor),曾多次受邀成为人工智能顶级学术会议如InternationalConference on Computer Vision的领域主席,在深度学习算法领域具有深厚的研究积累和国际权威。

 

8月,他还成功入选《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举办的 2017 年全球青年科技创新人才榜(TR35)。现在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担任杰出科学家,从事机器视觉方面的研究,并同时负责将技术产品化。

 

在王刚之前,已有大批美国华人科学家入职阿里巴巴,包括:美国IEEE院士华先胜、前微软研发合伙人周靖人、密歇根州立终身教授金榕、麻省理工博士、渡大学计算机系&统计系终身副教授漆远,以及亚马逊级别最高的华人科学家任小枫等等。

 

据说这两年,每位在硅谷工作的优秀华人,每周都会收到来自猎头公司的邮件甚至电话,开场白常常是这样的——国内互联网发展势头强劲,机会很多,要不要考虑一下?

 

对于做技术研究的科学家来说,最大的成就感就是希望自己的产品能被更多人使用、接受。

 

中国新四大发明

 

中国互联网公司向来在把产品落地到千家万户上很擅长,你手机里的淘宝、支付宝应用,现在离开了它们,生活便利性将大打折扣。

 

外国媒体评出的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中国互联网公司的领头羊阿里也撑起了半边天。

 

国外的月亮,没有国内圆

 

 

中国黑科技震惊外国友人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每次在国际机场外国人都需要排着长队退税,我们只在支付宝上一键即可完成;

吃完饭,我们拿出手机就能支付餐费;国外还需要使用现金,还可能需要排队等待找零;

公交车上,我们也根本不需要准备零钱,用手机在触摸屏上一碰就买好了车票。

城市里的核心地带停着许多方便使用的共享单车,这些颜色各异的自行车,大大方便了出行。

 

再举个例子来说,在实现懒人的终身理想——动动嘴,让机器人跑跑腿这件事上,中国巨头也没有懈怠,比如今年双十一销售百万台的智能音箱——“天猫精灵”,就可以让我们初步实现梦想。 “帮我充个话费”“给宝宝讲个故事”“把客厅的窗帘关上”“来碗鸭血粉丝汤”……都已经是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了。

 

这种便捷性的AI黑科技直接也震惊到了外国友人。今年夏天,日本小伙山下智博到杭州旅游,入住了一家拥有人工智能系统的酒店。刚进房间时黑乎乎的一片,山下智博说了一句“想喝可乐”,瞬间边上的天猫精灵就被唤醒了起来,不光报价了可乐多少钱还表示可以直接联系酒店客服送来房间。小伙直呼想把这个精灵带回日本。

 

中国当今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已经超出了很多外国人的想象,在许多老牌的发达国家里还看不到如此发达的新科技产品。

 

如果说这些生活的变化只是我们普通人的感知的话,聂再清等科技人才的选择则说明了“外国月亮比较圆”的时代过去了。以前,微软、亚马逊、Google、苹果等老牌国际科技公司对全球科技人才而言,是毫无争议的“理想之国”,随着中国科技的飞速发展,让“一切都有可能”的氛围在行业里成型,AI人才成长的土壤和发展空间都更为肥沃,所以才有了这几年的“硅谷回流潮”。

 

百年前,中国先辈们忍辱留洋,不忘报国之志;百年后,新一辈的年轻人迅速成长,从世界各地学成归国的人才络绎不绝。

 

 

数据显示,中国留学海外的人才,回国总数已经突破265万,其中有70%都是近五年回来的。年轻人挑大梁,正成为中国创新的隐形利器。

 

今年7月,国务院向社会公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人工智能终于由末端实践走向了顶层规划。

 

《规划》明确指出到2030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0万亿元。同时要逐步开展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建设人工智能学科,培养复合型人才,形成我国人工智能人才高地。

 

这一系列举动,都开始让国外担心:中国真的要在人工智能领域成为全球第一了。

 

美国《纽约时报》此前报道称,中国将成人工智能全球领先者。文章分析,对人工智能一系列的扶持政策阐述了中国政府最高层的意图: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将投入大量资金,以确保企业、政府和军队跃升为人工智能技术的全球领先者。

 

从基础设施建设到科技创新、人才回笼,我们的进步甚至连自己都难以置信。

 

前段时间有个问题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中国现在到底有多强大?”有些人愣住了,以为中国还是那个停留在课本上的,自称为“发展中国家”的地方,以为这个世界还是美国“扬武扬威”的天下,殊不知,这世界已经变了……

 

Satur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