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仁: 砂法律顾问冯裕中代表砂政府告知联邦法院说《MA63》及《1962年政府级报告》没有法律效率的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拿督冯裕中 

张健仁联邦法院是诠释《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和联邦宪法最高的机构令人感到纳闷的是,砂政府的官委法律顾问却在联邦法院,代表砂政府公开否认《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的法律效率。 由此可见,砂国阵所谓的支持争取砂主权的立场,可视情况而妥协和摇摆。只要是对其有利的情况,砂国阵政府随时都可以出卖和放弃砂权益。过去54年,砂国阵都不断的在出卖砂权益Keruntum的案件只是其中一个近期砂国阵背叛砂权益的例子之一

 

砂政府法律顾问都认为MA63无法律效率 张健仁:砂国阵在扮双面人

 
  
张健仁(中)展示新闻报导,指出今年8月在联邦法院一宗涉及砂拉越政府的案件中,砂州政府的官委法律顾问拿督冯裕中,代表砂州政府告知联邦法院,《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以及其所附录的《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是没有法律效率的。俞利文(左)和杨薇讳分别展示《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和《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

Image result for 拿督冯裕中

 

(诗华日报古晋5日讯)

行动党古晋区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指出,今年8月在联邦法院一宗涉及砂拉越政府的案件中,砂州政府的官委法律顾问拿督冯裕中(上图),代表砂州政府告知联邦法院,《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以及其所附录的《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是没有法律效率的。

因此,他表示,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和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的所谓针对《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的辩论,根本毫无意义。因为,就连砂州政府的官委法律顾问,其法律观点也与班迪卡一样,即《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与《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并没有法律效率。

张健仁今日在特别助理俞利文和该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表示,砂州国阵政府在《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的课题上,持有双重对立的立场。

“面对砂州人民时,就频频表示说,《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超越任何法令,甚至联邦宪法。即便是联邦宪法,只要不符《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中的一些条文,有关宪法条文就是不合法的,没有法律效率的。”

“面对联邦法院的法官时,却表态说,《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与《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并没有任何法律效率。法庭不需考虑这两个文件里的条文。”

“砂州国阵在立国文件的立场上,简直是在扮演双面人的角色,面对砂州人民就讲砂州人民要听的话。在联邦法院却又不敢坚持立场。”

他透露,有关案件是涉及砂州政府吊销一家私人公司(Keruntum Sdn Bhd)的伐木执照。该公司在联邦法院提出抗议,其抗议理由是联邦法院的5名听审法官,当中没有一人拥有“婆罗洲司法经验”(Bornean Judicial Experience)。

因为《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附录中的《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其第26(4)条文中阐明:“联邦法院的地址应是在吉隆坡。 一般上,当联邦法院庭审来自婆罗洲的上诉案件时,听审的法官当中,至少需要有一位应具有‘婆罗洲司法经验’,而联邦法院则应在有关州属开庭。”

他指出,有关公司的代表律师在申请推翻之前联邦法院的判决陈词中指出,做出判决的联邦法院的5位联邦法院法官,当中没有一位拥有“婆罗洲司法经验”,因此,当天法庭法官的组合,违反了《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与《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的条文,即是不合法,而其所做出的判决也即是不合法。

Image result for Keruntum Sdn Bhd

他说,大家都认为这也是砂州政府的立场,但是,令人震惊并深感失望的是,砂州政府的代表律师,也即是砂州政府的官委法律顾问(上图),却在法庭上陈词指说《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与《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没有法律效率。

砂州政府官委法律顾问更告诉法庭,沙巴、砂拉越和马来亚并没有意愿要执行《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中的条文。

张健仁表示,联邦法院是诠释《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和联邦宪法最高的机构。令人感到纳闷的是,砂州政府的官委法律顾问却在联邦法院,代表砂州政府公开否认《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的法律效率。

他声言,砂州权利被联邦政府蚕蚀,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不顾《1962年政府级别委员报告》中所阐明的听审,由砂州高庭上述至联邦法院案件的法官当中需至少有一位有“婆罗洲司法经验”的法官。如今事实摆在眼前,砂州政府居然在联邦法院上公开表态,这类案件的听审法官,不需有“婆罗洲司法经验”,只要判决是对砂州政府有利就行。

“由此可见,砂国阵所谓的支持争取砂州主权的立场,可视情况而妥协和摇摆。只要是对其有利的情况,砂州国阵政府随时都可以出卖和放弃砂州权益。”

他说,过去54年,砂国阵都不断的在出卖砂州的权益,Keruntum的案件只是其中一个近期砂国阵背叛砂州权益的例子之一。

“除非砂州政府能够给予人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何砂州政府官委法律顾问在联邦法院代表砂州政府表态说《1963年马来西亚合约》没有法律效率,不然,那些砂国阵所谓的争取主权,远赴伦敦考察,把伦敦考察团所得到的文件交给纳吉等,都不过是一些企图掩人耳目的伎俩。”

Related image

远赴伦敦考察MA63的考察团)

Satur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