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政治远见的建交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China and France

法国总统来华访问,中国都会提到一句话:法国是第一个同新中国正式建交的西方大国。 这既是中国人念旧情,不忘老朋友的一种表达方式,也是对新一代法国领导人寄于希望。五十四年前,中法建交就像一枚“外交核弹”,震撼了整个世界,改变了国际政治格局。然而中法建交之路并不平坦,从1958年互相试探到1964年正式建交,耗时六年,曲折颇多,一言难尽。随着外交档案陆续解密,更能令人体会到当年中法两方各自承受的压力,以及领导人的非凡远见

 

为什么说毛主席和戴高乐具有超凡的政治远见?(一)

来源:汉唐归来111的博客       (2018-01-11 07:19:12)

法国总统来华访问,中国都会提到一句话:“法国是第一个同新中国正式建交的西方大国。1964年,毛泽东主席和戴高乐将军以超凡的政治远见,作出两国建交的历史性决定,不仅影响了当时的世界格局,也对今天世界发展有重要意义。”

这既是中国人念旧情,不忘老朋友的一种表达方式,也是对新一代法国领导人寄于希望。

法国要想做一个真正的大国,就必须拥有独立自主的内外政策,不能被超级大国所左右。

五十四年前,中法建交就像一枚“外交核弹”,震撼了整个世界,改变了国际政治格局。

然而中法建交之路并不平坦,从1958年互相试探到1964年正式建交,耗时六年,曲折颇多,一言难尽。随着外交档案陆续解密,更能令人体会到当年中法两方各自承受的压力,以及领导人的非凡远见。

毛泽东主席和戴高乐将军虽然缘悭一面(戴高乐原定1970年冬天访华,不幸却在1970年11月去世,1973年蓬皮杜总统替他了却了这个心愿),但他们共同栽培的中法友谊之树,令后世子孙受益良多。

毛泽东的外交战略

六十年代初,中国怼美帝,反苏修,还揍了印度一顿,表面上看,在大国里面没朋友。

毛泽东,周恩来却将外交突破口放在了法国身上,英国虽然在1950年就承认新中国,但只是半建交状态,英国在联合国还支持台湾非法代表。而戴高乐许多做法得到了中国的认可:

一,独立发展核武器的愿望

美苏英大搞核裁军把戏,要禁止其它国家核试验。法国不干,美国指责法国核武想法是“危险的”,西方阵营里有美英核保护就够了。

所以中国对法国拒绝参加核裁军会议的立场高度赞赏。

二,法国在北约内部要求得到与美国平等的地位,被美国拒绝,因此法国收回了地中海舰队,大西洋舰队,空军中队的指挥权,赶走美国部署在法国战略轰炸机

三,法国不同意将自己的空中防卫系统交给北约管理

四,戴高乐一票否决了英国加入欧共体(欧盟)的申请

法国在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曾打算承认新中国,但在议会投票时该提案被否决。

美法矛盾,英法矛盾,都是法国接近中国的动力,这一点,毛泽东看得很准。

原先我们基本不跟法国官方接触,在1958年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成立之前,法国内阁极不稳定,跟他们讨论建交事宜纯属浪费精力,最重要沟通渠道是法国共产党为代表的左翼政治力量。

1958上戴高乐执政后,法国政坛趋于稳定,这时中国开始酝酿和调整对法政策。

从外交空间上来说,非洲有一大批法语系殖民地国家,如尼日尔,中非共和国,乍得,喀麦隆,贝宁,科特迪瓦,吉布提等,虽然陆续独立,但在政治,军事,经济,外交上仍受到法国操控。中法建交之前,这些小国是不敢先跟中国建交的。

从对外贸易来说,中国需要拓展贸易空间。在美国全面封锁之下,我们很难在国际上进行正常的贸易活动。

而法国企业界有与中国贸易的意愿,我们急需的材料和设备可以从法国获得,这对中国实现工业化进程非常有利。

从政治意义上来说,法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欧洲领导者之一,是西方阵营中重要成员,中国要打破霸权主义国家的包围,法国是重要的突破口。

然而,毛泽东不是用示好的方式来实施外交战略,而是以斗争促建交。1957年主席在接见东欧代表团时就说过:对于西方主要国家,现在主要是和他们斗争,而不是建交。

总之,中国不急。

中法分歧

二战之后,法国在西方阵营中处处受制于人,大国地位一落到底,国内政局动荡,经济有待恢复,只能对美国言听计从。

戴高乐上台后,在国内形成戴高乐派,国际上被称为“戴高乐主义”,戴高乐有大国野心,这是一位法国领导人应有的野心,但首先要摆脱被美国钳制局面。

依靠美国来抵御苏联威胁,还是积极与苏联接触,建立互信关系?戴高乐选择了后者,也意味着得罪美国。没有勇气和智慧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戴高乐把法国定位为“东西方沟通桥梁”,跳出意识形态束缚,做一个独立自主国家。

中国对法国恢复大国地位非常重要,戴高乐认为只要涉及亚洲事务,没有中国参与,就不要谈什么战争与和平。

然而,中法之间存在着原则性矛盾,首先是阿尔及利亚问题,它关系到法国核心利益。

毛泽东在这个问题上,却丝毫不肯让步。 

地中海南岸的阿尔及利亚是法国最重要海外殖民地,战争时是法国本土防卫屏障,和平时又是法国向非洲扩张影响力的跳板。另外,法国控制阿尔及利亚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财富,对法国经济重要性不言而喻。

50年中期,阿尔及利亚发现油田,又提升了它对法国的重要性。

阿尔及利亚人民渴望独立的呼声却越来越高,从政治抗争发展为武装斗争,为了扑灭独立之火,驻阿法军兵力高达四十万以上,但就是打不赢几万人枪的“叛军”。

阿尔及利亚不关中国的核心利益,但是中国一直坚决支持阿尔及利亚独立运动,1958年9月19日,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成立。法国宣布它为叛乱组织,向全世界发出警告,要求大家不得承认临时政府。

中国在9月22日宣布承认临时政府,并邀请阿尔及利亚代表团访问北京,毛泽东主席亲自接见。

以毛主席的威望,这次接见对全球反殖民主义斗争鼓舞非常大,法国极为难堪。

除了道义上的支持,中国还进行军事援助,大量军火源源不断来到阿尔及利亚。

法国媒体甚至认为中国军事顾问在指挥阿尔及利亚独立武装,陈毅外长在1961年否认了中国军事顾问的流言,但他又表示中国对阿尔及利亚独立运动帮助还不够。

1961年2月8日,毛主席在杭州南屏接见了法国一名社民党(在野)领袖(参议员),毛主席为什么对此人感兴趣?没有答案。

毛主席告诉他,阿巴斯总理(临时政府)说法国将军也在学习毛泽东游击理论,以用来扑灭阿尔及利亚游击队,这是徒劳的。

主席向法国政坛传递一个信息:殖民主义者必将失败,法国应当认清这一点。

参议员回国后,积极推动阿尔及利亚独立进程,在当时,阿尔及利亚非但不是法国钱袋子,反而是消耗法国国力的无底洞。

这名社民党领袖就是后来的法国总统密特朗。

戴高乐希望中国放弃对阿尔及利亚的支持,以作为中法建交前提,被中国拒绝。法国内阁认为正是因为中法没有外交关系,所以中国根本不用顾及法国外交抗议,行动上无所顾忌。

法国政坛达成一个共识: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是当务之急,有了中国这个渠道才能更好地处理阿尔及利亚问题,体面结束这场非正义战争,有利于法国在非洲根本利益。

中国为什么要如此坚决支持阿尔及利亚解放运动?甚至不惜让中法建交进程陷入僵局?

一,反殖民主义是我们的原则,不能用来做交易。

二,我们在阿尔及利亚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一个被压迫民族需要中国帮助,中国不能不伸手。

三,我们过去受过压迫,中国不援助被压迫民族,脸上无光(陈毅1961年2月7日原话)。

事情进展如毛泽东所料,1962年3月18日,法国政府与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签订《埃维昂协议》,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

中法关系之间最大障碍消失了,周恩来总理马上指示进一步开展对法工作。

如果当年毛泽东主席在阿尔及利亚问题上妥协,会如何?不但第三世界国家会感到失望,而且法国在压力消失之后,会变得更强硬。

今天一些学者,专家会认为阿尔及利亚远离中国,跟我们利益关系不大,不妨当成筹码,以加速中法建交,肯定有许多人觉得有道理。

这就是外交唯利益论者与毛泽东主席的差距。

阿尔及利亚问题解决之后,中法建交迎来第二个难题,这次事关中国核心利益,就是台湾问题。

而台湾问题又是美国破坏中法关系的一件利器。

美国的角色

中法建交跟美国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作为西方阵营领导者,美国不允许任何一个“盟友”单独跟中国建立全面外交关系,对于法国更是严防死守。

一,中法建交将破坏美国遏制中国的全盘战略。

二,中法建交损害了美国在东南亚利益。

三,中法建交将推动其它西方国家与中国建交。

那么美国要扮演的角色很明确了:破坏者

北京,巴黎,华盛顿之间就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特别是巴黎与华盛顿之间的斗智斗勇。

CIA一直盯着中法两国各层面的接触,1962年之前,美国认为中法建交可能性很低,因为阿尔及利亚问题是中法建交的最大障碍。

所以,美国起初并不着急。到了1962年阿尔及利亚独立之后,中法关系之间最大障碍不复存在,这下美国警惕性一下子就提高了。

1963年9月,CIA向白宫提交《重新评估法国对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报告,有许多迹象表明戴高乐有意甩开美国,单独与中国建交。

然而白宫还是持乐观态度,因为法国外长对肯尼迪总统表示法国没有承认红色中国想法。

10月23日,法国前总理富尔以私人身份来到北京,法国媒体纷纷猜测富尔此行动机。CIA提醒白宫,富尔是法国官方代表,决不是什么东南亚旅游者。

实际上CIA判断是正确的,富尔在亚洲绕一圈,真正的目的地就是北京,肩负着重要的特殊使命。除了谒见毛泽东主席之外,他还要与周恩来总理举行关于中法建交的正式谈判。

CIA当然不会知道,富尔身上携带着戴高乐总统亲笔信,信不是写给毛主席的,而是以写给富尔的方式来作为身份证明材料。戴高乐在信写道:我重申我对你会见中国领导人的重视,请相信,我相信你所看到的和你所听到的一切。

这说明富尔实际上就是总统特使,中国对他的接待规格也是照此办理。他与周总理谈判内容都围绕着中法建交问题。

这时,离中法正式建交只有一步之遥,富尔来华是公开的,但使命是绝密的。CIA从柬埔寨得到消息,富尔在出发亚洲之前曾与戴高乐共进午餐。

这基本可以确定富尔此行与中法建交有密切关系。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美国决定马上采取行动进行干预,要对戴高乐,法国内阁,法国国会全面施压,枪打出头鸟。

就在最关键的11月,人算不如天算,11月22日肯尼迪总统在达拉斯被暗杀身亡。美国家里出大事了,忙着权力交接,法国这头就暂时顾不上了。 

约翰逊总统接任总统后,CIA继续提醒他中法在靠拢。12月5日,美国驻巴黎大使波伦求见戴高乐,直接询问法国与中国的关系进展。

戴高乐面无表情,只说目前没打算跟中国建交,但早晚会有这一天。波伦就不敢再追问下去。法国是个小国的话,美国大使绝对会厉声责问。

16日,北约高层会议在巴黎举行,美国国务卿腊斯克再次就中法问题向戴高乐直接询问,戴高乐已经不耐烦了,美国居然在北约场子里问中国的事情。

戴高乐告诉美国人,孤立中国对西方没好处,如果西方愿意跟中国建立关系,有助于改变中国人的好战性格。

腊斯克干脆把话挑明,“根据总统的意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法国正准备跟中国建交?”

戴高乐说无法谈论有关将来的事情,但保证任何行动之前会通知白宫。戴高乐的回答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但没想到美国对他进行舆论绑架。

17日,美国国务院发明公开声明称戴高乐将军已经向美国保证:法国没有承认红色中国的计划。

这种手法非常阴毒:

一,法国不敢跟美国公开争吵,只好推迟与中国建交计划。

二,法国如果与中国在近期建交,说明法国背信弃义。

18日,法新社马上发布声明,称法国在承认中国问题上拥有完全的行动自由。

这等于将美法矛盾公开化,除了戴高乐,欧洲当时还看不出哪领导人敢这么干。

1964年1月9日,中法两国在瑞士达成建交协议,当天,富尔接受《费加罗报》采访,公开阐述了中法建交理由和逻辑。

白宫发言人公开表示反对法国承认红色中国。

1月15日下午两点,法驻美大使阿尔方正式通知美国,法国已经决定与中国建交。美国国务院当场表示反对,说法国的行为除了给法国带来所谓的独立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但在白宫内部,约翰逊总统承认美国无法操纵戴高乐,木已成舟,接下来只能阻止更多的国家向中国跑去。

戴高乐将军在最关键时刻没有被美国吓倒,而是以硬对硬,这是他的一个历史闪光点。也证明了美国的确是只纸老虎。

美国在中法建交已成定局的情况,仍不甘心,它动用了一张王牌,就是蒋介石……

明天再写

Wednes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