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罪人李嘉诚!

打印
分类:转载

香港人曾经很爱李嘉诚,他是年轻人的“励志偶像”;而如今,年轻人渐渐意识到,那让人绝望的房价,看不到希望的生活,或许正是以李嘉诚为代表的一批超级富豪们推波助澜造成的结果。李叔只是个“一心谋利”的加拿大籍商人,随之陪葬的却是香港年轻人的前途。

 

香港罪人李嘉诚!

战略十年 5 days ago

 

已经91岁的李嘉诚足以完美度过笑傲人生!

为什么说李嘉诚是香港的公敌?

不管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日本房地产泡沫对经济和社会造成的危害,还是2008年美国因为房地产泡沫造成的金融风暴,这些都是高房价带来的恶果。

最有代表性的是香港的李嘉诚,问题是李嘉诚想尽所有的办法炒房炒地获得暴利后,对香港经济和社会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所有的香港人为李嘉诚发大财而买单。

而李嘉诚在香港炒房炒地发了大财后,全家都移民,并把所有的财产从香港转移到国外,而留给香港人民的只有高房价带来的生活压力和痛苦。

最后的结果是因为高房价让香港所有的产业失去了竞争力,让香港所有的年轻人失去了创业的机会,让香港所有的年轻为了生活奔波,再也没有创新的动力,再也没有了创业的激情。

请问李嘉诚一家在香港炒房炒地对香港经济发展有任何意义吗?只留了一个高房价的香港,让几代香港人为李嘉诚一家人发大财而买单。

 

“李嘉诚们”是毁掉香港发展的罪人吗?

“李嘉诚,名副其实,香港就是李家的城。

香港阿公阿婆们早上起床买菜煮饭,去的是家门口附近的百佳超市;年轻人买个护肤用品,去的是公司楼下的屈臣氏。

而很多的香港人,要将收入的一大半偿还长江房产的房贷。

港人看电视和听电台,又是李嘉诚小儿子李泽楷的电信盈科的;家中安装的电话网络,则是和讯黄埔的。

企业家宗庆后曾这样评价李嘉诚。“李嘉诚旗下没有一个畅销世界的产品,做的都是投机的生意。”新加坡之父李光耀曾这样讽刺过李嘉诚。

2013年4月,李嘉诚控制的核心企业和记黄埔旗下的港口管理公司发生了要求改善待遇等的罢工,持续了约40天时间,成为二战后香港时间最长的罢工。该罢工的领头者何伟航表示,他只是善于赚钱,显示出对李嘉诚的厌恶感。

李嘉诚只是个“一心谋利”的加拿大籍商人,随之陪葬的却是香港年轻人的前途。

全世界都知道李嘉诚戴西铁城手表,或者某富豪飞机只坐经济舱,等等。但同样是这些节俭的富豪,却拥有众多的豪宅、劳斯莱斯和女人。

李嘉诚家族把控的长江集团产业遍布全港。

“李嘉诚的行为实际上是垄断,这造成了香港人的生活成本居高不下。”企业家宗庆后曾这样评价李嘉诚。

在香港经济腾飞的那些年,这群人凭借着才智和勤奋一路扶摇直上,收割了这片土地上绝大多数的财富,把持着绝大多数的资源,在经济上“统治”着香港。

久而久之,香港财富的聚集程度令人咋舌。一份数据显示,2017年香港资产排名前十的富豪的资产总和约1445亿美元,相当于香港GDP总值的42.5%。

他们中几乎清一色来自房地产行业和金融行业。这两个行业自带的泡沫属性,使得富豪们的资产快速膨胀,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也就是说,绝大多数香港人一直生活在“李嘉诚们”的“地产霸权”和“金融霸权”之下。

积怨太久,也不是没有反抗。2013年,多个社会团体公开抗议,要求香港政府创设“李嘉诚税”(即资产增值税、股息税和累进利得税),通过财富再分配解决香港贫富悬殊的问题。

李嘉诚对此一笑置之,并发表了这样的言论:树大招风,引起社会仇富很正常,这正是他多年来加大海外投资的原因。

 

 

香港经济失落的原因

一个地区经济的持续发展,需要的是技术和产业创新,从而创造出新的价值。只有蛋糕做大了,分到每个人身上的好处才会多。

然而,香港的创新能力似乎与它的实力不匹配。

可以来看一组数据:2017年全球科技创业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榜单,共有214家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创业公司入围,名单中甚至有来自只有52万人口的卢森堡。但是,来自香港的公司,一个也没有。

李嘉诚及其长子

很多香港人将此怪罪于大陆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其实不然,大陆只是非常小的影响因素。2000年香港政府曾出台了“硅港计划”,想把香港发展成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这一政策如果实施成功,有望为香港增加近20万个工作岗位。

但是,“硅港计划”因种种原因以失败告终,而其中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或许就是香港的经济脱实入虚,逐渐被以李嘉诚为代表的超级家族把持。

李嘉诚并不看好实业,虽然他早期靠制造业(长江塑料厂)起家,不过后来的爆发却是靠房地产和投资,他也表达过“勤劳赚不了大钱,只能养家糊口”的说法。

“李嘉诚旗下没有一个畅销世界的产品,做的都是投机的生意。”新加坡之父李光耀曾这样讽刺过李嘉诚。

 

.

香港很多年轻人对房价感到绝望

这样的环境下,“青年才俊”们没条件创业,也不愿意创业。他们面临巨大压力,转而扎堆竞争投行、地产、豪门家族企业每年放出来的少数招聘名额,在写字楼里做一个“高级打工仔”,才能保证基本的体面,他们别无选择。

香港高新科技产业和实业的寂寞,金融行业的世界地位,伴随着的是大多数普通香港年轻人的失落和迷茫。

港人的仇恨转移

2012年8月,李嘉诚曾对香港表白:“我对这片土地有特别的感情,自己身为中国人,永远都是中国人。我绝对不会从香港撤资。”

然而,2013年7月底,李旗下和记黄埔发布公告出售百佳超市,10月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已将香港嘉湖银座商场,以58.5亿港元的总价整体出售。与此同时,他在欧洲大肆购买。

此时,大家才意识到,李嘉诚本质上只是个追逐利益的商人,爱国爱港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时间的力量是巨大的,一代又一代的量变造成质变,香港的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作为既得利益者,超级富豪们牢牢握住手中的特权,乐享其成,他们从内心深处,或许并不想看到任何改变。

而当年轻人发现自己即使奋斗一生,却只能苟且生存,一切努力都变得毫无意义,他们胸中只有熊熊怒火。

由于港岛供地紧张,香港不少人蜷缩在10平米的“鸽子笼”里:

以及比“鸽子笼”惨得多的铁笼房里:

香港普通居民家里房间狭小如鸡笼

香港媒体都被资本家收购,整天洗脑市民。把仇恨随后都转移到大陆人身上。曾经大陆贫苦,香港人有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而如今大陆的飞速发展让香港的停滞显得更加明显,优越感消失殆尽,心理落差极大。

除此之外,大陆巨富在香港买楼不问价格,也是香港房价居高不下的影响因素之一,自然又加深了深受房价之困的香港青年的仇恨。

如今,这些锅都甩给了大陆,而“李嘉诚们”,永远都是躲在暗处吸金的冷漠面孔

▲李嘉诚

当然,那些喜欢李城主的,大多是被李城主割了那么多年,还想不明白为啥一直在交智商税的韭菜,要知道,如果论嗅觉灵敏,全中国又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李嘉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