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来登政变的启示

打印
分类:转载

前朝希盟三党的阁员,不乏年轻的政治新星;在他(她)们履行政务时,都有亮丽的表现,给人民留下深刻的印象;希盟三党的资深领导,应该有计划地提拔年轻一辈来接棒。国家的未来,需要真正的、开明的、具有为人民利益献身的政治新星!
 

 

喜来登政变的启

发布日期:11-04-2020   资料来源

    2月23日,阿兹敏和慕尤丁策动“喜来登政变”,拉拢巫统、伊党、土团党,成立新政治联盟,夺取联邦政权。3月1日,慕尤丁在国家元首面前宣誓,成为我国第8任首相。这个“后门政府”由“国民联盟”组成,其成员有分裂自希盟的土团党,以及国阵(包含巫统、马华、国大党)与伊斯兰党,并获得砂拉越政党联盟的支持。

多元主义与马来人优先政策过招

   “5.09”希盟执政,多元主义与“马来人优先”政策的过招始终未曾停息。以马哈迪和慕尤丁为代表的土团党,违背人民意愿,背弃希盟共识,对巫统的党羽行使拉拢跳槽手段,意图壮大土团党;对公正党的异动势力阿兹敏派系极尽离间,加剧公正党的内部纷争;利用华教、统考和爪夷文课题,致使行动党在华族社会处于尴尬窘境;对巫伊玩弄的“种族”、“宗教”狂热叫嚣肆意配合,甚至公然支持“马来人尊严大会”,撕裂社会,影响族群关系。而希盟其他伙伴则采取退让政策,致使诸多计划频繁U转,人民逐渐对希盟丧失信心。总之,希盟上台的21个月,实际上是多元主义与“马来人优先”政策的频繁过招。希盟如今丢失政权,并不会改写“5.09”打破国阵61年的盗贼统治,粉碎纳吉叫嚷巫统要“千年执政”的黄粱美梦之历史。强大的民意向世人宣告:“马来人优先”政策不符合马来西亚国情。“后门”进入的“国民联盟”将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簿。

慕尤丁的内阁布局

    当前,慕尤丁纵使掌握国会多数,也只是微弱的过半;“后门政府”的权力,缺乏强大的民意基础,甚至背负叛徒的骂名。其执政伙伴巫统、土团党和伊斯兰党,彼此的竞争大于合作,维系合作的基础只是为了执政利益和反对行动党,组成“马来人大团结”政府。一旦政策分歧,分赃不均,拆伙是必然的。这样,慕尤丁就面临如何拟定内阁名单,平衡各方诸侯势力的抉择。

    3月9日,慕尤丁向最高元首提交27人的内阁名单,没有副首相,却平添4个高级部长。阿兹敏是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也是4位高级部长之一。慕尤丁11日主持内阁会议后宣布,如果他不在,内阁会议将由阿兹敏主持,接着才轮到其他高级部长。换句话,高级部长是有顺位之分,阿兹敏几乎是“实权副首相”。而华裔除了魏家祥任交通部长,其他三位都是副部长。财政部长则是由47岁的联昌国际集团(CIMB)的总执行长东姑扎夫鲁担任。

    慕尤丁费尽心思,委任四位高级部长协助处理事务,一方面是避免巫伊做大,另一方面是平衡局面,避免土团在新内阁中吃亏。这一次4位高级部长有慕尤丁的铁杆阿兹敏,有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还有伊党和砂拉越的成员。

    慕尤丁深谙:在巫统“钱换权”的政治游戏里,内阁职位是领袖势力的基础。这次组阁,他取用派系色彩较淡的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把具有野心又被主流派搁置的希山慕汀和凯里分配在特定的官位上;巫统主流对阿兹敏一伙的受宠也颇有看法;内阁名单宣布当晚,有几个各掌一方势力,没有机会入阁的巫统诸侯,结集在八打灵的一家酒店,喧嚣一片,骂声四起。大赢家土团党,虽然表面十分风光,内部也是暗流汹涌。伊斯兰党的部长也为伊斯兰议题大肆鼓噪。

    慕尤丁的精心布局显然掀起千重浪,他将如何化解?只能静观后事!

改革运动是万里长征

   “后门政府”通过不道德手段弄垮希盟政权,这是我国改革运动的一次起伏,我们期待希盟三党能够深刻自省,整装再出发;道路虽曲折,前途充满希望。

    第14届大选,希盟深信马哈迪在马来族群的影响力,给予极大容忍;接纳土团党,并由马哈迪领导希盟应战,结果成功执政。但所有的改革胜利果实都被马哈迪骑劫了。马哈迪上位不但没有贯彻希盟的竞选宣言,反而一再唱反调,甚至发出“竞选宣言”不是“圣经”的诳言,让希盟被选民狠批痛骂。如今希盟三党必须深刻反省,坚决舍弃理念与希盟南辕北辙的马哈迪,走回三党坚持的路线,为我国的改革运动开拓方向,继续希盟的未竟事业。

    前朝希盟三党的阁员,不乏年轻的政治新星;在他(她)们履行政务时,都有亮丽的表现,给人民留下深刻的印象;希盟三党的资深领导,应该有计划地提拔年轻一辈来接棒。国家的未来,需要真正的、开明的、具有为人民利益献身的政治新星!
 
取自:21纪联谊会出版的《会讯》第55

稿于16-03-2020
 

Satur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