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运动和国家罪行(六)为什么夏姆能成为这么重要人物?

打印
分类:转载

9.30事件”—1965年9月30日印尼反华大屠杀_空中网军事频道

本书是根据萧玉灿所有有关9·30运动的文字和录音的记录整理出来的。9·30是发生在五十年前的事件,它彻底改变了印尼的政治体制,并导致在印尼的数百万无辜人民的痛苦。而这一切,是由苏哈托将军所领导的国家实施的。期望本书得以与其他有关9·30运动的许多出版物一道,提高历史学家和年轻一代客观地研究和分析9·30运动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本书将鼓励子孙后代努力争取确保不再发生如苏哈托们所犯下的国家罪行。

9·30运动和国家罪行(六)为什么夏姆能成为这么重要人物?

 萧玉灿 印尼视角 1 week ago
来自专辑
930和国家罪行

 


 

为什么夏姆能成为这么重要人物?

 

上所述,夏姆在9·30运动扮演了比艾地更大的角色。是他,决定让艾地在1965年10月1日去中爪哇。是他,拒绝了翁东推迟实施运动的请求。还是他,有权决定谁可以见到艾地。革命委员会的组成,据推测也是夏姆定的。

 

问题在于,为什么夏姆能变得如此重要?他究竟是什么人?

 

印尼共产党的许多党员并不认识夏姆。问题是,他在印尼共产党内有过什么功绩,使其具有关键的地位,并拥有位居党的副主席和政治局委员之上的权力和权威。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的答案。

 

有消息称,夏姆曾经对艾地有功,所以艾地觉得要报答他。这涉及到1950年旨在提高艾地威信和声望的一些情节。

 

在1950年初,夏姆作为码头工人工会的领导人,发动群众欢迎艾地和鲁克曼,说是这两人就要乘坐从中国和越南来的船返抵印尼。

 

在这种情况下,艾地和鲁克曼却面临从边防检查站出来的困难,因为他们没有合法的文件。

 

1948年,艾地在茉莉芬事件后曾经与阿利敏一起,在从日惹到梭罗的路上被捕。他们被带到梭罗,准备与被地方军事长官加托·苏布罗托拘留的阿米尔·沙利弗丁集团合在一起。但他们俩在路上成功逃脱,因此躲过了对阿米尔·沙利弗丁集团的处决。

 

据说艾地最终设法进入雅加达,与鲁克曼会合,并且他们两人都成功逃脱追捕。问题在于,为什么他觉得有必要做戏,就好像真的是从越南回来。显然,艾地和鲁克曼认为这样表演会改善自己的形象,因为他们正计划接管印尼共产党的领导。

 

就是这个夏姆,帮助艾地和鲁克曼从边检出来,此事还得到了大雅加达市长苏威里奥的协助。

 

还有一个故事说明夏姆在日惹革命初期是颇有名气的“三位一体”中的一个角色。这三位就是穆罕默德·穆尼尔,哈尔托约和夏姆。

 

据说他们曾在日惹参加印尼社会党的干部培训班,并住在一起。此培训班旨在培养在荷兰占领区工作的干部。培训班结束后,他们被派到雅加达开展工会工作。

 

穆尼尔加入了机动车协会。夏姆加入了码头及航运工会。哈尔托约则加入了另一个工会。

 

这三个人后来变成相当重要的人物。夏姆成为直属于艾地的特别局的主席。穆尼尔成为全印尼劳工组织中心主席,哈尔托约则成为印尼农民阵线的第二把手。据说哈尔托约已经准备在1965年年底举行的印尼农民阵线全会上接替阿斯穆担任印尼农民阵线主席。

 

在“单边行动”问题上,艾地与阿斯穆之间有意见分歧。艾地下令限制单边行动,认为不利于民族主义者与宗教界的合作。而阿斯穆则不希望单边行动就这样被终止,因为农民都已经动员起来了,并要求继续进行单边行动。

 

还有一种说法:夏姆实际上是社会党在泽普镇的一个干部。

 

据印尼共中央委员会安全负责人萨姆皮尔·苏瓦尔托说,他曾经收到1950年代的特别局主席卡尔托先生弥留之际捎来的口信。卡尔托建议萨姆皮尔留意夏姆,因为他是印尼社会党的重要人物约翰·夏洛萨的弟子。

 

卡尔托先生是印尼共产党的创建者之一。他在印尼共产党内很受尊敬。当印尼共全会决定设立特别局时,他被任命为特别局的首任主席。

 

特别局并非党的官方机构。其建立旨在帮助党的主席在印尼共与其同情者之间建立联系,尤其是那些在印尼武装部队中的同情者。特别局的组成,无论是在中央和地方分支机构,均由艾地决定。特别局是个秘密组织,其组成名单和组织结构,印尼共的党员和其他组织是不知道的。

 

卡尔托先生向萨姆皮尔表示,希望在他去世后,不要由夏姆取代他担任特别局主席。显然,他交代给萨姆皮尔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

 

9·30事件后,萨姆皮尔·苏瓦尔托也进了监狱,并被“狐蝠行动”利用来折磨其他囚犯。萨姆皮尔说他这样做是为了保护与他一起被捕的妻子苏哈蒂。

 

在“狐蝠行动”不再需要萨姆皮尔充当打手之后,他被关押在萨伦巴监狱,那时他公开了这一切。原来卡尔托先生对夏姆有怀疑,但艾地不以为然,反而完全依靠夏姆。

 

还应当指出的是,萨姆皮尔的姐夫是印尼共和国中央劳工组织主席萨姆苏·哈亚·乌达亚。苏哈托就任总统后一直到去世,萨姆苏竟然一直是他的心腹巫师。

 

作为特别局第一号人物,夏姆对从中央到地方的与印尼共产党有联系的组织结构和所有人物有详细的了解。

 

尽管夏姆最终在万隆法庭受审并被判处死刑,在监狱里,他得到了中央调查组的特殊待遇。此中央调查组一直在试图挤出各种关于印尼共产党和武装部队军官之间关系的信息。在许多法院诉讼过程中,夏姆就是一个重要的证人。因此,很多人怀疑,夏姆已成为中央调查组的幕后操纵着,是安排有关9·30运动的各种法律诉讼程序的主要信息来源。

 

夏姆的行为把印尼共产党的秘密都揭开了。几乎所有武装部队的中高级军官都进了监狱,因为他们和印尼共产党的关系都被夏姆揭发了。夏姆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自己被处决。

 

夏姆泄密的结果,有两组军官被拘捕。第 A 组是可以在法庭受审的。第 B 组是必须长期监禁的。

 

第 B 组有位军官是马尔苏迪上校。他本来是苏哈托将军的亲信。9·30运动时,马尔苏迪上校是印尼驻老挝大使。

 

苏哈托将军对他十分信任,把他召回印尼负责改组印尼中央情报局。马尔苏迪上校调整了印尼中央情报局的结构,使之成为一个新的机构叫情报协调局。

 

夏姆揭发了马尔苏迪上校与印尼共产党的良好关系。这关系到丹戎不碌事件,那时马尔苏迪是大雅加达军区参谋长,揭发了印尼社会党进行易货贸易的企图。马尔苏迪的揭发对印尼社会党很不利。夏姆的信息导致了马尔苏迪上校被监禁了许多年。在狱中他被归到第 B 组,退休金被取消。这导致他家庭困难。

 

据穆尼尔说,在监狱里当有人指责夏姆为潜入印尼共产党的美国中情局人员时,他看上去很愤怒。但事实很清楚,他的所作所为非常有利于要消灭印尼共产党的美国中情局。

 

当印尼民族党副秘书长约翰·卢孟库瓦斯在监狱谴责夏姆为什么要揭露这么多事情,给许多武装部队高级将领带来那么多的痛苦和麻烦时,夏姆说:“每个人都有捍卫自己的生命权的权利。作为一个已经被判处死刑的人,我想拖延,甚至希望可以中止死刑。当判决或死刑就要被执行时,我故意捅开新的大问题,于是他们还需要对我进行审讯,这样死刑便不可能执行!”

 

夏姆的答复说明,像他这样艾地很信任的印尼共产党的重要人物和高级干部,人格居然如此之低劣。他哪里有半点共产主义者的灵魂?!

 

Thurs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