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卅运动(十三)印尼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没有参与

打印
分类:转载

本书是根据萧玉灿所有有关9·30运动的文字和录音的记录整理出来的。9·30是发生在五十年前的事件,它彻底改变了印尼的政治体制,并导致在印尼的数百万无辜人民的痛苦。而这一切,是由苏哈托将军所领导的国家实施的。期望本书得以与其他有关9·30运动的许多出版物一道,提高历史学家和年轻一代客观地研究和分析9·30运动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本书将鼓励子孙后代努力争取确保不再发生如苏哈托们所犯下的国家罪行。

9·30运动和国家罪行(十三)印尼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没有参与

 萧玉灿 印尼视角 1 week ago
来自专辑
930和国家罪行

 


印尼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

没有参与

9·30运动案件的所有庭审永远都无法证明印尼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卷入和策划了9·30运动。虽然个别印尼共的领导人和党员有参与,但这并不意味着印尼共作为一个组织参与了9·30运动。

 

1965年9月30日和10月1日晚上艾地在哈林机场,也说明印尼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没有参与9·30运动。

 

印尼共产党章程规定,没有印尼共产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或中央委员会全会或至少是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决定,主席不得擅自以印尼共产党的名义作出任何决定和采取任何行动。许多庭审证明,印尼共产党中央政治局从来没有作出决定授权艾地领导或组织9·30运动。

 

由夏姆·卡马鲁贾曼主持的特别局是由中央委员会全会决定成立的。印尼共产党主席被授权组建特别局,其任务之一是沟通印尼共产党和武装部队的军官之间的联系,争取这些军官成为印尼共产党的同情者。

 

同样清楚的是,特别局无权代表印尼共产党作出决定和采取行动,除非有中央委员会会议的或至少中央政治局的决定。

 

因此很明确,苏哈托军政府在法律上不能把印尼共主席艾地或特别局领导人夏姆的个人行为,当作印尼共产党组织的行为。印尼政府本应该将印尼共产党的领导看作是集体领导,而不是个人领导。

 

有个例子可以加强这一论点,那是1962年5月26日起诉印尼共产党的事件,原因是印尼共产党在一份声明中称陆军已经阉割了《经济宣言》。负责起诉印尼共产党的苏肯德罗将军要求全体印尼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承担责任,他们是艾地、鲁克曼、约多、萨基尔曼和苏迪斯曼。

 

有关9·30事件的各种记录资料更不支持苏哈托政府关于印尼共产党参与了9·30运动的指控,更不要说印尼共是主谋的指控。说印尼共产党的组织策划或参与9·30运动是没有根据的。这个结论可以通过以下几件事得到加强:

 

1、1965年国内国际的政治局势非常有利于印尼共产党的地位。印尼共产党的威望正在迅速提高。新兴力量会议正在筹备举行。在9·30事件前夕,反对外国军事基地国际会议正在举行。

 

2、纳沙贡联盟运行良好并有利于印尼共产党。纳沙贡化已在政府的最高层实现。甚至苏加诺总统已决定任命约多担任外交部长,以加快召开新兴力量会议。

 

3、军事当局不敢提出要求在法院起诉那些根据党章必须对印尼共的行为负责的印尼共领导人艾地、鲁克曼和约多。显然,如果他们上了法庭,一定会反驳印尼共产党作为组织参与了9·30运动的指控,夏姆和其他受审的印尼共产党领导人理所当然无权担负此法律责任。他们个人卷入9·30运动并不能成为共产党作为组织参与此运动的证据。

 

以下事实也是印尼共产党作为组织未参与9·30运动的论据:

 

1、如果印尼共产党的组织是 9·30 运动的领导者,那么所有印尼共产党的组织机构必须做好充分准备。但他们显然没有。最显著的例子是,当艾地 1965 年 10 月 1 日抵达日惹马古沃机场时,没有人接他。他在午夜寻找在日惹的印尼共领导人的房子,却错进了日惹伊斯兰教学者联合会领导人的房子,以致于被人发现他在日惹。印尼共产党在中爪哇或在日惹的组织根本不知道艾地就在日惹。

 

2、所有印尼共的组织机构都没有准备。无论在雅加达还是在其他地区的印尼共产党领导人根本不知道有 9·30 运动。因此,艾地作为印尼共产党的主席,根本不能发动党员群众对抗苏哈托将军的军事镇压行动。这当然是违背了马克思和列宁的教导,共产党的领导不能把武装斗争当儿戏,一旦启动武装斗争,就该一鼓作气,直至取得胜利。

 

3、自 1965 年 10 月 1 日起,艾地就在中爪哇,他没能发动印尼共产党对苏哈托将军的残酷镇压进行抵抗。没有抵抗,是因为艾地确实没有让印尼共产党的组织做好打仗的准备。

 

4、由于举行南勿里达的武装斗争而被捕和受审的印尼共领导人说,他们只是在 1966 年印尼共中央政治局发表了批评自我批评之后才开始准备武装斗争。在此之前,没有准备进行武装斗争,也没有进行武装暴动的手段。在南勿里达的武装斗争显然是仓促上阵,没有充分的准备,以致于没多久便在 1968 年被苏哈托武力粉碎了。

 

5、纳苏蒂安将军成功逃脱 9·30 运动的绑架,但由于跳墙腿部受了伤。他却是被 9·30 运动的装甲车送往陆军医院的。在车内,纳苏蒂安看到人民青年团的旗帜,他问帮助他的士兵是不是人民青年团的团员。帮助者并不知道纳苏蒂安将军是 9·30 运动的抓捕对象。老实回答说“是”。纳苏蒂安甫抵陆军医院,便立即下令逮捕这支救了他的命的骑兵小分队。这件事说明,如果印尼共产党作为组织参与了 9·30 运动,那么群众组织人民青年团也参与了。参与了 9·30 运动的人民青年团团员应该知道纳苏蒂安不该被送往陆军医院,而应该按照 9·30 运动的计划抓起来。

 

综上所述,显然印尼共产党作为组织没有参与9·30运动。苏哈托军人政权的指控在法律上从未被证实。但苏哈托政府正式宣布使用“印尼共产党9·30运动”这个术语,并使之成为其对印尼共产党党员及其同情者和群众组织进行大规模逮捕和屠杀的根据。

 

这项政策与苏加诺总统当年对待“印尼共和国革命政府/全面斗争约章”叛乱的政策完全相反。领导那次叛乱的,十分清楚是马斯友美党和印尼社会党的领导人如纳特习尔、苏米特罗和阿萨特等人。但苏加诺总统并没有迫害和屠杀马斯友美党和印尼社会党的党员。直至1960年证实马斯友美党和印尼社会党没有对其直接参加叛乱的主要人物进行纪律处分,才宣布解散这两个党。请记住,苏加诺总统从来没有单方面撤销他们作为前部长、国会议员应得的养老金。

 

 

 

 


 

Saturday the 11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