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卅运动和国家罪行(二十七)变得更加不自由[上]

打印
分类:转载

诬陷中国,勾结美国:当年印尼自导自演的“ 大戏” 曝光了

本书是根据萧玉灿所有有关9·30运动的文字和录音的记录整理出来的。9·30是发生在五十年前的事件,它彻底改变了印尼的政治体制,并导致在印尼的数百万无辜人民的痛苦。而这一切,是由苏哈托将军所领导的国家实施的。期望本书得以与其他有关9·30运动的许多出版物一道,提高历史学家和年轻一代客观地研究和分析9·30运动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本书将鼓励子孙后代努力争取确保不再发生如苏哈托们所犯下的国家罪行.

9·30运动和国家罪行(二十七)变得更加不自由[上]

 萧玉灿 
来自专辑
930和国家罪行

 

变得更不自由

度尼西亚共和国自1945年8月17日宣布独立以来,进入了经济发展的时代,增强了自力更生能力,提高了印尼人民的繁荣。

 

1945年独立宣言的精神体现在1945年宪法之中,其中包含的各项规定并不讨好外国垄断资本。1945年宪法要求印尼政府实施其条款,其中第33条规定:

 

1、经济要构建成在同胞情谊基础上的共同的事业。

 

2、对国家很重要的和支配大众生活需求的生产部类由国家控制。

 

3、土地与水域及其中所包含的财富,由国家控制,最大限度地用于人民的福祉。

 

根据这些规定,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应实施自力更生的原则,不依赖于外国进行开发,实现没有失业的社会,正如在1945年宪法第27条第2款规定的:“每一个公民有工作和过人类体面生活的权利。”

 

这些条款明确要求每届印尼政府保证每个公民有工作,而且这工作要能够保证过上体面的人类生活。

 

第33条还规定,印度尼西亚的土地和水域所包含的财富由国家控制。这意味着所有重要的工业活动和所有自然资源都由国家控制。不幸的是,有许多人认为国家控制不等于国家所有。于是出现了这样的理解,即政府可以控制自然资源,但外国公司可以拥有它。因此,政府可以发给外国公司许可证,让他们挖掘印尼的自然财富。这就是为什么1950年刚开始勘探石油的加德士公司已演变为一个能生产出全印尼石油产量的80%的企业。

 

“国家控制”的定义一直模模糊糊拖了近20年。到了1965年,苏加诺总统的文告《转向自力更生》由人民协商会批准通过后,1945年宪法第33条中“国家控制”的定义才明确宣布为“国家所有”。这个定义正确反映了1945年独立宣言的精神。

 

此后,在法律上也有了对外国垄断资本在印尼活动空间的限制。

 

外国垄断资本活动空间被收窄,还受到转向所有权国有化的“国家所有”新概念的威胁。他们当然不会保持沉默,而是试图对抗这一潮流。这就产生一个愿望,要使印尼成为“新殖民地”,寻求推翻印尼共产党支持的苏加诺总统。

 

9·30事件之后,印尼共产党被消灭,苏加诺总统被推翻,苏哈托将军以“净化1945年宪法的实施”为借口,取消了人民协商会关于1945年宪法第33条的决定。“国家控制”不再具有“国家所有”的涵义。这一切给了外国垄断资本好机会。

 

军事独裁者苏哈托将军的统治不可能再隐藏印尼共和国发展成新殖民地的事实。在印尼社会中的各个群体都可以看清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其中包括四五年运动协会全国常务理事会1978年12月小组讨论所做的结论。这个被称为“EKUBANG”,即“经济、财政和发展”的四五年运动协会全国常务理事会小组讨论指出,印尼社会已经具备“新殖民地”社会的特点,那就是:

 

1、社会的鸿沟加大,即贫富之间差距悬殊。

 

2、社会名流群体依仗权势和贪婪生活的态度以及过分奢华的生活方式。

 

3、新封建主义成长壮大。

 

4、物欲横流消费态度的发展加剧了腐败的欲望和非法捐税。

 

5、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耗竭。

 

6、民族创造力发展的阻力增大。

 

7、对各种社会的问题的冷漠在发展扩大。面对社会挑战的能力变差。贪赃枉法不受法律惩处。

 

四五年运动协会全国常务理事会进一步提出,政府与国会立即共同检讨大选法、政党法和群众组织法,促使国会和人协的成员资格得到民主安排。委员会还强调政党政治获得自治权的重要性,这种自治权自苏哈托上台以来已被政府所接管。委员会还强调完全遵守1945年宪法的重要性,提出要坚持民主,而不能借口“恢复安全与秩序”而事实上践踏民主和违反1945年宪法。

 

除了四五年运动协会全国常务理事会之外,军团退伍军人协会在12月6日也提出:

 

“当今社会的现状和发展,可以说是在政治、经济、法律和社会文化等生活的各个方面,有某种‘暗藏危机’。这起源于从1945年独立斗争的基础和精神所释放出来的过度的经济发展过程,它扩大了物质生活和个人生活的追求潮流,导致对权力和物质(金钱)的不适当的评价,使理想主义、团结奉献精神以及斗争精神都在日益枯竭。”

 

退伍军人协会进一步指出:

 

“如果我们追根溯源,政治发展本质上是按照潘查希拉的基本理念探索和开发的、健康的民主发展。根据潘查希拉的教导,政治发展就是民族团结统一的建设,为社会和国家而献身的爱国主义建设,互助合作精神的建设,而完全不是优先本群体而排挤其他异见派别的“权力政治”。政治发展是潘查希拉社会的发展,是一切形式的反殖民主义,反落后和反贫穷!”

 

四五年运动协会全国常务理事会就此提出了以下结论:

 

“我们并没有真正实施1945年宪法序言中所述的内容,也没有切实实施大选法中所反映的人民主权,人协和国会的成员构成也没有真正反映其人民代表性。此外,政党及群众组织的有关法律,仍然违背民主原则,特别是人民结社和表达意见的自由……”

 

以上摘录反映了有资格评估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的发展的两个独立战士群体的意见。

 

有若干具体例子表明,苏哈托将军已经使印度尼西亚陷进了新型殖民地的苦难中:

 

1、1960年土地基本法(UUPA)责成政府实施土地所有权限制和实施温和分配土地以实现耕者有其田,此法显然已被束之高阁。

 

敢于开口说话要求实施1960年土地基本法者,将被指控为印尼共产党的爪牙,面临拘留甚至杀害的危险。

 

到了1978年,我们才得以再次听到要求实施1960年土地基本法,并提出,土地基本法不是印尼共产党斗争的结果,而是反映了印尼人民为实现社会公正奋斗的结果。不幸的是从未听说过实施。在1978年8月17日苏哈托将军作为总统的演讲中甚至还形容土地基本法的执行情况是冰水浴。他在讲话中表示,土地所有权仅限于将开发的新区域。在已经种植的地区,即印尼全境的12%,对土地所有权将没有任何限制。

 

这当然是由于以下事实,即苏哈托将军家族统治者们及其同伙们也已经在土地领域发展成为官僚资本家。他们已经控制了大量土地作为私有财产。这导致了印尼“非本地地主土地所有制”的发展,削减了土地生产力。这些官僚资本家控制的土地没人耕种,而是作为“belegging”(荷兰语:投资)以躲避通货膨胀。

 

与此同时,新开发的土地被用于安置许多从爪哇岛移居到外岛的贫困人口。印尼仍然食物短缺,成为世界最大的大米进口国。

 

仅在1978年,印尼就必须进口250万吨价值6.5亿美元的大米。压低大米进口量靠强化“计划生育”。但是,如果扩大耕地面积和提高土地生产率做得不够好,那么大米进口量将不可能减少。其实让人担心的是印尼不仅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大米进口国,甚至会成为从世界各地大批购买大米的“承包商”。

 

2、共享成果基本法(UUPBH)保证土地所有者和土地耕作者各分享一半成果,被打成共产主义的法律,因此被冻结。

 

这项法律的冻结扩大了乡下的贫富差距。农民不拥有土地,虽努力耕作,赚取的利润也与地主有很大的差距。

 

越来越多获得这种好处的地主是身穿绿制服佩戴金星者。分成也变得更差,由四六开变成二八开。土地所有者不劳而获得八成,而农民辛苦耕作只得二成。这剥削导致乡下农民变得更穷。土地生产力当然也下降了。

 

农村失业率持续增加,再加上土地所有者使用水稻脱粒机,更能随意地对待没有土地的农民。

 

3、外国投资法(UUPMA)颁布于1967年。自1967年1月至1978年3月已经有784外商投资项目,资金总额达68.98亿美元,日本占36%,美国6%,香港12%,菲律宾4%,澳大利亚3%,新加坡2%,韩国1%,其他国家36%,包括荷兰和西德。日本主要办工厂,美国主要是自然资源如石油和战略金属的加工。

 

根据印尼央行1978年的统计,外国投资可分类如下:

 


 

Sun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