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亚的政治操纵

打印
分类:转载

肯雅兰全民党- Home | Facebook

马来亚之所以能够利用沙巴和砂拉越的资源,包括其领土,海洋财富,石油和天然气,是因为沙巴和砂拉越在议会的222个席位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席位。我们无法控制联邦内阁,也无法反对法律和政策。这并不利于沙巴和砂拉越。因此,沙巴和砂拉越被视为马来亚的殖民地。

*马来亚的政治操纵*


(肯雅兰全民党 温利山 2020年7月8日)

1966年6月16日,来自Parti Pesaka的敦朱加(Tun Jugah)向州长敦阿邦哈志奥本(Tun Abang Haji Openg)发送了一封25个州议员的联名信,要求免除史蒂芬·加隆·宁甘(Stephen Kalong Ningkan)首席部长的职务 [1966] 2 MLJ 187。史蒂芬·加隆·宁甘是砂国民党SNAP的党员,而当时的砂国民党受到许多华裔大腕的支持。这导致1966年的砂拉越宪法危机。尽管宁甘被法院重新任命为首席部长,但由于吉隆坡的干预,他的任期很短,因为吉隆坡蓄意倾向让穆斯林来领导政府。

为了缓和达雅人的情绪,土保党PBB的达威斯里(Tawi Sli)接管了一段时间,之后土保党PBB的敦拉曼耶谷(Tun Rahman Yakub)接任砂拉越州长。

土保党PBB于1973年4月30日合并了砂拉越土著党Parti Bumiputera Sarawak 和砂拉越保守党PESAKA。

砂拉越保守党PESAKA是敦朱加于1962年8月成立的政党。敦朱加在拉让盆地召集达雅人组建砂拉越保守党,以挑战由史蒂芬·加隆·宁甘领导的砂国民党SNAP,宁甘的追随者主要是来自木中(Betong)和沙里巴斯(Saribas)地区的达雅人。

尽管敦朱加是土保党PBB的第一任主席,但记载敦朱加是土保党PBB的创始人是错误的,因为合并的想法最初并非来自于他。

吉隆坡巧妙地利用了政治让达雅人产生分歧。由敦朱加所领导的拉让盆地达雅人联合木中达雅人政治敌对宁甘所领导的和沙里巴斯(Saribas)地区的达雅人。

砂拉越宪法没有禁止达雅人或其他种族的砂拉越人担任首席部长。只有马来人或穆斯林能担任首席部长这说法已经欺骗了所有砂拉越人。

如果砂拉越政党联盟GPS中的达雅人想要达雅人担任首席部长,他们可以在砂拉越政党联盟内团结起来,或跳到砂拉越人民党PRS要求阿邦佐哈里辞去首席部长职务,并在政党联盟中选拔其中一名人选代替他。如果砂拉越政党联盟没有达到此要求,这会引起达雅人的愤怒,并导致砂拉越政党联盟破裂和崩溃。人数较少的华人没有理由不支持达雅人为首席部长,因为他们并不想破坏种族之间的和谐。

如果说砂拉越团结党PSB的支持者与砂拉越土著党BUMIPUTRA和隶属于土保党PBB的砂拉越保守党PESAKA曾经达成了达雅人不能担任首席部长的承诺,这是一种误导,这并不是事实。即使有这样的承诺,那也可以被撤销。仅仅撤销一项政治承诺,并不会受到任何处分。如果敦朱加在土保党PBB成立时可以担任土保党主席,那么土保党PBB里的达雅人亦能成为砂拉越首席部长,而不是仅让土保党PBB中的穆斯林担任这一职务。迄今,除了马来人和马拉诺穆斯林能够升任砂拉越首席部长之外,没有任何达雅人或其他种族被委任州长的职位。

吉隆坡不择手段的利用土保党PBB的砂拉越土著党支部来对砂拉越州进行政治操纵并且控制了砂拉越的达雅人和其他种族。

砂拉越团结党PSB来自于国阵/砂拉越政党联盟政府。拿督斯里·黄顺舸在砂拉越电视台接受采访时说,砂拉越团结党PSB将竭尽全力帮助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为砂拉越人民服务。因此,很难相信砂拉越团结党PSB不会与土保党PBB合作以确保第十二届砂拉越州选举后的州长为穆斯林。砂拉越团结党PSB也定会确保首席部长来自于土保党PBB。

借由砂拉越团结党PSB表态支持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以及支持国名联盟政府Perikatan National,表明砂拉越团结党PSB不可能为砂拉越寻求自由和独立。属于土保党PBB的砂拉越团结党PSB和砂拉越政党联盟GPS的领导者皆无意为砂拉越寻求自由和独立。到目前为止,砂拉越人还没有听说过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和砂拉越团结党PSB会寻求方式让砂拉越脱离马来亚。

若砂拉越没有自由和独立,砂拉越将持续的失去其传统习俗地(NCR),联邦政府部门征收的税收,领海,海洋财富,石油和天然气。

砂拉越被剥夺的资源和财富加速促进了马来亚的发展,反观砂拉越,我们的家园依然落后。在未来的几年中,砂拉越很有可能失去其移民自主权的大部分权力。

目前,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每天从砂拉越的60个油田中抽出约85万桶原油。这剥夺了砂拉越每天约2.58亿令吉的收入。据推测,砂拉越还有大约200个油田,但尚未开采,所有这些油田现在都属于马石油。马来亚之所以能够利用沙巴和砂拉越的资源,包括其领土,海洋财富,石油和天然气,是因为沙巴和砂拉越在议会的222个席位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席位。我们无法控制联邦内阁,也无法反对法律和政策。这并不利于沙巴和砂拉越。因此,沙巴和砂拉越被视为马来亚的殖民地。

解决所有这些问题的唯一方法是砂拉越离开马来西亚联邦,像新加坡一样独立发展。这将确保砂拉越的所有财富和资源将被充分用于开发发展砂拉越。

离开马来西亚后,今天的新加坡是世界上最繁荣的国家之一。目前只有肯雅兰全民党的使命是让砂拉越摆脱马来西亚联邦的束缚。

 

Wednes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