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仕強:916的真正意義

打印
分类:转载

東馬因為長期受到聯邦政府的忽略,導致東西馬兩岸的差距甚大,因此不難發現為何東馬人這麼在乎要復原MA63協議中,沙砂自主權的地位,甚至有聲音提出要東馬退出馬來西亞聯邦獨立。如果能還原MA63協議的精神面貌,還原馬來西亞三邦組國的歷史,肯定沙砂邦州的地位,讓兩州可以獲得更大的自主,聯邦權力下放,實行因地制宜的政策,那916馬來西亞日的意義才能真正展現.

李仕強:916的真正意義

 发布於 2020年09月16日 06時00分  

1963年9月16日,是馬來西亞正式立國之日。當年馬來亞聯邦、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共同簽署一份名為《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MA63)的協議,四邦共組馬來西亞聯邦,而新加坡於兩年後從聯邦除名宣布獨立,形成現在我們所熟悉的國家版圖。

成長中接觸的教科書上也只是把今天的歷史意義矮化,宣導成「沙巴和砂拉越州加入馬來西亞的日子」,因此年輕時的我對9月16日馬來西亞日無感。直到2008年安華在其家族的堡壘區補選中大勝後策劃的「916變天」,以致隔年時任首相納吉宣布916馬來西亞日為法定公假為止,這日字才開始受到國民關注。

916公假政治意義

然而,納吉宣布916為國家法定公假政治意義看似重要過教育意義。

沙巴和砂拉越一直是是各西馬政黨角逐的對象,每逢選舉東馬兩州的去向也會成為全國大選的指標,因此討好東馬是每個聯邦政府的必修課。

當時安華曾經放話,一旦民聯執政中央將把9月16日列為公假,加上2008年安華的916變天大計響徹雲霄,「開啟了」國家第一次政黨輪替的想像,嚇到國陣趕緊把東馬的議員送赴台灣「考察農業」避開風頭。雖然後來計畫以失敗告終,但還是讓國陣捏了一把冷汗,所以隔年國陣政府的內閣最終同意把916列為公假。

當時納吉在國會的演說中表示,916的公假將以「一個大馬」精神紀念馬來西亞的成立,並加強民族團結,種族間互相諒解,及共慶馬來西亞在各社會文化結構的成就。希盟政府於2019年也嘗試修憲,根據MA63的協議,承認沙砂為立國邦洲的地位,但終究鎩羽而歸。

立國57年之後,東西馬兩岸的差異仍然存在。從爬樹應考的少女事件來看,東馬的基建設施到家庭收入和西馬仍然存在著差距。事件爆發以來,加上沙巴州選舉的開展,也見到西馬的政治人物紛紛向薇薇奧娜示好,除了科學工藝部長凱里代表政府向少女一家道歉,甚至正在沙巴州助選的首相慕尤丁也要少女一家人共進晚餐。如果不是因為沙巴州選,想必這也不會成為全國關注的課題,也不會成為政客政治秀的舞台。

東馬因為長期受到聯邦政府的忽略,導致東西馬兩岸的差距甚大,因此不難發現為何東馬人這麼在乎要復原MA63協議中,沙砂自主權的地位,甚至有聲音提出要東馬退出馬來西亞聯邦獨立。

東馬人的「自主權」

對於「自主權」的討論,沙砂兩州的人民普遍認知是希望讓州政府可以掌控更多如石油和天然氣的天然資源稅收入來進行更好的分配,進而發展東馬,同時擁有更大的財政和施政的自主權,讓政策更能惠及州民,及解決州內的民生問題。歸根究底,就是東馬人希望自己生長的環境可以得到更好的發展,可以至少媲美西馬。

曾經聽一名搬離吉隆坡到砂拉越開餐館,準備過個簡單退休生活的友人說,當時前來他餐館打工的服務生有些是妙齡少女,經過他的了解後,發現他們有個共同「目標」,即是存一點錢讓自己可以到吉隆坡或其他大城市過自己嚮往的生活。西馬人民可能聯想不到為何這些年輕人有這麼大的慾望想離開生長地,但這情景正是其中兩岸差距待遇所導致的現象之一。

除了以上的差距,東馬也有許多複雜的地方性民生和權益課題,如沙巴無國籍孩童問題,砂拉越原住民習俗地權利等等,也非西馬人可以聯想,或者通過聯邦政策一刀切來解決。

如果能還原MA63協議的精神面貌,還原馬來西亞三邦組國的歷史,肯定沙砂邦州的地位,讓兩州可以獲得更大的自主,聯邦權力下放,實行因地制宜的政策,那916馬來西亞日的意義才能真正展現,而非只是流於空喊口號,或只是「多一天的公假」而已。兩州也不會一直成為政治人物的權力鬥爭和競爭籌碼。

 

李仕強

群議社社員及隆雪華堂社經委員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