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评估考试终于废除

打印
分类:转载

Malaysiakini

日前,教育部高级部长拉兹吉丁宣布,从今年起,永久废除小六评估考试(UPSR)。教育的目的就是促进人能全面且持维的发展,而应试教育却压抑了人的全面发展,也催残了学生的学习意愿,失去了终身学习的动力。废除UPSR就是要让教育走回正途。

小六评估考试终于废除

 

黄集初

2021/5/3 5:04 pm
 
更新: 2021/5/3 5:17 pm
 

【天下未集】

日前,教育部高级部长拉兹吉丁宣布,从今年起,永久废除小六评估考试(UPSR)。事实上,废除之议在2010年,时为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已表示教育部会在未来废除该公共考试。而现今在疫情的冲击之下,终于废除了。

两种考试目的

我的立场是支持废考,主要理由可归纳为两方面:

 

1.小六评估考试的必要性。

一般上,考试可分成两种:一、形成性评量,其目的是检测学生学习困难之处再加以补救,及作为教师改进教学之用,如隨堂测验之类;二、总结性评量,其目的是对学生作评定,然后加以筛选、分等、择优、淘汰等,公共考试就是属于总结性评量。

在1965年,教育部决定所有的小学生都可直升国民中学。所以,这个小学升中学的公共考试很久以前就失去了淘汰的作用。

至于国民型学校(华小和淡小)升中学时,是直升中一或是预备班的问题,去年在疫情下,教育部的替代方案就是以小学四、五年级的校内国文年终成绩为依据,如不达标而上诉者则须参加六年级国文能力测试,而这样政策也会在今年延用下去。

还有重点中学方面,教育部也宣布以特別学校入学评估(PKSK)来取代。如此一来,UPSR筛选、择优等的作用也不需要了。可以说UPSR已完全失去了其应有的作用。

或者有人会说UPSR让家长和老师知道学生的学习状况如何,以便改进教学。这根本是錯误的观念。想一想,小一没学好,等小六考UPSR时才发现没学好,根本就来不及改进。要了解学生的学习状况,校内考试及隨堂测验等才是最佳的管道。

又或者有人会说UPSR可以让家长知道那个学校办得好。这种观念似是有理,实际也是錯误的观念。从1967年起,许多教育经济学的研究发现,平均来说,对于学生的成绩,家庭的因素比学校的因素影响更大。

所以,与其说从UPSR可以知道那个学校办得好,倒不如说反映的是那个学校的家长社经地位更高,捐款能力更强。

 

 

2.UPSR的危害性。教育本应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而应试教育却压抑了人的全面发展。所谓全面的发展,可简单分成认知能力和非认知能力。

非认知能力是指人的气质、性格上的特征,如信心、毅力、热情、责任感、胆识、自制、领导力、创造性、好奇心、诚实、敏銳、情绪稳定、同情心、团队精神等等。

据有关的研究,非认知能力不仅可以促进认知能力的形成,而且对学生将来的收入、学历、就业等都有极大的影响。考试只能考认知能力,不能考非认知能力。所以,如果有考才教才学,不考就不教不学,那结果会是什么呢?

应试教育带来更大的危害是人们把考试当成绩效管理的工具,社会大众、家长都以考试成绩来判断教师的教学能力,教育局以考试成绩来判定校长的领导能力。结果,在层层压力下,许多小学从小一开始就有一连串的各类考试及补习,最后把学生“训练”成考试机器。

或许有人说这是因为人们没有正确的考试观念而造成,只要我们宣导正确的观念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了。这种说法是有点脫离实际。事实上,这种把考试当成绩效管理工具的风气,已是根深蒂固,难以改变。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废考。

驳UPSR存在的必要

总而言之,不管从必要性还是危害性,废除UPSR总归是件好事。虽然如此,部份家长及社会人士还是觉得UPSR有存在的必要,纵观其言论,似是而非者居多。以下就择其要来回应,以正视听。

1.校本评估之公平性。校本评估是属于形成性评量,目的是用来掌握学生学习困难之处并加以补求,及教师借此而改进教学,根本就不存在公平与否的问题。

只有总结性评量才有公平性的问题,因为要把人分等第,这是很基本的教育概念。再讲一次,校本评估的用意是让教师掌握学生的状况,就是这样子而已。不要把校本评估搞到要拿来评估教师、评估学校,这一来就有公平性的问题了,但这样一搞就失去校本评估的原本用意了。

2.学生的抗压性。有人说没有考试就没有压力,没有考试就有争胜的动力。其实,这个问题最佳解决方法不是考试,而是课外活动和体育活动,特別是竞赛类的活动,这才是教育的正途,而且也可培养学生的非认知能力,让学生全面的发展。

舍正途,取旁门,不足为训。有的又说没有UPSR,当考SPM时就沒有抗压性。这种说法其实是过于杞人忧天。真的有那个需要,中五时多一两次模拟考试就行了。

 

 

3.学习意愿。有人说没有考试,学生还会愿意接受漫长、枯燥的训练吗?針对这一点,我们是否应该回过头来想一想学习为什么会变成枯燥的训练呢?难道这不是应试教育造成的结果吗?为了应付考试,就给学生大量又重覆的习作,学习怎么会不枯燥呢。

还有,教育怎么变成是一种训练呢?难道把人当成是巴甫洛夫的狗来训练吗?所以,从这句话当中,反映了多少僵化及过时的教育观念。

4.快乐与平庸。有的人说,没有了考试,会像西方社会那种放任教育,让孩子无拘无束地玩耍,或鼓励“快乐”学习,或是教育设计只为了满足平庸的要求。这种观点是非常片面,过于简化。

如果说没有考试,就会趋于平庸,那芬兰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上的表现亮丽又如何解释?反之,马来西亚在PISA上的表现不佳又如何解释?

如要准确地说东西方有何差异,那其最大差异就是西方重学习的过程,所以,重视学生的学习意愿;而东方重学习的结果,所以,重视学生的学业成绩。

西方之所以重视学生的学习意愿,是因他们要培养学生终身学习的素养。因此,所谓快乐学习不是指轻松学习。其原意是指要重视学生的学习意愿多于学习成果,在维持学生的学习意愿上下功夫,让他们持续地有学习的动力,就算离开学校后,他们还是愿意终身学习。而一个人如果能够终身学习,又怎么会平庸呢。

总之,教育的目的就是促进人能全面且持维的发展,而应试教育却压抑了人的全面发展,也催残了学生的学习意愿,失去了终身学习的动力。废除UPSR就是要让教育走回正途。

 


黄集初毕业于台大历史系,曾服务于独中17年,后取得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硕士及博士。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