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松:全面大解封与病毒共存?

打印
分类:转载

开放经济的决定,以致于开学的决定,如果过于宽松,而不理解西方“与病毒共存”与中国“清零”之间的平衡点,是危机的。目前我们疫苗接种不及总人口60%,但急于落实大解封,这种“与病毒共存”的焦躁与莽撞,其实危机四伏。

陈锦松:全面大解封与病毒共存?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9月17日公开本身打了第三针新冠疫苗加强针,该国同时也启动了疫苗接种第三针计划。李总理呼吁年长者尽快接种加强针,以防病毒入侵。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在落后国家还没有接种第一针疫苗之前,其他国家不鼓励这么快进行接种第三针。

据悉一位作曲人在海外打了两针疫苗后回新加坡去做抗体检测,结果发现抗体极低,他不得不去打第三针,同时也准备打第四针。我国政府不鼓励人民去做抗体检测,但官方其实有责任在已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群众里进行一定数量的抽查,以了解国人接种疫苗后抗体实际情况,特别是之前打空针的传言不是“谣言”。

最近新加坡新冠确诊病例飙升,出乎该国政府预计,而事实上该国在世界防疫工作表现相对出色,截至9月19日其累计确诊7万6792例,但死亡病例则是非常低,仅60人病亡。9月18日新加坡新增1009起病例,这是自去年4月23日以来单日最多的确诊病例,而早期确诊病患多数是“身强体壮”的移工,这也说明年轻人死亡率比年长者低。台湾累计确诊1万6129例,但死亡人数却高达839例,而其中年长者居多。

 

新加坡政府基本认定病毒不会完全消失,与冠病共存是目前的防疫政策。该国防疫之前做了许多工作,包括全国免费提供合力追踪防疫器、口罩、血氧仪、快筛剂等,但看来要战胜病毒还有漫漫长路。

新加坡疫苗接种已达总人口80%,但可发觉疫苗确实不是“万灵丹”。如果疫苗这么有效,该国就没有理由还会出现如此大面积感染率。其实,公卫专家多次提醒,今天我们面对的是比之前更加“狡猾”的德尔塔(Delta)病毒,其传播速度快、传染性强,以致之前的防疫手段都束手无策,特别是存在无症状感染者。

中国一直坚持防疫“清零”政策,但还是无法完全阻断病毒在社区传染,从南京、张家界、武汉,北京、上海,现在到福建。但中国政府采取的手段是激烈的,只要有社区感染,大面积筛检就会马上启动,确保滴水不漏。

“清零”政策能持续吗?

近来,中国厦门在发现不到百宗确诊病例后,马上要求居民非必要不要离开家,并关闭公园、景点和体育场所,暂停所有聚集活动。该国对地方官员有严格工作要求,防疫没有做好,都会面对乌纱帽不保的惩罚。

西方国家“与病毒共存”的理据,在中国就会遇到闭门羹,中国许多政策都是政府行为,与西方价值不同。中国不会遇到反对接种疫苗的抗争,而一些西方国家却是“平常事”。问题是,病毒的不断变异,中国“清零”政策又能持续多长时间?

新加坡政府说得再清楚不过,我们不可能为了防疫而把国家一直“封锁”,这将不利国家经济发展。作为一个弹丸小国,该国对外依赖性很强,锁国政策将面对经济困局。新加坡航空公司一直是该国的“品牌”,其严谨管理、国际视野、廉洁体制成为世界航空业的典范,但在疫情底下,飞机停飞,机场空荡荡,游客止步,已使其面对有史以来的巨额亏损,其搭客量年比重挫97.9%,营收也大幅下跌76.1%。这就是当前众多企业的窘境,谁都逃脱不了。

目前我国总人口接种率还不到60%,政府放宽政策确实受到业界欢迎,不“病死”就是“饿死”的逻辑思维看来言之成理,但仔细推敲,如果病毒再继续扩大,其实国人最终也会不敢、不想、不愿出门,而市场的消费行为也会受到打击,全解封或许可看到短期效果,长期却有大隐忧。

国人现在逐步进入疫情后的“国家复苏计划”第一或第二阶段,蜂拥而出的报复性“出游”其实危机四伏,不少游客在户外溪水群集也没有戴上口罩,这种掉以轻心的心态,其实为下一波疫情爆发埋下祸患。

政府要逐步放宽防疫的思维没有大错,错在人民防疫的意识仍然非常薄弱,因此有计划的管控市民出游、上学、聚会应不能丝毫松懈。

避免见树不见林

新任卫生部长凯里几乎过于关注疫苗接种速度,而宏观上却忽略其他防疫工作。新冠死亡率不断飙升,单日还处于超过300例,近来检测阳性率更达到13.9%,部长岂能视而不见。经济全面解封的条件,也必须充分掌握确诊人数、死亡人数、加护病房数量,传染指数等数据的相互关系,对数据的理解避免落入见树不见林。

我国截至9月19日确诊病例累计达到207万8188例,死亡人数2万3067例,目前还在持续飙升中。台湾早前给民众骂得天翻地覆的病例“校正回归”,意指将延后登录的确诊病例进行追溯,因此单日公布的病例是“不准确”的。今天我们也出现同样的问题。因此政府公布单日死亡人数出现暴增,原来包括“校正回归”人数。这个问题必须及时化解,不然每天公布的疫情数据今后将难以得到国人“信任”。

开放经济的决定,以致于开学的决定,如果过于宽松,而不理解西方“与病毒共存”与中国“清零”之间的平衡点,是危机的。目前我们疫苗接种不及总人口60%,但急于落实大解封,这种“与病毒共存”的焦躁与莽撞,其实危机四伏。
 

陈锦松

曾任北京英迪经贸学院常务副院长及驻中国办事处主任、南方大学学院国际学生处总监、UCSI大学中国区总监、新纪元大学学院招生处资深主任,报社社论主笔、杂志主编,先后旅居中国北京、上海、广州、重庆10馀年,现为独大教育中心理事及大同韩新传播学院文化事业处主任。

Friday the 2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