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出师不利的布林肯从东南亚空手失望而归

打印
分类:转载

这次布林肯访问印尼与马来西亚,虽然与受访国达成了一些双边共识与协议,但拜登政府想要借此分化他们与中国关系,使这些国家在区域内扮演美国牵制中国工具的想法注定无法成为现实,抱着这一初衷访问东南亚的布林肯,因此就只能空手失望而归了。

快评:出师不利的布林肯从东南亚空手失望而归


《多维新闻》 最后更新日期:2021-12-17 08:30


因为随行记者新冠肺炎核酸检测呈阳性,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不得不提前结束在东南亚的访问,在访问完印尼、马来西亚后,还尚未来得及访问泰国,就被迫打道回府,可谓是出师不利。

这次东南亚之旅,美国国务院及布林肯本人为之包装了很多很动听的理由,但其实剥开这些华丽的包装,化繁为简而言只有一句话:拉拢他国围堵中国。这是拜登(Joe Biden)政府以中国为中心外交战略的一部分,和华盛顿改善与欧洲关系,强化与东亚日韩等国的联系出于同一个目的。

事实上,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拜登政府都在致力于巩固与传统盟友及其它区域国家的关系,一方面他是要对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外交政策作出修正,恢复美国在国际体系中的领导力,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中国崛起。

拜登在一年前竞选期间就表示他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在恶化与伙伴关系的同时单独对付中国,而是会通过强化和盟友的关系来对付中国。上任一年来,在他乏善可阵的执政成绩中,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些能拿得出手的亮点,这大概也是唯一能聊以自慰的领域。

在拜登的努力下,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都先后通过不同方式表态加入美国战队,一些欧洲国家,如英国、捷克、立陶宛等也越来越表现出明显的倾向性,欧盟在艰难的摇摆中也将中国定位为竞争对手,中欧在一些领域还互相制裁,在新疆、台湾、香港等领域激烈争吵,中欧投资协议的审批也被停止。

但同时也必须看到,以德法等为代表的主要欧洲国家和大部分亚洲国家,对拜登政府试图拉拢他们围堵中国的做法一直保持距离。尤其东南亚各国,迄今为止还尚未有任何一个国家明确宣示加入美国阵营,与此相反,不久前中国还和东盟宣布结成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布林肯访问东南亚收获有限,图为12月14日,布林肯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出席记者会。(AP)
布林肯访问东南亚收获有限,图为12月14日,布林肯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出席记者会。(AP)

和特朗普政府对东南亚的疏忽不同,拜登政府在这个区域投注了不少精力,拜登在上任后强化了“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这个概念,并在这个概念掩护下,试图争取印太地区国家对中国施压,从而在地缘上孤立中国。除了拜登本人以视频方式出席过与东盟国家的峰会,他的执政团队主要成员如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等,在一年内也多次出访相关国家,这次布林肯访问印尼、马来西亚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但东盟国家并不愿在中美之间站队。东盟愿意看到美国保持在区域的军事存在,并将自身安全或多或少与美国因素挂钩,与此同时,他们也已经接受中国作为一个强大的国家在区域崛起的现实,希望能处理好与这个身边巨人的关系,继续从与中国的交往中获得经济与商贸利益。

新加坡的心态可谓是区域国家的集体反映。冷战时代的新加坡一直是美国在区域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新加坡也采取了一面倒向美国的外交政策。但是现在,李显龙领导的新加坡政府更愿意同时和中美两国同时保持强劲外交关系,努力避免在中美之间偏向任何一方。一年来,李显龙已经多次就新加坡及区域国家的愿望做过公开表述。

另外还有一些国家,如越南、印尼、马来西亚等,还和美国还存在着很难化解的历史问题。在政府与社会文化层面,这些国家对美国的价值观与政治意识形态一直抱持不信任态度。对美国愿意和他们接近,给他们好处,他们不会拒绝,但要不要和美国一起反对中国,是另一回事。

今年11月22日上午,习近平在北京以视频方式出席并主持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纪念峰会,发表题为《命运与共 共建家园》的重要讲话。中国东盟正式宣布建立中国东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新华社)
今年11月22日上午,习近平在北京以视频方式出席并主持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纪念峰会,发表题为《命运与共 共建家园》的重要讲话。中国东盟正式宣布建立中国东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新华社)

因为区域经济一体化,以及中国政府凭借区位优势持续强化与区域国家关系的努力,美国想要使区域国家摆脱对中国的依赖会很难成功。举例来说,美国《纽约时报》就注意到,在印尼佐科(Joko Widodo)总统任内,中国已成为印尼最大的投资国之一,中国斥资数十亿美元在印尼新建高速公路、发电厂以及高铁线路。印尼约80%的新冠疫苗也来自于中国。

而马来西亚、越南、柬埔寨、泰国、老挝等与中国的经济联系并不比印尼更差。更重要的是,今天的美国已经没有像冷战时那么多资源投向这个区域以削弱或替代中国的经济影响力。

所以,相对于拜登政府“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空洞呼吁,绝大部分东盟国家更愿意以务实态度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更乐意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保持战略与战术层面的双重平衡。

这次布林肯访问印尼与马来西亚,虽然与受访国达成了一些双边共识与协议,但拜登政府想要借此分化他们与中国关系,使这些国家在区域内扮演美国牵制中国工具的想法注定无法成为现实,抱着这一初衷访问东南亚的布林肯,因此就只能空手失望而归了。

Tuesday the 1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