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的另类资料

打印
分类:转载

刘永山于2014年6月4日,六四廿五周年之际,发表题为“纪念民运、平反六四”的公告。这份的“公告”挺有意思,一方面要求公布“真相”,却同时打人家五百大板。既然要求“公布真相”,就表示手上没有真相。手上没有真相,却俨然以站在“民主”的道德制高点的姿态喊话。

我个人相信,这份公告,不是在当事人经过全面的公正调查和研究的结果。

谷歌搜索下键入“天安门大屠杀”,出现的第一个搜获项目是维基百科的说明,但所列出的题目却是《六四事件》。其中,在“名称”一节,有这样的说明:

“在西方世界中则经常使用‘天安门广场抗议’(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或者是“天安门事件”(Tiananmen Square Crackdown)来描述一系列的事件经过,而过去新闻媒体也普遍使用‘天安门大屠杀’(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这类字词,但是在近年相关的新闻报道中后者已经逐渐减少使用。这主要是因为绝大部分暴力事件实际上并没有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发生,而在靠近天安门广场外的木樨地附近才有大量死伤出现。”

生活在“追求新闻自由及公正报道”的21世纪的人们,在上网搜寻资料时,不应该是只会以先入为主的心情,查读一面倒的“天安门大屠杀”材料,而完全看不到“另类”的材料。其实,稍有知识的人,在阅读维基百科的说明后,都应该会产生疑问,比较谨慎地多做些查证才来谈“天安门大屠杀”,自我警戒要避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摘他人”。

网上一个提供Alternative Insight(另类见解)的网站,有好几篇文章提出对英国广播公司(BBC)和美国之声(VOA)的大屠杀报道提出质疑。其中一篇题为《天安门广场对抗,为新一代重写历史》(The Tiananmen Square Confrontation, Rewriting History for a new Generation),相当较详尽地罗列了六四天安门广场事件的另类见解和评述,参阅这里。

1995年,李察哥登(Richard Gordon)和卡玛韩丁(Carma Hinton)拍摄了《天安门》(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的三小时记录片。《天安门》对1989年6月4日事件呈献比较可信及有事实依据的报道。在未出炉前,曾引起中国当局和学生民运分子两方面的夹攻。推出之后,赢得好评,后被评为比较客观平衡反映对立双方立场的影片,参阅这里。

《天安门》影视有提到中国的人民解放军在开往天安门广场路上,遭遇重重街垒和民众的阻拦,双方出现冲突,军队和民众各有死伤,当然是民众死伤比解放军的多。但是,在天安门广场现场,没有流血事件,也没有学生死伤。经过针锋相对的对峙之后,学生同意撤离,而军队则让他们和平离去。BBC报道的广场大屠杀,尤其指坦克辗过在天安门广场帐蓬中睡着了的学生,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完全违反了“报道事实的媒体专业道德准则”!

《天安门》影视,设有中、英文官方网站,除了影片外,还附上丰富的参考阅读材料。刘永山如果能在对六四天安门事件发表公告前,能好好消化一下这个网站的材料,理当会有很大的收获和帮助。

《天安门》影视片在结尾一节,记录了两段非常有代表性的谈话: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总指挥柴玲和罢食四君子之一的歌手侯德健对六四当天凌晨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事,作出了针锋相对的讲话:

柴玲:我是柴玲,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总指挥,我还活着。自六月二号到六月四号这段时间整个广场情况,我想我是最有资格的评论家。

可是我们事后才知道,我们仍然有些同学,他们对这个政府,对这支军队还报有希望。他们以为顶多是军队把大家强行地架走,他们太疲劳了,还在帐篷里酣睡的时候,坦克已经把他们碾成了肉饼。有人说同学死了两百多,也有人讲整个广场已经死了四千多。具体的数字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侯德健:很多人说,广场上曾经有两千人被打死,或者是几百人被打死;在广场上有坦克碾压学生撤退的人群,等等。我必须强调,这些事情,我没有看见。那么我不知道别人是在哪里看见的,我是六点半还在广场上,我一点都没有看见。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需要用谎言去打击那些说谎的敌人,难道事实还不够有力吗?那么如果我们真正使用了谎言去打击说谎的敌人,那只不过是满足了我们一时的泄恨,发泄的需要而已。而这个事情是个很危险的事情,因为也许你的谎言会先被揭穿,那么之后的话,你再也没有力量去打击你的敌人了。

谁是?谁非?《天安门》影片中,加上其他方面材料的对照,显示是刘晓波、高新、周舵和侯德健四君子最后关头,在封从德、柴玲等学生领袖申言不许四君子代表学生的情况下,主动跟解放军谈判,以求和平撤离天安门广场。当广场灯光全熄,学生在黑暗中以声音表决:要“撤”?还是要“留”?结果,虽然后来有人宣称,是“留”的声音比较大。主持表决的学生领袖宣布,撤!

查阅《天安门》网站,可登录这里。

另外,可参考Youtube的以下视频:《四君子挺侯德建,齐踢爆支联会谎言》。

《天安门》影片的纪录,不是“孤证”,而是有其他“佐据”。刘永山也许根本就不知道,在2014年6月4日这一天,英国的一份报纸《国际经济时报》(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刊登了一篇葛哥利克拉克(Gregory Clake)的评论文章,题为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is a Myth, All We're 'Remembering' are British Lies。文章题目译成中文是:《天安门广场屠杀是神话,我们所纪念的全是英国人的谎言》,所要表达的内容,应该是不言而喻。

这份报道的详细内容可上网查阅这里。

葛哥利克拉克是澳洲前外交官,是一名中国通。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说,早在2007年,他已经在日本的一家报纸写出了这个看法。这是他的个人网站的记录。

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没有发生大屠杀,并非克氏专有。1993年,美国纽约的乔治布拉克(George Black)和罗宾文洛(Robin Munro)合著的Black Hands of Beijing: Lives of Defiance in China's Democracy Movement。已有此说法。其中,本书的第234-246页内容摘录,叙述的是六四当天广场学生撤离天安门广场。

实际上,维基解密(Wikileaks)所解密的美国大使馆的文件当中,有一份现场见证的记录,文件题为《拉丁美洲外交官关于6月3-4日天安门广场事件亲眼见证?述》(Latin American Diplomat Eyewitness Account of June 3-4 Events on Tiananmen Square)。其中提到,当晚,其实有一组西班牙电视台拍摄队拍下了学生和平撤出天安门广场的完整片段。此文件完整内容可参阅这里。

也可以参考Youtube的两个视频:《维基解密:美国早知六四没有天安门广场屠杀》,以及《六四事件中历史的空白 – 解放军在凌晨4 时至清晨7时清场的真实纪录》

2004年,英国广播电台(BBC)刊登系列纪念六四15周年的采访文章,内容的天平虽然是“倾斜一边”,但是,其中一个访问者谈的是天安门的清场见证。在这份访问中,见证者反映了当晚如何达致撤离及清场的过程,內容与《天安门》影片一致。详细內容请参阅这里。

如果以上的资料还不足够说明在1989年6月4日北京天安门广场的所谓大屠杀是一项“神话”,我就唯有请刘永山上网去找一本比较大块头的研究报告,好好读一读,它的题目是“Turmoil at Tiananmen: A Study of U.S. Press Coverage of the Beijing Spring of 1989”。这份文件,虽然行文处处谨慎地为西方媒休说情开脫,却对事实不加以掩盖,标志着西方社会对历史真相的尊重,良知未冺,跟至今依然坚持谎言的“民运分子”不可同日而语。这份文件收藏在这里。

鉴于关于六四的资料甚多,报道“天安门广场确有大屠杀”的还是占绝大多数,在民主社会中,我们当然没有权利去要求刘永山不可以去相信另一方面的报告的真实性。只是希望,刘永山在发表公告时,不能只是听一方面的话,应该兼听则明。希望他能仔细阅读以上的“另一面”资料后,找刘晓波、侯德健等目击证人的回忆录来看,再参考一些象李敖等发表的另类评论,对他寻找真相肯定大有帮助。来年六四,相信就可以发表比较平衡的“公告”,而不是像今年这样,被人认为是在用“神(话)伤中国”。

19-6-14

 

Satur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