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褪色的战斗情谊

打印
分类:转载

二十多年来,我们鲜少见面或未曾见过面,彼此都盼望有朝一日能再相逢。如今我们的到来,都让大家的期望如愿以 偿,也活跃了村的节日气氛。领导和村民满脸笑容的以礼待人,让我们感觉到丝毫没有一点隔阂感,倍感深切,虽招待的是清茶,没有宴席,但他们发出内心的热 情、真诚,让人无比温暖。---*春晖*

想当年,草创初期,我离开了苏基林和平村。二十多年来,我们鲜少见面或未曾见过面,彼此都盼望有朝一日能再相逢。如今我们的到来,都让大家的期望如 愿以 偿,也活跃了村的节日气氛。领导和村民满脸笑容的以礼待人,让我们感觉到丝毫没有一点隔阂感,倍感深切,虽招待的是清茶,没有宴席,但他们发出内心的热 情、真诚,让人无比温暖。

事过境迁,如今的苏基林,今非昔比,村的设备更加齐全,人口也大大的增加。但,岁月不留人,老的更老了,年轻的正步入花甲之年,小的已长大成人,甚 至成家 了,他们当中有好些已为人之父,有的甚至当爷爷了。虽然我们每一个人的年龄,样貌都变了,但有一点始终没有变的,那就是战友情,这是我们所乐见的。

为了不亏待同志们,使我们的用餐更丰盛一些,他们明知村里的小河因村民和外来群众长期捕捉,鱼只寥寥无几,却还要想方设法的尽力去捉鱼。老天也不负 有心 人,最终还是让他们有所收获,虽不多,但也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品尝到它的美味,一片心意已显现无疑。几餐的桌上,摆的都是一些简单的菜肴,如烫过的嫩木薯 叶,香蕉蕾,巴古菜,还有咸鱼,菜汤或是肉汤,当然也少不了各种各样的sambal,这都不影响我们的食欲,倒觉得这些菜因太久没尝到,顶新鲜的。看到这 些菜肴,同志们不禁触景生情,联想起昔日的生活。陪我们一起进餐的有Arnas,Yasin, Akop 和 Mahmad, 也你一言,我一言的畅谈起来,大家都越谈越投机,气氛热闹非凡,一直到肚子说饱了,大家才甘愿把话题收回来。彼此之间的感情就这样在餐桌上联系,交流,促 进了。

su_ji_lin_he_ping_chun_02a.jpg我 们拜访村民的时候,有一个叫Lawan 的同志,我与他有过短暂的相处,和其他同志更是素不相识,当他看到我们一群人路过的时候,就把屋旁熟了的沙拉果采摘下来,置于小篮子,放在路旁,让我们自 己拿来吃,以示欢迎。也因他的热诚,我们品尝他的沙拉果过后,觉得心里甜滋滋的,

当晚,老天不作美,下起大雨来。不久,电流中断,漆黑一片。片刻,Kalimas 冒着雨,雪中送炭,为我们男女宿舍送来了几盏台灯。由于有了这台灯,我们再也用不着犯愁,它照亮了整个宿舍,射出了友谊的光芒。

临走前,我们也不忘探访老弱病残的同志,借此表达慰藉和关怀。其中有一位因出席村长会议不幸脊椎骨被泰南极端分子的炸弹致伤而长期瘫痪卧床不起,其 妻 Ingin同志除了守候他之外,还要兼顾二个孩子,真是苦了他。幸亏他因是公务员,还能向泰国政府领取补贴,勉强维持一家生计。同志们除了表示同情,关怀 之外,还主动伸出援手,慷慨解囊,虽然每个人的数目不大,只是区区十元二十元,但彰显了人间温情。他俩内心非常感激,虽没言语,但从他们晶莹的泪光里,足 以让我们看出他们感受到了温馨。

我们还拜访了一位因埋雷意外爆炸失去双手的同志。我们的到来,说明我们并没有因他是残疾人而漠视他的存在,这让他感到惊喜万分。他看来并不会腼腆, 还以一 个正常人的心态出来迎接我们,握手时我们感觉不到他双手的存在,但深有感触,觉得他几十年来自食其力,一路走来,真不简单。从他的笑容和精神面貌,我们看 出了他的自信,也感受到他的坚强。

我,前进,阿安等人也先后探望了Sukur同志。在马境上队的Sukur,已是86岁高龄的人。他双膝疼痛,无力,不能步行,现由Zikin同志照 顾,村 民就是这样发扬守望相助的精神。他住的是高脚楼,给行动不便的阿安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为了满足阿安探望有病在身的战友,大家只好扶他一把。见到昔日战友, 彼此除了慰问,还一见如故地聊起来,叙叙旧 ,一时间Sukur的寂寞感荡然无存,得到心灵的慰藉,那一刻在他有生之年是幸福的。

正当我们准备要步出村口的时候,Jasi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他身旁站着一位女同志,看来好眼熟,可一时又记不起她的名,于是我便问:“她是谁 啊!”Jasi笑着回答道:“我的妻子,Sakti啊!”我当时挺不好意思的,竟然把她给忘了,毕竟事隔太久淡忘了。然后我再瞧她多一眼,觉得样貌跟某个 同志很相似,突然的一瞬间我想起来了,原来她就是Militan的姐姐。为了证实我的判断,我便带着试探的口吻问Sakti:“你是不是Militan的 姐姐?”她很高兴的回答说:“正是。”这时候肖鹏和忠党也来到了,我赶紧介绍,他们感到很惊讶,没想到,也不知道Militan竟然还有一个革命的姐姐, 觉得能在这里有缘相见,真是庆幸。肖鹏很慷慨的跟Sakti说:“你弟弟曾经与我同一个单位,他是一个好同志,他是因为脚部中雷医治无效而去世的,很可 惜,他英年早逝。”肖鹏这一说,好像触动了她哪一条神经似的,她因几十年都过去了,没想到同志们还会缅怀她的弟弟,这怎不叫她激动万分,泪水夺眶而出呢。

我们告别了村民,临近关卡时,突然有一辆车尾随而至,下来的正是我们的同志,一对夫妇。他俩特地从村里赶来,费了一个半小时,为的是与我们见最后一面,珍惜离别的那一刻,他们也深知,这一告别,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相逢。他们的真心,打动了我们。

这次的造访,让我们每个人感受到了友谊的珍贵。我们与苏基林和平村的深厚感情,是建立在共同的理念的基础上,经过岁月的洗礼,不断的发展,巩固起来的。它,坚不可摧,我们应该好好珍惜,并让它永世长存。

27-5-15 转载自21老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