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怕美国打喷嚏,现在也怕中国打喷嚏

打印
分类:转载

 现在中国打喷嚏时,日本就感冒。日本的经济已变得依赖中国的增长。”目前,日本1/3的海外生产在中国,日本的对华出口增长今年2月份达到55%,是对美出口增长的3倍多。文章称,这就是许多亚洲国家决策者们不愿搅乱现状的动力。

 

 

1929年—1933年的 美国的大喷嚏 美国经济大萧条影响比历史上任何一次经济衰退都要来得深远。从股票市场崩溃到1932年(大萧条时期最惨的一年),经济一直在螺旋式下降.--摘自威廉.曼彻斯特·《光荣与梦想》

 

亚洲国家拒与美联手打压人民币 忧骤变殃及自身

时间:2010-04-17  来源:美国侨报网  

  “从曼谷到东京,亚洲各国似乎并不愿意跟随西方在人民币问题上挑战中国。”路透社13日的报道惊讶地发现,尽管美欧一直向中国的周边国家大力宣传便宜的人民币会给它们造成很大伤害,企图打造一个压人民币升值的世界联盟,但无论是其在亚洲的盟友日本、韩国,还是与中国在许多问题上龃龉不断的印度都拒绝入伙。日本财务相菅直人日前表示,“让中方感觉到日本在人民币升值问题上对中国施压未必是件好事”。

 


          美国财长盖特纳上周访印时,印度也没有回应他在人民币汇率方面联手的要求。英国《金融时报》称,“亚洲许多国家正从中国的繁荣中分一杯羹。”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教授何茂春对《环球时报》说,“一个国家的货币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形象代表。上世纪90年代,特别是亚洲金融危机以来,人民币在周边国家眼中是一个负责任的、稳定货币。他们当然不希望人民币轻易地掉入某个风暴中。”

  亚洲多国不愿跟随美国

  “亚洲为何对人民币保持沉默?”这个问题最近无疑让一些西方媒体有些困惑。路透社13日的文章称,“在北京面临来自美国、欧元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的压力之际,亚洲各国官员都对人民币政策保持缄默,即使在匿名条件下也不愿谈论,保持了亚洲一贯遵循的不干涉做法,这也给了北京外交回旋空间。”

   菅直人

  对于一直以与美国拥有相同社会体制、相同价值观为骄傲的日本来说,在对待其他国家的问题上对美国说“不”是很难吐出口的。共同社2日称,日本财务相菅直人当天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公开表示,“让中方感觉到日本在人民币升值问题上对中国施压未必是件好事”。《读卖新闻》13日报道称,日本首相鸠山在华盛顿与中国领导人会谈时也没有提及人民币汇率的事。文章称,2009年中国就超过美国成为日本最大的出口国,日本在中国大陆和香港获得了大约1.7万亿日元的贸易顺差。在日本经济复苏过程中,与中国维持良好的关系是不可缺少的。文章引述一位日本高官的话称,“日中在贸易上不存在大问题,不能做出招中国反感的事”,因此在向中国施压要求人民币升值方面,日本是不会与美国同步的。

  韩国最大的报纸《朝鲜日报》12日刊登文章称,韩国政府日前专门举行经济长官会议,就人民币升值对韩国产生的影响进行评估。文章称,“与敦促人民币升值的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相比,韩国政府对人民币升值问题不动声色”。文章称,有人认为如果人民币升值,韩国出口会更有竞争力,但实际上,韩国在中国加工后销往海外的份额几乎在韩国对中国的出口中占一半。韩国《中央日报》评论说,中国是韩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人民币升值虽然可能让韩国短期内对中国出口出现增长,但从长远来看,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很可能给韩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可以说人民币升值对韩国也是一把双刃剑,因此对人民币有秩序地重新评价是最好的。

以前我们说美国打喷嚏,日本就会感冒。现在中国打喷嚏时,日本就感冒。”

  美国财长盖特纳上周访问了印度。据印度媒体报道,盖纳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游说印度联手人民币施压,但印度政府并没有进行正面回应。日前首次到中国访问的印度外长克里希纳表示,中印经贸发展迅速,2010年双边贸易的目标是600亿美元,我希望这是我们可以实现的目标。他说,没错,印度对华贸易现在处于逆差,但贸易不平衡有其他解决之道。

印度外长克里希纳

   英国《金融时报》称,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在中国大陆建立了可观的制造业产能,这意味着它们正从中国的繁荣中分一杯羹。路透社的文章也引述一名日本财经高官的话称,“以前我们说美国打喷嚏,日本就会感冒。现在中国打喷嚏时,日本就感冒。日本的经济已变得依赖中国的增长。”目前,日本1/3的海外生产在中国,日本的对华出口增长今年2月份达到55%,是对美出口增长的3倍多。文章称,这就是许多亚洲国家决策者们不愿搅乱现状的动力。

       多国从中国的繁荣中受益

  实际上,近年来人民币的冷暖越来越牵动着周边国家。东京的一个华人朋友对《环球时报》记者讲述他不久前经历的故事,当时他陪同中国民间企业家到日本考察。那天晚上考察结束后,他们到东京银座的三越百货商场购物,但商场快到关门时间。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三越百货

      这位企业家请翻译找来商场负责人,表示自己明天就要回国,询问能否让他继续购物?商场负责人问:“您要买多少钱的东西?”他说:“10万人民币左右。”负责人立即表示:“我们还会照常关门,但您可以继续在这里购物。”结果,商场关门后仍灯火辉煌,就为一位中国客人进行着“内部营业”。最后,他用“银联卡”结账时一算,总共购买了30万元人民币的物品。临行时,商场负责人亲自送到门口并鞠躬致谢。华人朋友开玩笑说,“这是给中国的人民币鞠躬。”朋友还感慨地说,20多年前,他到日本留学的时候,每个人只允许用人民币兑换8000日元。今天,每个到日本留学的人可以兑换500万日元。“8000日元与500万日元的背后,就是人民币在日本的冷暖!”

  在泰国,许多人都喜欢买一些外币来保值。记者日前来到曼谷市中心的一家名为“超富”的钱庄,工作人员说,这几年购买美元的客人少了,不少人都来购买人民币,有时单笔交易就有几十万元人民币,主要是因为人民币非常稳定。泰国商人吴汉光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虽然他的公司都在泰国和老挝等东南亚国家,并不在中国,但他现在也越来越多使用人民币。他说自己的公司生产塑料制品,只有5个百分点左右的利润,以前他一直用美元结算,但美元一跌,他们一点微薄的利润就立刻变成负数。2009年初,美元贬值超过10%,因汇率变动带来的损失就高达100万泰铢。而人民币一直保持稳定,许多东南亚国家都接受,现在自己和老挝客户结算,他总是尽可能使用人民币。

  美国指控亚洲多国“操纵货币”

  有分析称,人民币问题现在已经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问题,对许多亚洲国家来说,人民币成了他们抵抗美国指责亚洲多国货币的前沿阵地。前不久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代表伯格斯腾在美国众议院听证会上指责中国操控人民币汇率的同时,还指责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中国香港、台湾等亚洲国家和地区货币的汇率也都被低估了,所以都应该被列为货币操纵地区。这些地区的媒体对此反应强烈,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文章,认为新元汇率即使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控制”,但还不至于达到“操纵”的程度。文章说,类似于新加坡这样的小规模但是却高度开放的亚洲经济体,如果不对本身的货币加以保护,一旦遭到投机者的炒作,必将对民生造成严重影响。前些年亚洲金融危机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英国《金融时报》引述荷兰国际集团驻新加坡首席亚洲经济学家康顿的话称,许多亚洲国家担心,一旦中国重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其他亚洲货币也会跟着重估。

              古鲁斯瓦米

  印度新德里政策选择研究中心主席古鲁斯瓦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并不像有些人所说,人民币一升值,印度就可能取代中国成为美国的一个低成本产品来源地。一些跨国企业的生产部门也绝不可能仅仅因为人民币的升值转移到印度来。印度前财政秘书纳拉扬11日在媒体上撰文表示,无论如何,印中之间的贸易逆差问题不可能由人民币升值来解决。他说,在中国对印出口的产品中,电信、电站设备、机械及家电等占很大比例,印度很难生产,因此人民币升值也不可能让印度减少进口,只会加大印度的通胀风险。另外,如果人民币升值让美中矛盾激化,中国可能降低购买美国债券的数量,美国将很难融资来应对财政赤字,除非通过大幅贬值美元,这显然对印度更危险。韩国《朝鲜日报》也称,人民币升值本身实际上对韩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韩国最担心的是人民币问题引起中美之间的矛盾全面升级。

  中国金融专家谭雅玲说,前不久在上海召开的亚洲金融合作论坛上,来自亚洲的许多金融专家和银行家都劝人民币升值要谨慎。她认为,近来美英等逆差国家想把责任推到高出口国家,亚洲各国基本上都是高出口、高增长模式,这才是中国及周边国家应该注意的根本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丁一凡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认为,中国经济这些年的快速发展为美国等跨国公司的发展提供了机遇,中国出口有很大部分是西方跨国企业进行的。中国工厂仅从中赚取极少的加工费,而且用这些血汗钱购买了大量美国国债,为美国发展提供了大量资金。但当危机来临时,美国一些政治家不去寻找自己出错的地方,却怪中国人民币汇率。中国应该用更多的外汇储备帮助周边发展中国家共同做基础设施投资和发展。他说,毕竟,中国是不是国际舞台上负责任的大国,不是由美国人来评判的,而是要看大多数国家、特别是周边那些发展中国家对我们作用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