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说自己被政府洗脑了

打印
分类:转载

一位头发花白的美国大爷在讲座后向我走来,握着我的手说:“你的演讲,让我大开眼界。看来我们的政府给我们洗脑了”。“洗脑”这个词,西方媒体挖苦讽刺朝鲜时最常用,这位大爷突然换了主语和宾语,似乎是最强烈真挚的情感流露。

 

 

听完新华社记者讲朝鲜,美国人大呼自己被政府洗脑了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 2016-06-07 · 来源:瞭望智库   Image result for 美国东西方中心访问学者、新华社前驻平壤记者杜白羽

【摘要】我试图“解构”这个看似在现有体系中不相容的“怪胎”。“消除偏见,对与你不同的人,有一份同理心”。如果连正确认识这第一步都无法做到,就只是反复鸡同鸭讲的无效沟通。大多数纷争冲突,是在倾听前已做出价值判断。各种问题答完,特里普教授最后总结说:“你们是幸运的,全美国也没有几个人听过来自内部人士的真实经历。”

在美国智库东西方中心访学近一年来,我受邀在夏威夷大学孔子学院、美中人民友好协会、东西方中心“中国论坛”、夏威夷太平洋大学美军班等机构,做了多场关于朝鲜的主题讲座。

听说我在朝鲜工作生活过两年多,美国人的第一反应是:“What?No kidding! (什么?开玩笑吧?)”一连串疑问句紧随,“他们有饭吃吗?”“为什么这个国家还存在?”“为什么他们的民众不反抗?”每个疑问句后,都是大写的问号。

其实,此类问题,我一样被中国朋友,甚至新闻同行反反复复问过。

美国和朝鲜对彼此体制的敌对情绪,我有来自双方的深刻体会。先从2012至2014年常驻朝鲜工作,后于2015年赴美国访学交流,我尝试理解不同思维方式,打通两个话语体系,希望可以促进“敌人”间的对话和理解。

 

文︱美国东西方中心访问学者、新华社前驻平壤记者杜白羽

1美国“90后”:了解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

用英语给美国人做关于朝鲜讲座的命题前,说什么、怎么说、哪些(不)该说、分寸拿捏、度的把握,在我第一次讲课前,心中没谱。担心被问到政治类敏感话题,遭遇顽固的对抗思维,或不怀好意的挑衅刁难。幸运的是,夏威夷大学的教授特里普,给了我“彩排”讲台。

http://www.kunlunce.cn/d/file/ssjj/guojipinglun/2016-06-05/e94928474ccd013bc2b2e8e9c1706e3d.jpg

  作者给夏威夷大学的学生做讲座

杰夫·特里普教授开设“美国与世界”课程,专业领域是朝鲜半岛和东亚国际关系。他在课堂上提到自己博士期间前往朝鲜的“见闻和奇遇”。美国学生以为听错了,“什么?你说你去过朝鲜?”坐在教室后排的学生,直接喊话叫出声来。

“对,去做研究。当然,我每天一出酒店房间,门口就有陪同人员在等候了。”他耸耸肩,幽默陈述,却是客观事实。

特里普给学生们客观认识朝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朝鲜问题是冷战遗物……在我成长的70年代,人们一直担心核战争爆发。”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听完新华社记者讲朝鲜,美国人大呼自己被政府洗脑了

  2013年7月27日,金日成广场朝鲜群众庆祝“祖国解放战争”胜利(停战协定签署日)60周年。(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 摄)

是的,理解朝鲜,不能不讲冷战的大背景。朝鲜之所以被美国列为“邪恶轴心”,是有其历史原因的。

全球化浪潮席卷了几乎每个国家,国际贸易在不同程度上有益于所有参与国,于是很多人不能想象,一个始终“隔离”在全球化以外的国家,是如何存在。

课堂上,特里普说:“我只在朝鲜待了短短一周。但是,我们有一位在那生活工作了两年多的中国记者。和她相比,我的经历什么都不算!”

特里普邀请我在他的课堂上分享驻朝经历,我欣然接受,并把准备好的课件PPT提前拿给他看。我们交流了彼此在朝期间的“奇闻异事”,他对我课件的内容给予了积极评价,还鼓励我说:“你就当成今后正式讲座的彩排吧,任你随意发挥。”

走上一百多人大课堂的讲台,我以《中国记者在朝鲜,什么是真实》为演讲主题,用英语给美国的90后讲述我的驻朝故事。“想象一下,一个独立的国家,在融入全球化之前,是如何存在的?”

Image result for 平壤旱冰场上,与驻朝外国官员自拍的朝鲜青少年 (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 摄)

  平壤旱冰场上,与驻朝外国官员自拍的朝鲜青少年 (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 摄)

提出这个提问,也是我讲述朝鲜故事时,贯穿始终的逻辑。通过第一手的照片讲述朝鲜百姓生活的点滴变化:咖啡厅、牵手情侣、进口超市、“平壤CBD”的仓田街区……我的照片,都是美国人从不曾在西方媒体上看到的另一个真实。

网络手机、社会民生、记者生活、在朝朋友圈,美国学生听得认真,不时举手提问。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听完新华社记者讲朝鲜,美国人大呼自己被政府洗脑了

  海滨松林下,聚餐休息时看同游伙伴歌舞的的朝鲜游客(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摄)

“你可否自由行动?”“她们可以穿比基尼吗?”“那些沙滩谁都能去吗”看到我展示出的朝鲜东海岸元山市海滨浴场上,身着泳装的朝鲜妹子载歌载舞、小伙在沙滩喝啤酒,举手提问的美国学生亮了一片。

我坦率回答,“我和同事当时是自己开车去的,没有朝鲜人陪同,拿手机随手拍的照片。比基尼嘛,其实中国女生几年前也羞涩,不好意思穿比基尼的。在朝鲜没有规定说不能穿,只是传统的社会文化比较保守。这一点,传统的韩国文化也一样。”

  在朝鲜元山市海滨沙滩喝啤酒的朝鲜青年 (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 摄)

我的解释,得到了台下特里普教授的点头回应,他转身对学生们补充说:“注意了,都说管得多,没自由?但朝鲜人可以在沙滩上喝啤酒,咱们在夏威夷就不行吧。”(夏威夷的沙滩禁止饮酒)。有学生点头,有学生撇嘴。

特里普继续提供背景说,“我个人倒是被那张在主体思想塔前情侣亲吻的照片惊到了,那是类似于美国“华盛顿纪念碑”式的严肃政治建筑。在公众场合亲吻?即使在韩国街头也少见”。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听完新华社记者讲朝鲜,美国人大呼自己被政府洗脑了

  平壤主体思想塔下的亲吻(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摄)

特里普教授的注释提供了有说服力的论据。

我试图“解构”这个看似在现有体系中不相容的“怪胎”。“消除偏见,对与你不同的人,有一份同理心”。如果连正确认识这第一步都无法做到,就只是反复鸡同鸭讲的无效沟通。大多数纷争冲突,是在倾听前已做出价值判断。

各种问题答完,特里普教授最后总结说:“你们是幸运的,全美国也没有几个人听过来自内部人士的真实经历。”

2美国大兵:看到领袖哭得稀里哗啦?我好像可以理解

  珍珠港密苏里战舰上的美国海军(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摄)

一位八旬美国“中国通”盛情邀请我给他的学生,美国军人讲课。吉姆·柯客仁博士,白胡须大腹便便,慈祥如圣诞老人化身。和柯客仁博士在东西方中心“中国论坛”上相识,他对于中国国防白皮书的解读客观平衡,是位友华派。

我们聊得投缘。柯客仁博士1961年西点军校毕业后,参加越南战争;在夏威夷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在东德、日本、印度、越南、印尼等国生活和工作多年。现在夏威夷太平洋大学教世界历史和国际关系,学生是美国退役军人,或将毕业后加入美军。

他邀请我当客座嘉宾,为他的学生做关于中国以及我驻朝鲜记者经历的讲座。起初我是犹豫的,面对美国大兵,聊什么合适?柯客仁博士说,他的学生对中国很感兴趣;讲课内容和形式一切随我自由发挥。

“我们这是去哪个校区?”我问。

http://www.kunlunce.cn/d/file/ssjj/guojipinglun/2016-06-05/989f117bd8a6cb623acd4aebb86da444.jpg

  珍珠港的黄昏(新华社记者 杜白羽摄)

柯客仁教授平淡地说:“我们去美国太平洋空军总部。”我完全没料到……进入美军基地,小心脏砰砰跳,脑海中已开始上演激烈的美剧情节……难怪他此前让我带上有效证件,以防被盘查。

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是美国太平洋空军总部,担负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的空军职能,管辖亚太包括日本、韩国、夏威夷、阿拉斯加和关岛等约44个国家和地区。

http://www.kunlunce.cn/d/file/ssjj/guojipinglun/2016-06-05/9a06cde40153d7d3731ed0829c82d8e8.jpg

  2014年4月15日,与朝鲜青年一起过“太阳节”

我的朝鲜故事,让美国学生“大开眼界”,问题不断抛来:“普通朝鲜人月收入多少?”“他们对领袖的感情是真的吗?”没错,这些问题,现在的中国人一样好奇和常问。

“看到领袖哭得稀里哗啦,这样的感情我不曾体会,但我父母一辈却可以理解。”我说。

黑皮肤的大兵凯恩评论说,“我就可以理解,想想要是我能和迈克尔·杰克逊握手,我也绝对不舍得洗手的”,他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服过役。“一辈子不洗手吗?”我开玩笑,学生大笑。

“等下,这图是朝鲜?”我被一个个问号打断,当我展示出平壤衣食住行的照片时,美国学生说还以为那是韩国。学生开始不举手就发表评论,“真难以置信”、“你能随便想去哪就去哪吗?”

我直言不讳:“当然不是想去哪就去哪。比如我不可以随意去军事基地,这在美国和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都一样吧?但我的确可以周末和同事、朋友开车去登山、去海边,不需要向朝方报告或有陪同人员。”

http://www.kunlunce.cn/d/file/ssjj/guojipinglun/2016-06-05/cff296143b456e919dc3d6056ab51b32.jpg

  平壤郊区登山途中,朝鲜青年邀请作者一起吃烧烤

第二天,我收到柯客仁教授的电子邮件,他信里说:“我的学生们非常喜欢你,对你的教学方法和能力,以及你的记者阅历印象十分深刻。你对朝鲜的展示深化了学生们的认知和理解。我们希望和你在将来有更多互动。”

3“看来政府给我们洗脑了”

今年3月受邀在美中人民友好协会夏威夷分会的年会上,在檀香山中国城,来自夏威夷的商界、教育界、美军友好人士出席。

http://www.kunlunce.cn/d/file/ssjj/guojipinglun/2016-06-05/58b2f4730238071fd0ab18835629a97d.jpg

  讲课已轻车熟路,游刃有余,于是特意增加了调查问卷环节,以更多搜集了解美国民众的对朝认识。

50份调查问卷,多选题中A、B、C可供多选或单选,D为开放填空,可发表个人观点。问题和反馈分析如下:

一:此前对朝鲜的印象如何?A:穷;B:独裁;C:共产主义政权

问卷结果分析:单选A、B的各占一小半、而全选的占多数。开放D栏中,有人写“领导人不值得信赖”、“神秘“、“疯狂”……

二:对此次演讲印象最深刻的是?

A:朝鲜人的日常生活;B:引起了我更多好奇和问题;C :改变了我的认识;

问卷结果分析:全选,或单选A、B、C的各占三分之一。开放D栏中,有人写“朝鲜人民开始更多考虑自己的生活”,“朝鲜人生活也还算可以”

三:你认为联合国对朝鲜的新一轮制裁会有效吗?

A:可能会让朝鲜停止拥核;B:会影响普通百姓的生活,引发人道危机;C: 不会,因为制裁对朝鲜从来没用

问卷结果分析:选择A、B、C的分别占12.5%、27.5%、60%

http://www.kunlunce.cn/d/file/ssjj/guojipinglun/2016-06-05/33dd4527b40781f85309e03e592ce096.jpg

  笔者制作的调查问卷

四:你认为美国会同朝鲜达成和平协议,同与古巴、伊朗一样修复关系吗?

A:没迹象没必要如此;B:取决于谁是下届美国总统;C:需要朝鲜先改变

问卷结果分析:选择A、B、C的分别占10%、20%、36%,填写开放D栏的34%中,用人写“10年之内”,“有生之年不会”,“通过自由经济贸易”,“必须不惜代价地避免战争”……

4月受邀在东西方中心的“中国论坛”演讲。一些“大人物”诸如:美国前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詹姆斯·凯利,前五角大楼官员大卫等美国军方官员,夏威夷大学法学教授,律师,东西方中心学者等也来了。

我准备了朝鲜牡丹峰乐团的演出视频,在讲座后还回答了一系列来自专家学者们可以写篇论文的“大问题”。

http://www.kunlunce.cn/d/file/ssjj/guojipinglun/2016-06-05/a47463c267c30d7fab20ff992317586b.jpg

  印象深刻的问题有:

1:为什么朝鲜就不能公开表态加入国际社会大家庭,让朝鲜“正常”点怎么就那么难?

2:你是否单独采访过朝鲜普通民众,如果有,他们是如何真情流露的?

3:朝鲜人权状况,你是否去过他们的劳教所?

4:为什么我们在西方媒体看到的只是对朝鲜的抹黑。

http://www.kunlunce.cn/d/file/ssjj/guojipinglun/2016-06-05/93f97d7e48b45780ac398665f5d5ea5a.jpg

  朝鲜牡丹峰乐团、青峰乐团和国家功勋合唱团5月11日在平壤柳京郑周永体育馆举行联合公演,庆祝朝鲜劳动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胜利闭幕。(新华社记者 郭一娜摄)

有趣的是,在提问“西方媒体为什么只对朝鲜抹黑”时,观众的问题本身就包含了答案。

她说,“西方媒体用自己的价值观衡量他人,以西方民主、人权的道德尺度丈量,但西方媒体自身也是有选择性地报道,极尽妖魔化,你讲的展示的这些,我们从来没在西方媒体上看到过。”

我点头,认可并补充说:“朝鲜有自己的问题,但一个国家如同一个人,不会只有缺点一无是处。我提供的只是全部真实的另一部分,帮助外界客观平衡地看待这个封闭的国家。”

美国东西方中心协会(EWCA)主席、朝鲜半岛问题专家爱德华·舒尔茨教授,在听完讲座后,和我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对话。对我的两本书《朝鲜印象》和《我的平壤故事》十分感兴趣,表示希望可以在美国翻译出版,让更多的美国民众从另一个视角了解朝鲜。

http://www.kunlunce.cn/d/file/ssjj/guojipinglun/2016-06-05/a0d0409df0f890743430d1c57fa473bd.jpg

  与美国东西方中心校友会主席、朝鲜半岛问题专家爱德华·舒尔茨,座谈合影

一位头发花白的美国大爷在讲座后向我走来,握着我的手说:“你的演讲,让我大开眼界。看来我们的政府给我们洗脑了”。

“洗脑”这个词,西方媒体挖苦讽刺朝鲜时最常用,这位大爷突然换了主语和宾语,似乎是最强烈真挚的情感流露。

美国大爷一把年纪了,还能在接触到不同观点时灵活变通,代表了多数美国人的思想开放(open-minded),不固执己见善于反思。

4全景中的另一部分真实

那双晶莹的慈眉善目,完全不像近八旬的精神矍铄,帕文夫人一下子就将我的背景资料从脑海中搜索出来,“大家快来认识下,这位是新华社派驻朝鲜的记者”。

这位芬兰裔的美国老人,就是中美帕文新闻奖学金的赞助方,她同帕文先生一同创立帕文基金会,赞助了多国的文化教育交流项目。

http://www.kunlunce.cn/d/file/ssjj/guojipinglun/2016-06-05/5e027b1c9231a0ecc66a8736b29effb2.jpg

  中国记者与帕文夫人(左四)合影

在1994年帕文先生去世后,帕文夫人依然坚持资助中国记者赴美国交流学习。三十五年来,已有270多名中国记者成为“帕文学者”,其中很多已成为知名学者和媒体人。

在洛杉矶比弗利山庄家里,帕文夫人为我们第三十五届帕文记者设晚宴,庆祝访学顺利。她说每年这时候,最高兴听到每位记者的感言。

帕文夫人满意地笑着说,最乐于看到你们为中国带来的变化,以及从你们身上看到中国发生的变化,你们的成长和成就,是我坚信和坚持的动力。

她回忆说,1984年,她和帕文先生第一次访问中国,去了北京、上海、西安和桂林,“那个年代,每个人都穿毛式服装,没听说过可口可乐。但这些年,中国的变化,超出所有人想象”。

“至于朝鲜,我希望也相信,在不远的未来,会发生积极的变化”,太多隔阂、互相猜疑和误读,在朝美间积压。

“我带给大家的,是全景中被刻意不提的另一部分真实”——这,是我每次讲座的结语。

Thursday the 2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