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大国工匠》

打印
分类:转载

他们精益求精,有的人靠手触摸能将安装缝隙控制在一根头发的1/50; 他们挑战极限,有的人仅靠一只手也能成为顶尖焊工,焊接坦克车体;  他们大勇不惧,有的人常年徒手雕琢磕碰即爆高能炸药块体;  他们,是大国工匠。

 

央视纪录片《大国工匠》第四季开播 致敬大国勇士

  林西

风流倜傥白老师。

发表时间:2016-10-02 

他们精益求精,有的人靠手触摸能将安装缝隙控制在一根头发的1/50;

他们挑战极限,有的人仅靠一只手也能成为顶尖焊工,焊接坦克车体;

他们大勇不惧,有的人常年徒手雕琢磕碰即爆高能炸药块体;

他们,是大国工匠。

10月1日起,8集新闻专题片《大国工匠》在央视新闻频道首播,这是央视推出的第四批“大国工匠”。

在播出的第一集《大勇不惧》中,三位普通工人,无惧面临的各种危险,用自己的双手改变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最平凡的岗位与死亡打交道,值得我们每一个敬佩和感恩。

无惧冒水塌方,软若豆腐般岩层间精准爆破

川藏铁路,是世界上铺设难度最高,也是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铁路,总长1800多公里的路基,累计爬坡高度超过了14000米,台阶式八起八伏,被外媒称为巨大的过山车。

川藏铁路的地质基础是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的碰撞缝合带,属于地震多发区,在这样的地质构造上挖隧道,几乎就等于在掏潘多拉的盒子。

面对如此复杂的地质结构,隧道爆破高级技师彭祥华和工友们责任重大,不畏挑战。

其中东嘎山隧道的山体属于炭质千枚岩和石英粉砂岩构造,这两种岩体遇水就会膨胀软化,在这样的山体里实施爆破,特别需要深入缜密的超前地质预报。

依据这些“B超”资料,彭祥华就可以指定精准的爆破方案。

决定精准爆破效果的关键因素之一是装药量,为此,彭祥华一直都是自己分装炸药,凭借多年分装炸药的经验,彭祥华能够把装填药量的误差控制得远远小于规定的最小误差。

然而,彭祥华和同事们可以保证自己不出现误差,但却控制不了大自然。

青藏高原山体蓄水在爆破之后大量涌流,这是隧道爆破最怕遇到的情况,一旦水势过大泡软岩体,很可能会出现塌方。

面对可能走不出隧道的危险,彭祥华选择独自承担,再进行一次爆破。爆破后,最危险的是走入爆破现场检查效果和排除可能存在的哑炮。

彭祥华阻止其他工友近前,独自一人走进隧道,“我们不冲就没人去冲,他们也怕,不敢冲到前面去看,只有我们爆破工才能冲到前面”“爆破工的工作就是排除危险,冲在最前面,开路先锋中的先锋。”

磕碰即爆,徒手雕琢高能炸药块体

彭祥华使用炸药是在重量上锱铢必较,而另一位工匠徐立平使用炸药,却是在形状上精雕细刻。

国家一些战略战术导弹和宇航发射用火箭发动机都是出自徐立平所在的工厂。

徐立平的工作是给火箭的固体燃料形面施行微整形雕刻,这是固体发动机制造过程中,最危险的工作之一。

固体火药极其敏感,燃面的精度要求非常高,雕刻整形的过程如果摩擦过力,产生静电,就会引起燃烧甚至爆炸,这种火药的微整形处理无法用机器操作,只能通过人手的轻柔细致雕刻来完成。

这种火药有很强的韧性,再加上里面含有粗糙的颗粒,手工雕刻的行刀轨迹不容易把握,这个雕刻过程又绝不允许反复打磨刮削,一刀下去切成什么样就只能是什么样了。

不可逆的操作,全靠技师手上的经验感觉。

0.5毫米,是这种固体火药表面精度所允许的最大误差,徐立平仅凭手上触摸一次,就能够准确地测度出需要切削部分的尺寸,精度误差不超过0.2毫米。

为3米直径的大型火箭发动机所用的高能火药整形,只是徐立平迎接的挑战之一,还有更大的挑战在等待着他。

目前所能接触的最危险的产品,是现在的宇航型号神舟十一逃逸塔的生产。

神舟系列载人飞船都有逃逸塔,是为发生意外时候航天员逃生准备的特别装置,这种逃逸塔虽然没有火箭3米大发动机的装药量大,但是燃烧速度惊人,一旦达到燃点,接近两吨的火药燃烧过程不到0.6秒。

作为逃逸装备的推进火药,反应越快越好,但是对于雕刻火药的徐立平和助手来说,这种火药的敏感度,要远超以前的工作对象,一旦有事发生,这样的燃爆速度,在场的人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徐立平助手

一个人偶然间能够镇定地面临一次致命的危险也许并不难,但深知雕刻火药危险的徐立平从青春岁月干到了年近半百,一干就是29年。29年里天天面对致命的危险而能够守恒如常,实在是太难了。

“对待这种危险动作,我永远会把它当成第一次去干,第一次操作的那种心态去干,这样的话你才能保证它不出问题,千万不要超过自己的安全底线。”

百米高空,只身检修百万伏特高压带电线路

对徐立平而言,安全线是不可触碰的高压线,而对于山东电力集团带电作业组组长王进来说,安全就在高压线上。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至山东的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在2016年的竣工、验收和运行,表明中国拥有了目前世界上覆盖面积最广电压最高的在用特高压电网工程。

王进是山东电力集团带电作业组组长,也是特高压输电线路山东段验收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从地面到塔顶,接近60层楼的高度,王进要借助886根攀爬脚钉徒手攀爬上去。

虽然已经爬过2000多个高压铁塔了,但是面对1000千伏特高压线路,还是让他悚然心惊。

铁塔之间的导线验收,是整个工作的重中之重,这条线路若在正常通电过程中发生断路,整个山东会瞬间失去四分之一的用电,由此造成的大量事故和巨量损失难以想象。

王进在空中的高难度动作少有人比,晃动的导线上,通常的作业工要坐在导线上,一只手抓住导线,另一只手工作,而王进却能双手脱离导线工作,实属顶尖高手。

王进的绝活还不止于此,线路带电运行中,导线会发出电晕的声音,王进仅仅凭耳朵听,通过声音大小就能判断出不超过两毫米的微小铝线哪里有损伤,以及损伤的程度。这个绝活,在整个国家电网系统中也没有几个人能有。

此时,他身上全部装备是一根保险索加上极限化的胆量、意志、体能、耐性、责任心和本行业的技术操作本领。

这不是达瓦孜类的走秀,王进是在干活,这只是被叫做一份工作,一份工匠的工作。

在验收的同时,王进还有一件大事要兼顾,制定安全进入特高压电场进行带电作业的预案。

1000千伏特高压放电实验正在进行,两个特斯拉电圈在感应测试,数据表明,几米之外的人会在瞬间被特高压感应形成的电弧化为灰烬,这样的挑战非王进莫属。

艰苦的实验和训练换来的是实战的顺利过关,但是其中的危险和难度非常人能够想象。

“我不会觉得自己是英雄,我只是个工人,一个带电作业工人,就是能够保障可靠用电,让所有老百姓每时每刻都可以用到电,这就是我们最终的一个责任吧。”

这就是我们的大国工匠,他们工作貌似平常无奇,但是这些工作中,都积淀着经年累月淬炼而成的珍重技艺,承担这身家性命和社会民生的重大责任,饱含着常人不易承受的坚忍辛劳,甚至还时或涉及耗体殒身的危险。事实上,相当多的工匠岗位,是以一身犯险而保大业安全,以一人之力而系万民康乐。

向每一个身处平凡岗位又无所畏惧的工匠们致敬!

 

《大国工匠第一集《大勇无惧》

(观察者网 文/林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Friday the 2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