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拒狂购病疫流程的商榷

打印
分类:转载

来稿照登,作者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

     砂州狂狗症自7月1日在西连爆发至今,已一个多月了,病疫还继续在蔓延,防患区在扩大,未知何时了结,应该是时候深入探讨这场战役在策略上,人事上的功过得失,作为今后行动的指南。

 

 

狂狗病蔓延惊心动魄

     7月1日狂狗病被证实曝发于西连甘榜地区,4天後就被证实蔓延至西连市中心,12日,扩张到30公里以外的拉骚,接近新生村,19日新生村淪陷, 疫区多达18个,包括斯里阿曼省。25 日 古晋盐柴港,8港路,5哩,石隆门,西里京相继沦陷。

 

没有紧急动员全国人力和资源,在第一时间,有效防堵疫病蔓延

     病疫爆发了3星期之后,7月18日,沈桂贤地方部长才与地方议会召开讨论狂狗病症汇报.  并由助理部长,安华拉拜向民众表示,狂狗病疫情已受控制。事实却是,疫情一直在飞快地蔓延。

     地方政府, 救灾委员会,虽有专业医生,应变速度却赶不上狂狗病疫的狂奔。应变不及时紧急处理,不全面,一直在掩饰疫苗短缺,及造成短缺的原因。人民对政府抗灾的效率失信心,是构成民众恐慌的主因。

     20日沈桂贤部长向记者透露,“他已要求布城卫生部解释,为何狂狗症在西连被发现时卫生部未备有防疫针,而导致4人死亡。若不能提供令人满意的答案,将在8月15日上议院开会时提问”。沈部长这段谈话暴露出联邦及州政府,对狂狗病的灾害后知后觉,没有紧急处理。沈部长要等到8月15才向国会提出追究过錯,不嫌太迟了吗!到時狂狗病菌轻舟已过万重山。

 

政治偏见不愿聆听有效的建议

     行动党的议员们,结队巡视各疫区灾情,与前线日夜辛勤,牺牲假日,抗災的医务人员,详细交流,发觉初期只有兽医局,振救流浪猫狗协会,及防止虐待动物协会协助疫苗注射工作,政府没有全面规划,人手不够,顾此失彼,疫苗也短缺,供不应求。

     于是通过新闻发布会,建议政府,1.  立即宣布紧急状态,使政府各部门的人力和资源的调动需让路于灾情的需要。列如,灾民的验血报告,从平常3-5个星期,缩短至2-3天,以应付施救狂狗病患者的需要;2.  动用全国资源包括全国兽医局,及后勤部队,协助追捕疫区野狗防止疫病蔓延;3.  立即为医院,疹所提供足夠疫苗;  4. 严禁猫狗边境进出。

     这些建议,乃取自宾州政府,2015年成功控制狂狗病的紧急措施,让滨州没有因狂狗病患导致死亡的记录。遗憾的是,国阵政府对行动党的建议,不予理会,依然我行我素,使到整个抗灾过程一直出现疫苗缺货,求注射疫苗者被拒,野狗依然流浪疫区,疫病继续蔓延的现象,此起彼落。

 

疫苗为何会出现短缺

     7 月28日报章刊登美里一兽医嗆声,有钱买不到疫苗,累集了300多名客户订单,却不知疫苗何时到,他也质疑,为何当局给兽医很多限制?为何只有一间公司获准疫苗进口?事情果真如此,个人认为,政府应该让人民知道这间公司为何能享有进口狂狗疫苗的专利。是否有涉及朋党作业!

     笔者28日在古晋,为看门家犬到陈盧(Ting & Lu)兽医所寻求疫苗注射,也遇到同样的情形,陈医生展示一张长长的客户订单说,申请两星期了,依然无消息。直到 8月3日,陈医生才收到1部分疫苗,为家犬注射疫苗。但表示,还是无法应付实际的需求。

     29日当民众获知兽医局已备有足够疫苗,给狗只注射,大清早,各疫区注射中心,就出现人山人海,早上8 点就忙着带狗进场排队,尽管注射活动要到10点才开始。这种情形再度证明,有很多狗只还没有注射疫苗,人民还在担心,疫苗再短缺,失去注射疫苗的机会,所以尽早进场,以免重蹈覆辙。

     由此可见,疫病暴发以来,各方传来疫苗短缺的消息,是反映真实的灾情,绝非如沈桂贤部长,为掩饰政府的失策,歪曲事实真相,指说真话的人,是说话专家,所说的,是不实的消息,是在制造民众恐慌,添乱。

     7月30日砂兽医局开绿灯,允许私人兽医疹所从砂州之外购买世界动物健康组织所承认的疫苗,为猫狗注射疫苗。是否因看到29日求射疫苗的人潮,担心存货不夠应付、否则之前,为何不开绿灯,让人民为疫苗短缺,焦虑不安整个月?同时也使到数以百计的狗只,因没有疫苗的注射,为确保人类的安全,可怜枉死槍下。当局须给人民一个交侍。

 

周宛诗文告细数灾民的不幸遭遇

     7月26日,各报章大副度详细报导前州议员周宛詩被狗咬,到中央医院救打疫苗被拒的经过。  宛诗的遭遇告诉人们,砂州有许多的灾民的处境是何等的凄凉,无助,同时也反映出政府处理危机的能力有待提升。

     宛诗新闻发布会的文稿,是一片真情的告白,是真情与慌言的对决。她因为病情与染狂狗病的52岁病男类似,才到中央医院要求注射疫苗。该去世的病人是在今年5月被狗咬,直到7月11日出现身体不适,到中央医院求医,因错过治疗的有效期,挣扎数日,终告不治。

     宛诗第一次求注射疫苗,医生拒绝的理由是,没有伤痕,第2次求医,因不确定病因,医生只给她打止痛针;去私人医院求治,则被告知没有疫苗供应,所以再到中央医院求医生给注射狂狗疫苗,又再被拒,然已走头无路,只好坚持不回,据理力争,医生请示上司之后才为她注射疫苗。

     求治期间她要求验血,确定病因,被告知 “验血费用高,且需耗时3 至5星期才能得报告”因而拒绝为她验血。

     问题是, 为何要请示上司?上司指示医生什么?在此非常紧急时期,政府为何不能提高验血效率?己因狂狗病不治的4位死者,为何没有注射疫苗,白白断送宝贵的生命?中央医院还欠人民一个交代。

     在这期间宛诗接获许多人投诉要求打疫苗被拒,再加上她亲身经历求医被拒的焦虑与煎熬,决定通过新闻发布会,提醒灾难处理及拯救委员会,人民所面对的实际情况与感受,希望当局认真看待有关问题,让被狗咬过者注射疫苗。令人倍感失望的是,拯救委员会主席也是副首长, 拿督道格拉斯,不先调查真相,以安人心,不正视赈灾工作的缺陷,反而指宛诗是在 “指责他们有歧视与偏见的成分,是非常糟糕的指控,是一种政治上不正之风”。请问部长,宛诗发布的新闻那一章,指责他们有歧视与偏见?那一节,存政治歪风?有细读该篇文稿的读者,都认为,反而是部长的回应,充满缺乏理性的傲慢与偏见,草率定案,给人的感觉是,视人命如草芥。

     另一边厢,地方政府的领袖,沈桂贤部长,明知狂狗症的危急后果,看到有许多人民面对被狗咬不获注射疫苗的事件见报后,不先着手淍查,不表态,只在不同场合,告诉人民被狗咬要迅速打疫苗保命,政府会随时提供免费注射疫苗,把政府描绘得多么有效率和体贴,这与同一时间,在中央医院,许多人民被拒注射疫苗的无助与失望,是多么强烈的对比啊!沈桂贤到底知不知民间群众的疾苦?

 

部长讲话不诚实,不算数,失诚信是抗灾流程的败笔

     沈桂贤在群众聚会时,呼吁人民要,超党派,超政治,齐心协力对抗狂购病疫,实际却心口不一,针对行动党带领支'持者进行的拯灾工作,极尽所能的歪曲,误导,冷嘲和热讽,对所有在野党控制疫情的建议,充耳不闻,表示不屑一顾。行动党巡视疫区,实地与医务人员交谈,反映疫区严重缺乏疫苗的事实,沈桂贤却武断的说,是没有验证的消息,还套上玩弄政治伎俩,制造民众不必要的恐慌的罪名。

     沈部长天天声称疫苗足够应付,但疫区人民天天看到的是,注射疫苗中心,时而停顿,时而因疫苗供不应求,提早收工。政府天天告诉人民疫情已受控制,但是人民天天看到疫情继续蔓延,沦陷区越来越多,政府公佈的疫请与人民看到的实况不一样,教人如何能相信官方讲的话,因此在26日的聚会上,沈部长照常告诉与会者政府保证疫苗充足,随即有记者向沈部长求证,西马中国报曾报导,沈部长曾提到砂拉越疫苗不足,是否真有此事,沈氏立即否认有提过疫区疫苗不足的问题。換句话说,是记者错误的报导。读此遍新闻,使笔者笔者蓦然记起似曾读过疫苗不足的报导,为求疫情真相,便去翻阅旧报纸,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找到一份22日的星洲日报03面 报导:“那督沈桂贤表示,狂狗病疫苗有限,无法为古晋全部狗只注射,因此将优先给有需要的,及首要关注的狗只。”希望沈部长,腾请是否曾发布这样的新闻?如果不是记者又做出错误的报道?那么,当时许多狗和被狗咬的人,包括前洲议员宛诗,未能获得注射疫苗,该是因疫苗短缺吧!

 

动议国会辩论,寻求解决疫苗短缺之道被拒

     为了迅速解决灾区严重缺乏疫苗的困境,行动党国会议员张健仁于24日在国会呈紧急动议,要求政府和卫生部长解释狂狗病疫苗供应问题,相信国会的辩论,将发掘抗灾过程的失误,及时获得纠正,政府也会因行政透明,赢回人民对政府的信心。难得砂州有人在国会争取催促联邦政府的援助,凡我砂民应感欣慰。令人费解的是,沈部长竟然指行动党是想要得到廉价宣传。

     其实沈部长利用公职,使用纳税人的钱,在所有拯灾的聚会上,要听众相信,行动党发布的新闻是不经验证的消息,是在玩弄政治枝俩,制造不必要的恐慌,博廉价宣传,添乱。这才是在做不必花钱的廉价宣传。在此非常时期,朝野全民,急需同心协力抗灾的时刻,讲这些话显示沈部长,心胸的狭隘,对民主体制和在野党的功能的认识,很肤浅无知,同时也是低估了今时今日人民的智慧,下架自己的品德。

 

联帮政府迟来的支援还需全民的配合

     26日卫生部长说,“指因疫苗短缺拒绝受害人注射是不对的,有人被狗咬疫区内的医生将会为她注射”。既然卫生部长有这样的承诺,个人认为所有被狗咬的人士,被拒绝注射疫苗的人士,应立即到疫区的医院,或中央医院注射疫苗, 以免后患,或因过时承诺无效。错失良机。

     7月31日,联邦农业及农机工业部长,拿督阿末沙比里说,应对砂州狂狗病的动物疫苗绝对充足。假如疫情需要,联邦政府会定购更多疫苗,委派更多人手协助控制疫情。感谢联邦政府迟来的支援和承诺,看来疫情虽有好转,还未结束。砂州地广人稀,疫病蔓延地区辽阔,要追回4出逃窜的野狗,实在需要大规模的人力支援。有鉴于此,拿督阿末沙比里还说,若有必要,他会要求救灾委员会调动武装部队,警方,民防队的支援。如果疫病爆发之时,有如此全面的部署,就能及时防堵疫情扩散,蔓延到今天难以收拾的地步。

     时至今日,狂狗病的防患措施已扩展到全州,砂州人民还需保持高度警惕,配合抗灾工作,带自己饲养的狗猫去注射疫苗,注意邻近的流浪狗,通知有关当局来处理;民众也可以收集狂狗病的资料,传播正确的讯息,提高对病疫的防患措施的认识。大家同心协力,让砂州早日脱离狂狗疫病的梦魇。 

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教秘书沈瑶瑟

2017.8.5

Mon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