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入口米垄断 消费者可吃便宜米

打印
分类:转载

檳州米商公会主席陈佐明指出,若农业部能决心终结国家稻米公司(Bernas)对入口白米的垄断问题,米商们可赚取更多的利润之余,消费者们肯定能吃便宜白米。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今日指农业部將草擬一份打破入口白米垄断的工作报告,列出如何打破国家稻米公司的各种方式,再向內阁提呈,以採取进一步行动。

 

终结入口米垄断 消费者可吃便宜米

(檳城7日讯)檳州米商公会主席陈佐明指出,若农业部能决心终结国家稻米公司(Bernas)对入口白米的垄断问题,米商们可赚取更多的利润之余,消费者们肯定能吃便宜白米。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今日指农业部將草擬一份打破入口白米垄断的工作报告,列出如何打破国家稻米公司的各种方式,再向內阁提呈,以採取进一步行动。

而自1996年成立以来,国家稻米公司已垄断我国稻米市场22年。

针对此,陈佐明今日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新政府有意终结国家稻米公司对入口白米的垄断,这对稻农、米商及消费者而言都是利好消息。

 

他形容,在马来西亚,目前只有国家稻米公司有权利从外国入口白米,而拥有白米销售执照的米商只能向国家稻米公司买米,包装后再推出市场售卖。

他说,因国家稻米公司垄断白米入口,因此国家稻米公司的盈利非常丰厚,反观稻农、米商及米较厂等的盈利非常微薄,仅赚取约1.8%至2%的盈利而已。

「最终的庞大的利益,就只落到几个掌权人的手中。」

他也说,能与国家稻米公司建立及拥有良好关係的大型米商,就可取得白米供应。反观部分未能获得白米供应的小米商,最终面临倒闭。

他希望,新政府能终结白米垄断,並让国家稻米公司在供应白米给米商的制度上更透明化,让大小米商都能以公平的价格,取得相同品质的白米货源。

「不要因为某个米商与国家稻米公司內部高层关係良好,而取得比较便宜的白米货源,而其他米商则取得较贵的货源。」

他指出,若新政府成功终结白米垄断问题,米商们可以取得更便宜的白米货源,相对稻农、米较厂及米商们可以获得更多的利润,消费者也肯定可享用更便宜的白米。

另外,他希望新政府不要委任马来西亚白米商公会主席进入国家稻米公司內担任要职,因为当米商们有问题向公会主席反映时,若因本身涉及利益关係,试问主席又如何能替会员解决及反映问题?

他补充,惟此事目前还未接获农业部正式通知邀请米商们探討,一切仍必须再耐心等待。

 

30%入口 本地稻米佔70%

不愿具名的苏姓米商高层指出,目前本地出產的稻米佔了马来西亚稻米市场约70%,但因为本地出產稻米供应不足,仍然需要从外国入口30%的稻米。

他说,本地生產的稻米属于自由市场,米商们可以在自由市场购买白米货源,反观入口白米则必须向国家稻米公司购买。

他形容,如今新政府有意终结国家稻米公司对入口白米的垄断,这对稻农、米商及消费者等整体而言,都是好事。

「若按常理,米商们的利润会增加,而消费者们可能会享用更便宜的入口白米。」

他说,惟最终还需要了解新机制的设立,才能评论是好或坏事,毕竟政府还需要保护本地农民。

他也担忧,若让米商自由入口白米,必定会损坏本地稻农的利益。

国家稻米公司新闻背景:

在70年代初,暴发全球粮食危机之前,我国白米进口曾经是以固打制的方式让多家公司经营。惟过后入口商嫌赚幅低而不愿运入白米,仅有国家稻米局(Lembaga Padi dan Beras Negara)进口。

在1996年1月1日,国家稻米局进一步私营化,变成马来西亚稻米公司(Padiberas Nasional Berhad,简称BERNAS)。该公司当初成立的目的,旨在確保食物的安全和照顾稻农权益,其所兼顾的责任包括代表政府管理及发放津贴给稻农、確保国家米粮供应及价格稳定等。

该公司在1997年8月25日掛牌上市,而2011年4月26日,该公司获得政府延长其特许经营权10年,从2011年1月11日至2021年1月10日。

据了解,被誉为「大马米粮家」的大马首富郭鹤年所持有的香港外资公司,即宏德国际投资国家稻米公司时间非常久,一直以来都没有问题。然而,有一天一名国会议员「不小心」发现宏德国际在国稻的31.5%股权,超过另一名土著大股东丹斯里赛莫达的30.8%股权。因此,该名政治人物提出国家米粮由外资控制是很危险的言论,並担忧若外资发动粮食战爭,我国粮食供应將出现问题。

较后,赛莫达通过贸易风(Tradewinds),全面献购国家稻米公司股权两天后,宏德国际宣布退出国家稻米公司大股东行列,当时有消息指郭鹤年的公司是因政治因素而被迫退出的,不过,此消息迄今仍无法获证实。根据维基百科,贸易风持有国家稻米公司72.57%的股权。

另外,有「大马糖王」之称的郭鹤年,也于2009年脱售旗下的糖厂股权给赛莫达,让赛莫达崛起为大马新一代糖王。

国稻公司获25年特许经营权引爭议

国家稻米公司当初成立的目的,旨在確保食物的安全和照顾稻农权益,但它较后却被批背道而驰,沦为仅注重公司盈利的私企。

其中,该公司较引起爭议的是,获得长达25年的特许经营权,包括进口稻米的准证,一直到2021年1月10日。

这些进口稻米包括香米、长占米、糯米等米粮。这导致该公司多年来全面垄断国內白米市场,所有米商都不能直接从外国购买各种白米,必须只能由该公司从外国进口,全国米粮批发商之后用高价跟该公司买米加工后,才能推出市场销售。

多年来一些米粮批发商不时会抗议此政策,包括指该公司用低价从泰国、柬埔寨、越南等国家,购买米粮,再以高价转手给国內米粮批发商。

这些批发商无不希望政府能放宽条例,让更多公司进口稻米。

此外,稻农也指国家稻米公司沦为私人所掌控的企业,等于要稻农把命运交托到私人公司手中,而这个私人公司是著重个人利益,而不是稻农的福利。

Satur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