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中华:联合国能否干预缅甸政变?

自从2月爆发缅甸政变以来,其局势越演越血腥。安全部队直接使用致命武器镇压抗议政变的平民,导致死亡人数突破600人。不满缅甸军权的东盟成员国人民纷纷呼吁联合国或东盟干预缅甸局势,以阻止发生更多的人命伤亡。

阅读更多……

砂沙改称“邦” 黄培根:没有实权有何意义?

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指 只有名称,没有实权,这种升格有何意义?他说,这些东西不能光靠说,却没有实际的行动和所应有的权益,单靠升格又如何呢?“是否今日砂拉越升格为邦,地位就比较高,是否我们会得到更公平的资源分配?是否我们真的有拿回医疗和教育等方面的自主权呢?”他认为大部分的砂拉越人民都知道这个是一个政治议题,无论今日谁是联邦政府,砂拉越政府明白要拿回实权是不易,只能做一些小东西,如宣布为“邦(Wilayah)”。

阅读更多……

行动党凭什么去华人化?

 Sahabat Rakyat Malaysia: 郑丁贤《星洲网》专栏评论:没有华人票就没有火箭,行动党凭什么去华人化?

行动党从无到有,今天在国会下议院有42个议席,何尝不是因为它的“华人色彩”? 从华文教育到华裔公民的政治经济社会权益,哪一项不是“华人色彩”?而这些“华人色彩”,表现的是公民的合法合理权益,并没有排斥和伤害其他种族,有什么理由要去之而后快?争取主流马来人的支持,应该是以国家利益和国民团结为基础,不应该是讨好、谄媚和默不作声(如马来人尊严大会),更不是牺牲华裔公民的权益(统考、爪夷文、拉曼大学拨款)。

阅读更多……

谢诗坚:东西马法定地位争议

谢诗坚:东西马法定地位争议| 名家| 東方網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马来西亚是个中央集权的国家,权力已写在备忘录中,恢复“邦”的地位又如何?还不是得屈就于中央威力下。因此争议“邦”和“州”是一种自我聊慰的“满足”,不具现实意义。除非改由东马人担任首相,如马哈迪提议沙菲益可以任相,但有机会吗?

阅读更多……

赖耀松:抗疫政策朝令夕改 人民无所适从

赖耀松称,掌权者制定抗疫政策朝令夕改,且“本末倒置”。他进一步解释,他之前已经多次公开说明,国盟政府要有效控制疫情,应该实施更严格行动管制措施,尽快截断病毒感染链。紧急状态已经实施超过3个月,不但没能把疫情控制好,反之可能爆发另一波的疫情。如今,政府又把抗疫焦点,转回比紧急状态较宽松的‘行动管制’措施,这不是本末倒置做法吗?”

阅读更多……

贫富鸿沟扩大的高收入国/南洋社论

贫富鸿沟扩大的高收入国/南洋社论

世行依据大马过去数十年经济发展轨迹作出预测,但大部分人民的实际生活情况却远非如此。高收入国,只是对顶端的高收入群而言,中低收入群的生活依然无显著改善,其收入增长根本追不上生活成本的增长。高收入国反映的是贫富鸿沟的不断扩大与加深,疫情下,这情况正蔓延全球,深深影响着社会财富分配。

阅读更多……

刘天球痛斥行动党领导,为了马来票而“去华化”

行动党即将在6月20日举行中委会改选,党内路线之争再次浮现。行动党中委刘天球认为,党虽可争取马来支持,但万万不能因为马来票而处处讨好或自我矮化,甚至不惜“去华化”。提到,行动党本来就是一个多元族群的政党,不需要随着敌营起舞,一被批评就急着淡化自己的“华人色彩”

阅读更多……

别人拼经济 我们拼政治/南洋社论

  巫统决定大选不合作土团党最高理事会开会讨论| 国内| 東方網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疫情之下,百业萧条。此刻,大马应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渴望拥抱外资;当一些国家的疫情开始趋向缓和,当她们的人民正想方设法拼经济之际,大马的政客却把全副心思放在政权的攻防之上,此情此景,怎不让国人感到哀伤。

阅读更多……

刘天球指无需“去华化” 言论引火箭党内反弹

行动党双溪比力州议员刘天球日前发表行动党无需为马来票而“去华化”言论,掀起党内反弹。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批评刘天球为的言论与行动党所追求的理想背道而驰。华人沙文主义者;泗严沫国会议员杨巧双无法苟同刘天球的“去华化”言论,则批评刘天球言论祸害行动党。

阅读更多……

全球最邪恶公司 孟山都 118年历史

 与拜耳“魔鬼联姻”前,孟山都公司是如何逆袭发家的? - 知乎

这家臭名昭著的企业孟山都,可谓是将赚钱和害人彻底进行到底了科学虽然是第一生产力,但有时候也是一把双刃剑,短期内可能难以看到危害,但随着时间的推长,往往难以定论,等到发现时,往往为时已晚。尤其是新技术落在了不择手段的人手中,往往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政府如果不能及时监管,最终损害的将是所有人。而一个企业,追求盈利自然无可厚非,但如果只是一枚追求利益,不管不顾,不惜侵害他人生命,毁坏人类赖以生存的大自然,那么,最终,自己恐怕也将在劫难逃

阅读更多……

朱冠华:中国制度是领先复苏原因

有一个标准,就是涉及公共事务都该以国营为主,私营辅之。中国因为公立医院为主,在抗疫上易于协调;反之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走向极端的美国是私人医院天下,根本无法统一指挥防疫。简单总结:制度的差异使得中国在举国体制上优于西方,才是其能率先走出瘟疫劫的原因。防疫如同作战,一体化的军队永远比松散的军队强。

Tok Mat是巫统勁马

 郑丁贤.Tok Mat是巫统勁马- 言路| 星期天拿铁| 星洲网Sin Chew Daily

莫哈末哈山大家口中的Tok Mat,是今年巫统大会上备受瞩目的人物。他是现任巫统署理主席,很多人期望,他会是巫统未来的主席,也是未来的首相。巫统内部,以及政治观察者都知道,Tok Mat几乎笃定会竞选下一任巫统主席,一旦他中选,即是当然的首相人选。比较起来,他的对手,“法庭感染群”的领导人官司未了,道德上被置疑;而“部长群”被认为是既得利益者,把个人利益置于巫统之上,不被基层所信赖。相形之下,Tok Mat本身没有什么污点,能力和人格受到认可,这让他成为党主席的有力角逐者。

阅读更多……

Wedn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