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强制死刑 法官决定罪犯生死

在大马法律被称为“强制死刑判决”,即是法官没有“酌处权”,例如涉及贩毒、谋杀和绑架的罪犯,如果证据确凿,唯一刑罚只能判死刑。但是,政府若废除强制死刑,法官便持有“酌处权”,法官可以胥视不同案例下判,让罪犯可免于死刑,或者法官可保留死刑判决。

阅读更多……

巫伊联姻国阵分家,刘镇东警惕或面对焦土战

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认为,巫统与伊党“结婚”,而马华与国大党在另一边厢推动成立新联盟,显示在野党兵分两路,发动“焦土作战”巫伊联盟与马华国大党的政治结盟以煽动族群情绪为目的.我们要一个多元包容、彼此关怀与全民共享的国家,拒绝宗教极端主义,推崇社会团结互助的核心价值。

阅读更多……

赖耀松:不能仅限伊教 侮辱宗教一律对付

针对日前在脸书发表侮辱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被判10年监禁及罚款5万令吉的砂拉越土著男子阿利斯特案件,已引起民众的议论和省思,当局必须清楚诠释和厘清什么是“侮辱宗教”的法律定义。拿督赖耀松律师遗憾当局似乎只对付侮辱伊斯兰教涉及者,对侮辱基督教、佛教、兴都教和民间道教信仰者,没采取进一步行动,难道这是有关当局执法的双重标准?

阅读更多……

林瑞源.孤立巫伊联盟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林瑞源

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及候任首相安华都提出应对的策略,是希盟必须回到初衷,坚持新马来西亚理念,而不是推行种族政策来回应,最重要的是搞好经济,推行惠民政策,不要让巫伊主导了舆论。在政治上,希盟可以采取孤立策略,让巫伊没有朋友,最终陷入恐慌中。

阅读更多……

社党何去何从?(谢光量)

 Image result for 社会主义党

基于509后希盟和国阵相互比烂,加上改朝换代的「大局」因素已不在,社党的盘算是期望可以吸纳到一些选票。另外,眼见希盟毫无政治意愿落实改革议程,巫伊两党炒作种族和宗教议题,52位进步人士和知识分子在士毛月补选前夕,发表力挺社党的文告,主张壮大「进步的第三势力」。当晚票箱一开,有网络和有组织的社党候选人的得票和无党籍候选人的得票几乎相近,甚至比第14届大选的得票还要更低。社党长期耕耘社区,服务草根,建立基层,按常理来说,得票不应该落得如此惨不忍睹的下场那么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是选民、制度还是策略

阅读更多……

扶弱政策应以阶级为导向

在阶级分化的时代,虽然新政府的许多经济政策开始以阶级为导向 (针对B40的政策),但是马来西亚要从种族扶弱政策(race-based affirmative action)转型至依阶级的扶弱政策(need-based affirmative action)依旧面临些困难。人民对新政府有许多期许,希望可以改善前朝政府政策不公,让各族群都受惠、公平竞争,摆脱种族政治和政策。

阅读更多……

阿兹敏指政府须落实马来和土著议程 安华:这仅是他个人言论

安华说,公正党和希盟的看法是,已在希盟宣言里列明,並强调从未忽略马来人的利益。他指出,只是希盟的做法更透明,且不会以种族议程出发,而是以人民的议程出发,尤其是贫穷和被边缘化的人民將获得帮助。惟他强调,这些人多数是马来人,而希盟的立场是不会以种族议程出发。

阅读更多……

从两线制到第三条道路:寻找民主改革新路向

国家原本应该提供给人民的服务然而却在过往数十年以各种理由被私人化。政府应该将更多汽油资源收入分配给相关州属,确保国油的生产和投资记录的透明度,并对国会和公众负责。因此,在“新政府”逐渐变成国阵2.0之际,唯有建立新联盟,即更进步、民主、关心人权的政治联盟一个基于公正与与公平理念施政的联盟,一个领导我们走向更公平与光亮未来的联盟,才是马来西亚的出路

阅读更多……

古巴的社会主义原来是这样的,看后真的吃惊!

西方的医疗系统过于商业,导致社会负担过重,浪费惊人,连头号资本主义强国也叫苦不迭,并无良好办法让每一个公民平等享受医疗;可古巴做到了,这让古巴跻身世界长寿国之列,人均寿命高于美国。古巴全民免费医疗,全民免费教育,古巴政府预算的50%以上都实打实的用在了教育和医疗上……

阅读更多……

从两线制到第三条路:寻找民主改革新路向

 

这些国家原本应该提供给人民的服务,在过往数十年以各种理由被私人化。政府应该将更多汽油资源收入分配给相关州属,确保国油的生产和投资记录的透明度,并对国会和公众负责。

因此,“新政府”逐渐变成国阵2.0之际,唯有建立新联盟,即更进步、民主、关心人权的政治联盟,一个基于公正与与公平理念施政的联盟,一个领导我们走向更公平与光亮未来的联盟,才是马来西亚的出路。

阅读更多……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马来学者给希盟政府最新的【忠告】!

我告诉他,马来中产阶级和中上阶级都打从心底接受关于伊斯兰受到威胁的叙述,以及马来人轻易相信马来人权益被行动党的华人侵蚀的叙述,这些人甚至包括公立大学里的教授。但是国会议员拒绝相信。如今很明显的是,马来人根本不在乎纳吉的一马发展公司案件,因为大多数的马来人并不像非马来人一样缴纳税务。马来人不在乎伊斯兰党在大选时从巫统那里收了钱,即使保时捷和豪车课题是那么的呼之欲出。

阅读更多……

Tues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