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 : 巫统危在旦夕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巫统危在旦夕 Image result for 巫统

巫统风光了60年,目前是衰运连连。如果巫统不能承受一个接一个的打击,将一蹶不振。第一个打击是银行户头被反贪污委员会冻结巫统向来是依靠金钱运作,若户头被冻结一、两年,组织很可能瘫痪第二个打击是领导危机。阿末扎希刚中选为党主席,却因为涉嫌挪用基金逾80万令吉偿还自己和妻子的信用卡欠款,遭反贪会调查。党领导层保守,党员又缺乏改革的意愿,领导危机将逐渐浮现。第三个打击是退党潮第四个打击是信心危机分崩离析是迟早的事政治如逆水行舟,巫统危在旦夕

 

2018-07-03 13:24

林瑞源 ·巫统危在旦夕

 
广东俗语“有多久风流,有多久折堕”,是巫统现在最佳的写照。巫统风光了60年,目前是衰运连连。
 

广东俗语“有多久风流,有多久折堕”,是巫统现在最佳的写照。巫统风光了60年,目前是衰运连连。

如果巫统不能承受一个接一个的打击,将一蹶不振。

第一个打击是银行户头被反贪污委员会冻结。

巫统向来是依靠金钱运作,若户头被冻结一、两年,组织很可能瘫痪。

巫统新任主席阿末扎希已经答应每月重新拨款1万令吉给全国191个区部和三大机构,现在连每月逾100万令吉的行政费及逾300名职员的薪水都无法支付,如何资援基层?

一旦与选民的网络瓦解,巫统要东山再起,难如登天,所以冻结户头是最致命的打击。

第二个打击是领导危机。阿末扎希刚中选为党主席,却因为涉嫌挪用基金逾80万令吉偿还自己和妻子的信用卡欠款,遭反贪会调查。

如果他被控,是否会辞职或重选?还是由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担任代主席,领导巫统走出低潮。

也是前森州州务大臣的莫哈末哈山勉强能够领导一个小州,要领导整个党,格局和视野都不够。

即使阿末扎希最终被证实无罪,马哈迪和安华也深知他的弱点,因为阿末扎希曾在这两位希盟领袖的麾下服务,再加上与纳吉关系密切,日后恐怕还须频密上庭。

纳吉在党内仍有影响力,“纳吉主义”也渗入党政治价值观,将导致新领导层无法摆脱贪腐、迈开脚步。

譬如,前巫青团团长凯里宣称后悔大选前捍卫纳吉;前宣传主任安努亚慕沙揭露,他曾针对26亿令吉的课题,代表一些内阁和巫统最高理事会成员,向纳吉进言。结果两人都在竞选党主席和署理主席职落败。

根据默迪卡民调中心配合巫统党选进行的调查,只有1%的受访党员认为诚实和诚信的领导人,是成为党主席所需具备的条件。这显示纳吉提倡的“现金为王”观念已经扭曲党员的道德观,所以这次党选金钱政治阴魂不散。

党领导层保守,党员又缺乏改革的意愿,领导危机将逐渐浮现。

第三个打击是退党潮。巫统在大选赢得54个国会议席,但已有3名国会议员退党,成为独立议员,他们是峇眼色海国会议员诺阿兹米、武吉干当区国会议员赛阿布胡先及马日丹那区国会议员玛丝艾米雅蒂,后者是巫统前女青年团长,她是在党选成绩揭晓后第二天退党,她声称对依循守旧不思反省的巫统感到失望。

除了国州议员,一些元老也陆续离开巫统,包括敦达因、拉菲达、莱士雅丁、赛哈密。大选后退党人数增加,党选后相信会出现退党潮,没有人知道到底巫统的逾300万名党员还剩下多少人。

第四个打击是信心危机。尽管阿末扎希获得99个区部支持,但他只得到3万9197票或42.4%,这显示有不少党员倾向于改变,因为选举制和各种因素,让保守派继续掌控。

凯里指控,许多代表在“军阀”的指示、威胁及逼迫下投票,拉沙里则声称,有人大撒金钱买票。

因此,党选的荒谬情况,包括嘉马当选大港区部主席,将引发信心危机,甚至导致分裂。

国阵成员党对这样的巫统也不会有信心,国阵分崩离析是迟早的事。

巫统在509大选获得35至40%的马来票、伊党30至33%、希盟25至30%,但是政治是此消彼长的,没有公务员的铁票、党员流失及民间网络的瘫痪,巫统在下届大选的马来票可能低至20%,最终可能被迫依附伊党。

根据最新民调,70%马来人满意希盟新政府的表现,说明政治如逆水行舟,巫统危在旦夕。

 

Wednesday the 2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