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人指安华光环减退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2005å¹´1月讲座-page-001

蓝志锋则认为,团结党在希盟中只有13个国会议员因此马哈迪如今最关心的不止是想留下什么政治遗产,而是更关注有一天不在人世,其一手创办的团结党会往哪里去。马哈迪会在这段期间会想方设法拉拢巫统国会议员过来。10月26日沙首长双包案的下判,会影响中央及希盟内部的稳定。虽然安华是否会当上首相成为众人焦点,但蓝志锋更期待的是,能不能提早进入后马哈迪及后安华时代。后安华时代是我们把对个人政治领袖的期许放下,转而对制度的期盼。因为509 换的只是政府,整个体制和制度还是有很多缺陷必须要去修改和更正

 

时评人指安华光环减退,缺新论述勾勒未来想象

发表于 今天11:55  |  更新于 今天16:33

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欲通过波德申补选重返国会,然而近期形象却急速下滑。时评人认为,安华虽身为首相接班人却无法发展出属于自己的“安华主义”,当下应沉淀思考,提出未来改革新论述。

时评人兼大同工作室执行主任林宏祥昨晚在隆雪华堂举行的“安华的首相梦:谈我国政治走向与选举民主”讲座上表示,安华在过去拥有许多优势,得到许多群体支持和喜爱,但509大选后,安华似乎“到处得罪人”,甚至令人讨厌。

“过去我们谈安华时,我们喜欢说安华在面对保守伊斯兰群体时,他可说阿拉伯语,引经据典,背古兰经,他可和保守穆斯林对话,也可和公民社会对话,懂得民主谈多元,更和西方接轨,并可在国际平台上成为西方和伊斯兰矛盾的桥梁,这些都是安华的优势。”

“509前我们甚至认为他是最好的首相人选,他当过财政部长,得到商界接受,不太会对经济造成很大动荡,甚至得到巫统或伊党内一些人的支持。”

“但大家有没有发现509后,这些都不是安华的优势。安华在308后第一次制造的峇东埔补选,整个社会是动起来的,大家都觉得10年后要把他送进国会,大家很期待。但这一次大家相对冷淡、相对有所保留。”

林宏祥(见图)说,安华以前是面面俱圆,仿佛谁都可以讨好,如今却遭遇四面夹攻、四面楚歌,令人讨厌,而安华所要讨好的人也讨厌安华,觉得安华虚伪,不够干脆。

“今天安华好像到处得罪人,(伊党主席)哈迪也不喜欢他……宁愿支持马哈迪。今天保守伊党觉得安华太过自由主义,向LGBT(性少数)妥协,更惊人地说要修改一些条文让肛交者不受对付等,这些是保守穆斯林群体对他的观感。”

“与此同时,比较开明的一派,如公民社会也开始对安华反感,像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就骂安华不能接受同性婚姻等……"

他认为,安华过去为民主运动坐牢两次,理应是很好的筹码和资本,具有领导的正当性,但很可惜在509整个局势变了后,这些优势都没了。

这场讲座是由隆雪华青举办,约有50人出席。另两名主讲人是时评人蓝志锋和净选盟执行总监叶瑞生,主持人是李淑炜。

出狱后形象走下坡

蓝志锋则分析,经过20年的烈火莫熄运动,安华已完成任务和使命,按照一般常理改朝换代后应是享受果实,但509变天后获释,安华的形象和威望并没有上扬,反而是停滞,甚至是走下坡。

“公民社会对他的批判及民间对他的看法也开始出现改变。他应该趁着这场波德申补选来制造和凝聚他的人气,凝聚他的力量和威望。”

“但很可惜在这过程中,他面对很多的阻力,第一是外部阻力,大家对安华的形象没有真正加分,觉得他没耐心不能等、为何选波德申而非峇东埔或班登国席(制造补选)。”

“除了形象问题,他也面对竞选期间的道德争议,虽然这不是他本身的问题,是因为对手把赛夫(肛交案原告)推出来,这确实是高招,让大家对这场补选从原本大格局的未来首相,突然转移到肛交的焦点上。”

他说,由于妻女皆是国会议员,安华被视为有意建立家族王朝,这也是外部对安华的印象和批评。

团结党是潜在炸弹?

除了外部阻力,蓝志锋解释,安华也面对内部阻力,即公正党的党争,原任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和原任副主席拉菲兹的派系斗争。

“不过至少这个阶段(补选期间)双方(阿兹敏与拉菲兹)按兵不动,确保老大(安华)可以进入国会,之后才再斗争,至少还有这个共识存在,所以在这个点上没继续引爆。”

但他说,另一个潜在的炸弹是团结党。

“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在提名前两天召开记者会说,团结党接到社团注册局指森州团结党面对问题,所以需要解散整个森州团结党,什么原因?为什么在(提名)前两天解散?很大的问号。”

“可能是真的(森州团结党)内部有问题,但这个动作是很难看,第二是解散之后委任莱士雅丁负责整顿森州,这些背后肯定有很多政治计算,它带来的影响要在这几天的竞选期才能看到。”

蓝志锋认为,若团结党在补选期间没有全力帮助安华,或在助选过程有怠慢,这对安华和公正党都不是好事。

“而且在竞选期间,安华放任拉菲兹派系去攻击马哈迪,所以这些东西其实他们都放在心上,只是什么时候要搞破坏。”

“我一直觉得很可惜的是,安华没有利用这场补选来为自己造势,把自己的形象推到高点。”

权力受限患得患失

虽然安华是希盟指定的首相接班人,但林宏祥点出,安华于1998年9月2日遭时任首相马哈迪革职后,一直要到2016年9月5日才和马哈迪上演“世纪大握手”,所以安华一定会有阴影。

“现在他面对马哈迪,我们看回去98年为何他们决裂,因为他们之间充满猜忌,马哈迪担心安华上来会把他推翻下台,效仿印尼的烈火莫熄。所以今天安华面对马哈迪,当然这么近又那么远,他面对首相的位子,会有98年似成相似的感觉。”

“今天的局势,马哈迪掌权,有权委任内阁,所以他能影响公正党党内的派系,不管党选成绩如何,决定权是在马哈迪,马哈迪有权力动用手上的特权来影响(公正)党内派系的生态,所以就这点安华比较没优势。”

“而在社会接受度来看,之前在509前,安华部分支持者对马哈迪是很抗拒,但509变天后,安华支持者已慢慢可接受马哈迪,但马哈迪支持者未必可以接受安华。”

林宏祥认为,安华在心理上,无论哪个层面都处于弱势,这也是为何安华在出狱后,显得患得患失。

“马哈迪很少会主动提起安华,唯有当外媒或记者叫他谈安华,他才说,这是我的承诺,希盟的共识,并且点到为止,但你看安华演讲时会主动提马哈迪……”

“而你今天说马哈迪改变了,那如果98年发生的事重演,那你怎么办,所以安华现在有这样的窘境。”

应该沉淀思考未来

接着,林宏祥抛出“马哈迪主义”和“安华主义”的说法,认为安华无法打倒“马哈迪主义”,主要理由是安华没有“安华主义”。

“我们回到98年,马哈迪谈的是亚洲价值观,一个威权的政体,政治要稳定,某些比较强势的领导是需要的……今天他也会讲要国产车,这是马哈迪的局限。”

“他(马哈迪)有那种稳定的作用。但马哈迪对于未来的想象,他是有局限的,所以我们的未来不应该是马哈迪主义。但为何安华不能打倒马哈迪主义呢?如果现在上来,他担心冲得太前会让马哈迪觉得自己在挑战他,又是这么远那么近,但我觉得真正的理由是安华没有安华主义。”

“安华自己没有发展一套(论述),他其实过去是有,他过去当副首相时谈亚洲文艺复兴,他谈未来公民社会,社会要多元等等,但今天这些论述没有在这个时候出来,反而得罪了一大票公民社会的人,导致大家觉得安华今天的处境是不妙的。”

林宏祥建议,安华如今已是时候需要沉淀,思考未来要献议什么给人民。

“我们过去讲的未来,今天已来到眼前,安华不能继续再沿用509批评纳吉和巫统政权,你现在已经掌握政权,你要如何用这一套召唤现在社会里的学者知识分子大学生,他们以前都是安华的支持者。”

“今天你要勾勒这一群群体的想象,让大家看到把权力的棒子交到你手上,未来的马来西亚会是怎样,我觉得这个市安华可能真的需要沉淀下来好好思考,不然他会被纠缠在很多政治里,今天我要拉多少巫统的人过来等,这样变成大家对他反感的其中一个理由。”

“(安化须)好好地想,若他执政接过棒子,他到底要献议什么给马来西亚。”

体改大于个人政治

2005年1月讲座-page-001

蓝志锋 (上图)则认为,团结党在希盟中只有13个国会议员,排位第三,因此马哈迪如今最关心的不是想留下什么政治遗产,而是更关注有一天不在人世,其一手创办的团结党会往哪里去。

“所以我觉得马哈迪会在这段期间会想方设法巩固团结党在希盟的地位,最简单的方式是拉拢巫统国会议员过来,所以大家应该关注10月26日沙首长双包案的下判。”

“法官的判决不仅影响沙巴的稳定,也会影响中央及希盟内部的稳定,因为民兴党拥有8个国会议员,近期再有两名巫统国会议员退党……这些变化都会带来一些影响,安华的首相梦可能会出现更多不确定因素或更大阻力。”

虽然安华是否会当上首相成为众人焦点,但蓝志锋更期待的是,能不能提早进入后马哈迪及后安华时代。

“后安华时代是我们把对个人政治领袖的期许放下,转而对制度的期盼。因为509(大选)希盟打下的江山,其实只是(打下)巫统的江山,换的只是政府,但整个制度和体制还是面对很大的问题。”

“509(大选)把国阵拉下来后,那种快乐和兴奋不应在那个地方就停住,而是必须延续,因为接下来要改革和做的东西其实还很多。我们现在感觉上还陶醉在变天和换政府的快乐氛围中,但其实整个体制和制度还是有很多缺陷必须要去修改和更正。”

“如何维持江山,如何让打下来的变天果实能继续让下一代品尝,这才是最重要的环节。”

Satur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