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的血流进土团党(星洲)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巫统的血流进土团党

巫统的血一旦流进土团党,形如巫统的变相重生,对晚年的老马来说是抵消当年离党的遗憾,也符合他过去爱巫统的情怀。然而,这对希盟各成员党则形成威胁和猜疑,冲击未来的合作形势,这将形成落实新马来西亚全民公平政策的阻力。而行动党情何以堪,更加难于面对死忠支持者,这种种因素都可能导致希盟流失支持率巫统的血流进土团党,如果老马的巫统2.0借尸还魂,最大的被愚弄者,是509大选时投选希盟的各族选民

 

 Image result for 巫统的血流进土团党

 

 

杨微屏:巫统的血流进土团党

《星洲网》2018-10-29 10:49

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竟在此时邀请马哈迪、慕克力父子及其他离开巫统的人重返巫统,天真的想法被慕克力一语戳破,但另一边厢马哈迪却伸出有条件的橄榄枝,公然招揽对巫统不满的巫统人加入土团党。
 

坊间也存疑老马一旦成功击败前首相纳吉,在希盟掌权时顺势收服过去几十年一直唱反调的行动党,之后就会和巫统结合,让没有纳吉的巫统回归执政权。

这种说法听起来似乎是笑话,然而老马一生对巫统的情意结是爱恨交织,终于希盟执政5个多月后,马哈迪公然表示欢迎不满巫统的党员加入土团党,也不排除两党斗争理念相似下,土团党未来形同“巫统2.0”,应验了大选前似是而非的“笑话”,其实并没有这样好笑。

大选后的大马时局,马来人的政治里,没有人有心在改朝换代后当强大的反对党,都在找后门混入执政党阵容。而老马领导的土团党和巫统的恩怨情仇,在拔除纳吉和阿末扎希后,存在互相利用价值。

希盟各党尤其土团党和公正党貌合神离,源自马哈迪和安华潜在矛盾延伸到全马各地的公正党内部派系分岔,暗地里形成份化的政治势力。这股分裂的力量冲击希盟的凝聚力,潜伏的危机,老马和安华肯定都懂,但在权力较量中,两者看起来都不惜一切,争取巩固势力的资源。

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竟在此时邀请马哈迪、慕克力父子及其他离开巫统的人重返巫统,天真的想法被慕克力一语戳破,但另一边厢马哈迪却伸出有条件的橄榄枝,公然招揽对巫统不满的巫统人加入土团党。

巫统陷入几近群龙无首的乱局中,马哈迪突然开拓了巫统人挤入执政党行列的机会,以马哈迪的聪慧,必然掌握到有意靠岸者的优劣势,借此可以从中挑选属意人选纳入土团党,配合过去和他共同进退的元老级,在土团党注入巫统的血脉,重塑再生的巫统政治。

上个月退出巫统的前贸工部长慕斯达法率先加入土团党,借助其影响力相信多少能协助土团党在吉兰丹政局伸触须,土团党现有国会议席因此从13增加至14席。接下来还会有多少个巫统国会议员步其后尘退党加入土团党,壮大土团党在国会的势力,是土团党目前游走于巫统和希盟友党之间较量的数字游戏。

509大选成绩显现马来票三分天下,由伊斯兰党、巫统和希盟瓜分,而希盟所获的马来票支持率最低,因此有条件的招揽巫统人壮大希盟看似是有利大局,但更大的目的是要强化土团党在希盟的势力。

有别于公正党、行动党是旧盟友的合作关系,土团党是从对纳吉复仇而分裂出来成立的政党,在希盟中没有具备诚意的合作共同理念,更是安华和公正党取得希盟主导权的心腹大患。马哈迪采取先下手为强的攻略,趁大权在握时试图把巫统残余的兵力纳入土团党,与安华派系的公正党角力,随时会打乱希盟的长远执政计划。

如果大部份的巫统党员流进土团党崛起成为马来人政党的新势力,继续留在巫统的守候者会是谁?他们要如何改革崛起为反对党,与注入“巫统血液”的土团党分庭抗礼,是一个艰辛的挑战。

巫统的血一旦流进土团党,形如巫统的变相重生,对晚年的老马来说是抵消当年离党的遗憾,也符合他过去爱巫统的情怀。

然而,这对希盟各成员党则形成威胁和猜疑,冲击未来的合作形势,这将形成落实新马来西亚全民公平政策的阻力。而行动党情何以堪,更加难于面对死忠支持者,这种种因素都可能导致希盟流失支持率。

巫统的血流进土团党,如果老马的巫统2.0借尸还魂,最大的被愚弄者,是509大选时投选希盟的各族选民。

Satur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