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债利息支付达联邦税收15%以上 每年5 - 6000亿美元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美国国债利息支付达联邦税收15%以上   每年5 - 6000亿美元 Image result for 美国国债利息支付达联邦税收15%以上   每年5 - 6000亿美元

美国为维护其霸权,美军必须全球存在,必须保持领先全球的海陆空及太空、网军,那些都是要化钱的。 减税可能就是减收。越来越高的社保支出,尤其是奥巴马任内推出全民医保计划,的确是美国财政一个沉重负担。从人心来讲,社保只能加很难减,否则老百姓就要不干了。另外,美国国债的利息支付已达到联邦税收的15%以上,这可是每年5-6000亿美元。看来美国的日子还真不好过,其财政预算难以平衡,赤字越来越大,只能举债度日,债务危机越来越严重

 

 Image result for 美国国债利息支付达联邦税收15%以上   每年5 - 6000亿美元

Image result for 美国国债利息支付达联邦税收15%以上   每年5 - 6000亿美元

 

 

有人说在克林顿当政时期美政府还有财政盈余,而之后财政赤字加重,那么美国的债务危机根源在哪里?

 
 
 

 

美国债务危机的根源在于美国不合理的经济发展模式。

2000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导致美股大崩盘后美国经济陷入衰退,“911事件”后,美国经济衰退进一步加剧。小布什政府为了刺激经济,一方面减税和增加财政支出,将税率从克林顿时期的39.6%降低至35%,以刺激居民消费和投资。减税和财政支出增加造成财政赤字增加不得不发行国债来弥补。一方面降低利率,刺激信贷消费和投资,采用零首付按揭贷款的方式刺激房地产。居民消费过度造成储蓄率下降,国内投资与储蓄之间的缺口不得不由国外储蓄来弥补,增加了外债规模。小布什执政期间美国政府新增债务5.85亿美元。

2007年房地产泡沫破灭后,引发了金融危机,美国经济陷入大衰退。为了刺激经济,奥巴马政府延续了小布什政府的减税政策,而且还在2010年扩大了遗产税、企业和个人所得税的减税力度,不过在2012年恢复了对富人增税的政策。同时,通过资助公共项目、提高军费开支等刺激经济。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政府债务从2009年的10.6万亿左右飙升至2017年的19.9万亿左右,差不多增长了一倍。

在凯恩斯主义视角下,经济的扩张也就是总需求(消费者、企业和政府支出)的扩张。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以来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一直在不断扩大。据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所率领团队的研究,1978年-2015年,美国各收入层级中最底层50%收入年均增长率为零。社会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造成了消费需求的增长越来越困难。美国政府就不得不依靠发展和刺激信贷消费和减税增支的方式来弥补“有效需求”不足,导致政府债务规模越来越庞大。互联网泡沫和房地产泡沫的形成也是为刺激消费而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过度的信贷扩张的结果。

 

赤字的来源主要是战争和经济刺激

特朗普为什么到处退群?为什么要打贸易战?为什么要和塔利班谈判?为什么要和朝鲜谈判?其实都是为了减缓财政赤字的上升,因为其本质上是一种刺激经济方式的增长方式。

里根到克林顿,其实才是一个完整的经济刺激过程,里根降低了税收,在里根时期美国经济总量上升,失业率下降,欣欣向荣,但是赤字不断的扩大。上世纪80年代的赤字每年大约增加2000亿美元。很简单的道理,一方面要减税,另一方面要基建投资拉动经济提供就业。除了提升赤字别无他法,然而赤字增长过快会给国债发行带来无尽的压力,所以,减缓其他方面的支出,开源节流就是里根时期的主要任务。

繁荣持续到了克林顿,经济已经过热,无论是1993年左右的房地产泡沫,还是1996年起的科技泡沫,都是侧面印证了经济过热。所以克林顿加税,减少刺激自然就有了盈余。克林顿下台的时候美国反而有了5500亿美元的盈余。

接下来,就遇到了赤字三人组: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

布什为什么要增加赤字?先是科技泡沫破裂带来的萧条,后是911带来的连年征战。一面减税提振,一面花钱打仗。赤字不上那就是奇迹。

奥巴马为什么要增加赤字?2008年次贷危机,失业率上升破10%,布什的减税政策还要继续,顺带还要留个医保法案作为政治遗产。于是10.6万亿的外债上上到19.5万亿理所当然。

特朗普为什么要增加赤字?如果希拉里当选,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完整的里根——克林顿的经济循环,可美国民主选举是部连续剧,特朗普的偶像还是里根。于是减税和刺激继续实施。

不能说特朗普的政策有明显的错误,但是下一次美国遇到危机,可能会比2008年更严重。所以,耶伦前些天就说,让其安排,他就加税和加息。美国债务问题的根源在于大多数政府领导者都倾向于制造债务,因为他们的任期都是短暂的。自己头钻过去,解决债务,那是后来者的事。

我曾经非常赞赏资本主义制度,认为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搞不好经济的制度。1998年初开始关心东南亚经济危机危机时开始至2009年全球性经济危机,我观察世界和思考世界十二年,从发出疑问到开始怀疑自己的原先认识再到最后的坚定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是绝对错误的制度。

资本主义制度是,富资本家、穷国家和普通民众,的制度。资本主义国家是资本家团队的御用统治和掠夺财富的工具,总统是资本家集团的总经理。结果就是:资本主义制度历史上,绝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都是穷国、弱国、主权不完整国;只有极少数有对外扩张和经济殖民他国的治国理念的国家才是富国、强国和主权完整国家。

所以说,走资本主义道路,国家财政困难和国债增加是正常的现象。

克林顿时代美国财政盈余是特殊情况。一是,克林顿的确是少见的很有经济和政治头脑,有战略意识,善于战略决策和谋划的人。二是,对的人碰到了对的时代。他执政的时刻,正好赶上了IT业走向成熟并且开始大发展的时代。他非常及时地抓住了时机,并且正确谋划和决策了信息高速公路计划,把互联网信息产业大力促进并发展起来。这就是他执政时财政盈余的原因。他做过财政状况和国债解决方案,但这方案实际上并不能真正促进财政盈余的产生,而是正好赶上了他的信息高速公路计划时代。

克林顿时代一结束,IT业也迅速走向了崩盘,美国的财政也走向了常态化——财政亏空,第一次海湾战争大赚的钱也打了水漂了。

克林顿时代是一个特殊时代,而不是常态。

 

美国财政赤字加重、债务危机的表面上是钱不够化,化的多、挣的少,实际上其根源是美国的霸权及两党政治!军费和社保费用越来越大的支出是导火索。


美国为维护其霸权,美军必须全球存在,必须保持领先全球的海陆空及太空、网军,那些都是要化钱的。克林顿当政时期刚赶上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的迅速又蓬勃发展的好时光及里根新政的余温,又是冷战结束,军费支出反而有所缩减,因此财政税收是可以应付开支并略有盈余。之后,美国卷入的两场战争,尤其旷日以久的阿富汗战争,使数以万计的美元化为炮灰。奥巴马当选后,尽管从伊拉克逐渐脱身,但美军还是深陷阿富汗,并且为推行所谓的亚太策略,军费难以缩减。特朗普当政后,大家都清楚,美国军费是不减反增,而且增幅还不小!

美国实行两党政治,共和、民主两党轮流执政,四年一换届。每到选举季,为了当选执政,两个政党无一不用其极,讨好选民,用各自的政策“牛肉”换来选票。一般来说,共和党推崇“小政府,大市场”,那就是减税及减社保支出。减税是一把双刃剑,既能刺激私人投资及消费,又可能税收减少。减税的本意通过减税安排促进私人投资及消费,从而扩宽税基而增收,但社保的缩减又会打击消费。里根时代的减税为什么有效,因为那时全球化程度不是太高,而现在是高度全球化,已在国外的生产线是几乎不会再搬回美国的,因此税基难以推大,减税可能就是减收。民主党一般是推行大社会与高福利,就是提高社保水平。越来越高的社保支出,尤其是奥巴马任内推出全民医保计划,的确是美国财政一个沉重负担。从人心来讲,社保只能加很难减,否则老百姓就要不干了。另外,美国国债的利息支付已达到联邦税收的15%以上,这可是每年5-6000亿美元。

看来美国的日子还真不好过,其财政预算难以平衡,赤字越来越大,只能举债度日,债务危机越来越严重。

Tuesday the 2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