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马来学者给希盟政府最新的【忠告】!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我告诉他,马来中产阶级和中上阶级都打从心底接受关于伊斯兰受到威胁的叙述,以及马来人轻易相信马来人权益被行动党的华人侵蚀的叙述,这些人甚至包括公立大学里的教授。但是国会议员拒绝相信。如今很明显的是,马来人根本不在乎纳吉的一马发展公司案件,因为大多数的马来人并不像非马来人一样缴纳税务。马来人不在乎伊斯兰党在大选时从巫统那里收了钱,即使保时捷和豪车课题是那么的呼之欲出。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马来学者给希盟政府最新的【忠告】!

 
 

这可能是我在职业生涯中写过的最甜蜜的一篇文章之一。

 

 

我以前从来没有写过“我早已说过了”的文章,所以,我要试试看这种感觉!

我写过几篇文章警告关于内阁政治影响力的变化、Whatsapp讯息以及清真寺的演讲。

 

我写说伊斯兰已经成为一个主要的叙述并且需要采取严厉的措施来对付扩散的消息。

我还写道,两位希盟领袖之间的权力斗争将导致希盟下台,以及宠坏马来人将会让非马来人远离希盟。

 

当我首次向一名希盟国会议员提及我认为希盟会随着金马仑补选之后败走士毛月补选时,他并不同意我的看法并认为士毛月选民受教育程度更高且是中产阶级。

 

 

我告诉他,马来中产阶级和中上阶级都打从心底接受关于伊斯兰受到威胁的叙述,以及马来人轻易相信马来人权益被行动党的华人侵蚀的叙述,这些人甚至包括公立大学里的教授。

但是国会议员拒绝相信。如今很明显的是,马来人根本不在乎纳吉的一马发展公司案件,因为大多数的马来人并不像非马来人一样缴纳税务。

马来人不在乎伊斯兰党在大选时从巫统那里收了钱,即使保时捷和豪车课题是那么的呼之欲出。

伊党的马来人相信他们的领袖比先知穆罕默德还多。为什么?因为领袖一直告诉他们,他们是代替先知的法律和精神指南。懒惰思考的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马来人只会一股脑的全接受。

 

当我写下关于内阁权力幻觉的文章时,希盟政治人物对我的想法嗤之以鼻。

我告诉他们,没有马来人打开电视或翻开报纸,因为他们比较相信Whatsapp里的谎言和假新闻以及宗教司在清真寺里鼓舞人心的演讲和谎言。

 

希盟有接纳我的建议并下令限制宗教司,而不是放任他们利用赐福全人类(Rahmatan-lil-alamin)的想法来进行反宣传吗?没有。慕加希继续与学者进行研讨会。

这群学者是完全没用处的,因为他们没有领导清真寺或媒体。他们只是把空荡荡的研究会上发表的长篇大论写下来以讨好部长和领袖。

我告诉希盟,他们必须重启他们的选举演讲机制,并让二或三线的领袖走入民间,因为电视和论文并不能打入草根。纳吉的推特和“Malu apa Bossku”在对马来人那简单的脑袋来说是最有效的。

我告诉反对马智礼受委国际伊斯兰大学理事会主席的公民社会甚至是希盟领导层说,未来的战场将会是伊斯兰和中庸的叙述。

马智礼必须让国际伊斯兰大学的学者从课堂回到更大的社区重新教育马来人关于伊斯兰是民主和允许宗教信仰共存的。

有人在听吗?没有。行动党人一直在天真地秉持着 “没有政治干预”原则。

我不介意学生反对因为他们是没有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他们不明白战斗的策略和计划。

现在,谁将把伊斯兰的叙述传达给马来人?如今的战场上,希盟队伍就好像没有守门人和后卫,而他们的前锋还在舒适的豪车内睡觉。反对党可以闭上眼睛进球!

下一场选举将是晏斗补选。谁想下注希盟会赢?蠢人才会下注!希盟将再次败选。马来人已经因为傲慢的希盟领导层而转移目标。

华人将不再关心,因为所有希盟的承诺都一样倾向讨好马来人……这已经不再起作用了!

然后是敦马哈迪要让土团党成为新巫统的策略,这让非常多的非马来人选民感到愤怒。对于希盟来说,不仅晏斗,而是第15届大选,有3件事情必须要做。

首先,希盟必须把慕加希和马智礼属下的数千名宗教司聚集起来并限制他们进行文明的建设。

有些人必须被送往非穆斯林国家接受一年的传播或社会科学硕士课程,而有些人则必须接受我写过的特别工作坊……多达两次!

宗教司的新关键绩效指标是以赐福全人类的概念,在清真寺授课和演讲并在马来媒体发表文章。必须做到这些,否则希盟部长已经开始收拾文件和行李,因为他们在第15大选过后将不会留在内阁。

其次,希盟,必须开始重大的改革并停止宠溺马来人。这对马来人已经不起作用。希盟必须采取马哈迪的策略放弃马来人并专注在非马来人。

在经历1999年大选的惨败过后,巫统和马哈迪从安华被撤职一事得到了教训。

65%的马来人摒弃巫统。马哈迪推出的英语教数理政策让非马来人因此转而支持国阵。

很多人认为马哈迪是为了确保我们的孩子掌握英语,但实际上,我认为,他是要告诉马来人,如果你们不支持我,那我就不会再乞求你们的支持,而会把这些好处让给其他种族。

同样的,纳吉的“Apa lagi Cina Mau”(华人还要什么)也是几乎完全相同的。

在该声明中,纳吉向非马来人释放了极端主义仇恨,这在大马史上是史无前例的。

纳吉的讯息很简单,特别是针对华人。如果你们不要支持我,那么我将全力支持所有疯狂的马来人,即使他们是伊党的宗教狂热分子和大马伊斯兰发展局的宗教司。

因此,希盟必须承认统考并向研究生开放玛拉工艺大学学额,就像丹斯里阿萨德阿育所期望的。

必须想巫统和伊党的马来人发出一个讯息说,他们没有制定政策的权力。人民才有!如果希盟没有这么做,那么第14届大选的魔法将不会在来届大选凑效。

第三,希盟必须远离旧大马政治。

让新和未尝试过的政治引领我们。我们厌倦了一个又一个的内阁部长。人民从老远就知道你们要玩的游戏。

旧大马不再愚弄任何人。士毛月补选结果警告说,如果希盟继续玩弄肮脏的政治手段且无法坚持当初上任时的执政理念的话,选民将不会投选希盟。

旧大马……就让它随风而逝!让我们迎接新生活。

在许多方面,士毛月补选脱下了伪装。这显示旧大马无法在第15届大选中生存。

这也显示伊斯兰叙事,无论喜欢与否,将在接下来的三届大选中继续成为主要战场。

我们要么继续忍耐,或者落实真正改变结构的政策,以把战场缩短为两届大选。

这些都可以做到。但是……希盟的傲慢会导致大马最终走向失败吗?

 
 
Mon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