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党何去何从?(谢光量)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社会主义党

基于509后希盟和国阵相互比烂,加上改朝换代的「大局」因素已不在,社党的盘算是期望可以吸纳到一些选票。另外,眼见希盟毫无政治意愿落实改革议程,巫伊两党炒作种族和宗教议题,52位进步人士和知识分子在士毛月补选前夕,发表力挺社党的文告,主张壮大「进步的第三势力」。当晚票箱一开,有网络和有组织的社党候选人的得票和无党籍候选人的得票几乎相近,甚至比第14届大选的得票还要更低。社党长期耕耘社区,服务草根,建立基层,按常理来说,得票不应该落得如此惨不忍睹的下场那么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是选民、制度还是策略

 

 

2019年03月6日 18时45分 • 评论: 谢光量

 谢光量:社党何去何从?

 

社会主义党(简称社党)成立于1998年,比公正党早一年成立。社党成立初期不获社团註册局接纳,直到2008年才获批准。在2018年大选以前,社党都是借行动党(1999年)和公正党(2004年、2008年和2013年)的旗帜上阵。间中亦有一些议席是以社党旗帜上阵但皆败选。

社党以「原则」和服务草根见称,获得一部分进步分子的支持。据瞭解,社党其中一个原则是候选人必须在该选区耕耘至少2年方能上阵大选。如果不符合这个「原则」,社党则可借出旗帜予社运或社区领袖,例如2018年借旗给未入党的郑雨周上阵。

2008年代表社党以蓝眼旗帜上阵和丰国会议席的再也古玛医生成功扮演「屠龙手」,终结了在该区盘踞长达34年的国大党前主席三美威鲁。2013年再也古玛医生以更高的多数票和得票率蝉联该议席。

拒用他党旗帜上阵

 Image result for 社会主义党

2018年大选,希盟曾献议社党以蓝眼旗帜上阵和丰国会议席,惟社党坚持「不妥协」,拒绝以他党旗帜上阵。希盟其余三党皆「妥协」以蓝眼旗帜上阵。

社党坚持「不妥协」,要以社党的旗帜上阵,得票1505张,丧失按柜金,连唯一和丰国会议席的香火也灭了。

上星期六刚落幕的士毛月州议席补选,也是社党长期耕耘的选区。基于509后希盟和国阵相互比烂,加上改朝换代的「大局」因素已不在,社党的盘算是期望可以吸纳到一些选票,因此最乐观的情况是可以保住按柜金。

另外,眼见希盟毫无政治意愿落实改革议程,巫伊两党炒作种族和宗教议题,52位进步人士和知识分子在士毛月补选前夕,发表力挺社党的文告,主张壮大「进步的第三势力」。

当晚票箱一开,有网络和有组织的社党候选人的得票和无党籍候选人的得票几乎相近,甚至比第14届大选的得票还要更低。

未来须探寻新策略

社党长期耕耘社区,服务草根,建立基层,按常理来说,得票不应该落得如此惨不忍睹的下场。那么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是选民、制度还是策略?

在领先者当选(First-past-the-post)的选举制度下,大党未必不能被小党取代。英国自由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英国自由党是英国歷史上长期执政的政党,与保守党並列国会两大党,直到1922年自由党被工党取代。

自由党式微综合了各种內外因素,包括受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影响,流失核心支持者以及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

没有一个政党甘心屡战屡败,或永远只当在野党。社党不是宗教组织,单打独斗很难像伊党那样可以单独执政。如果社党有执政的野心,社党是否有必要寻找政治伙伴,检討策略,列下目標州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