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不是“州”,会是什么?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去州复邦”不是不再称“砂拉越州”就完事了,如果“去州”是有实际意义的“还权予砂”举措,砂拉越便将因为身份地位的不同, 而有着行政体制和权益,以及政治代表性的调整和改变。这样的调整是必须列出明细,以及时间进程表,一个个步骤逐一按时落实的。

   詹雪梅:不是“州”,会是什么?

 

 

 
砂拉越去“州”之后是什么?废话,当然是“邦”!果真如此?

砂首长阿邦佐哈里在透露一旦马来西亚修宪成功,砂拉越将去“州”复“邦”的这喜讯之余,也迫不及待地指示砂政府部门即刻“弃州”。这“迫不及待”带出了两个讯息:一、砂拉越最高领袖在给大家打强心剂──这事确确实实和联邦谈妥了,修宪复邦成功在即;或二、砂拉越最高领袖在抢先展示砂执政团队“弃州”的雄心──不管还要经过多冗长的手续,就是铁了心要复邦。

想必,应当是有了一、才敢有二。没有一的基础,冒然大张旗鼓地做起二来,风险甚高,不会百分百地给自己加分。加分,有着巩固政权的考量自不在话下。

砂拉越“去州”一事看似八九不离十了。然而还有其他细节,也需要明确、清楚地让砂人知道。好比说,其中一个不应在“弃州”的自爽情绪中被忽略的重要实现是,往后砂拉越是将单独称邦?还是必须是在具备前提条件下与沙巴携手共同称邦?爱砂之情再高涨,我们终究要记得,砂拉越在参组马来西亚时,是以“北婆罗洲”的一分子,凭“邦”的地位共组马来西亚,并非以砂拉越独立个体之名。“去州”后,砂拉越能享有独立称邦的“好康”?若是,值得全砂人们载歌载舞,大肆欢庆3天3夜!

名正则言顺,名称的改变确实是一种改变,但充其量只是标志着有望改变的开始,仅是最初步和表象的改变。有了更名的初步改变之后,作为砂拉越人,接下来我们更加需要关注的还有两件事──步骤和关系。

“去州复邦”不是不再称“砂拉越州”就完事了,如果“去州”是有实际意义的“还权予砂”举措,砂拉越便将因为身份地位的不同, 而有着行政体制和权益,以及政治代表性的调整和改变。这样的调整是必须列出明细,以及时间进程表,一个个步骤逐一按时落实的。什么时候要做什么,一目了然;在预计的时间内做了什么,做不到什么,接棒的人该加紧加强做些什么,也一目了然。去州复邦,明明白白是场拉力战,真正的战场和考验在“去州化”的过程,考的是双边的坚定、智慧、实力和耐力,砂拉越是一刻都不能放松。

关系,是指砂拉越州将以什么行政单位存在于马来西亚?这当中包括和联邦的关系,与西马各州的关系,还有和亲密邻居沙巴的关系。尤其关键的是砂在“去州化”过程中,该和联邦保持什么关系,是亦敌亦友的暧昧关系,还是一唱一和,夫唱妇随的从属关系?哪种关系更有利于“去州化”进程,我们砂拉越人就当有此共同意念,给予砂政府支持或施压。

现阶段谈“弃州”和在报章上刊登启示脱离关系无异,情感上或是认知上的“公告”是不具备法津依据的。只要未正式办理离婚手续,依然是夫妻。而夫妻间的纠葛,往往也不是一个小启示能一笔勾消的。“弃州”之后,砂拉越真能成“邦”吗?还是亦州亦邦,不州不邦?砂拉越要用尽全力做的事,还多着!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詹雪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18
Tuesday the 23r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