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 : 希盟应换人领导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林瑞源 : 希盟应换人领导 林瑞源

敦马哈迪再一次U转,敦马的说词很牵强,他指罗纳建迪跳槽是个人决定,与希盟是否违反竞选宣言无关。看来敦马并不是十分在意体制的改革,更在意能够控制公账会的运作。大选承诺都可以随意否决,这显示新政府还是奉行人治,而不是法治。 由此可见,不管是白纸黑字或口头上的承诺都没有保障。敦马三番四次的脱序言论,显示他喜欢先斩后奏,自己决定重要的事情,让生米煮成熟饭,希盟党主席理事会根本无从置喙,但最终受损的是希盟的威信。敦马承诺只担任两年首相,过后他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个诚信全无的烂摊子给希盟领袖

 

 

他上任时的改革决心也荡然无存了,比如精英顾问团及体制改革委员会提交的报告被束之高阁,后者花费2个月时间收集1000份意见书。敦马任相不到一年,毁掉了许多人的希望,如果再领导一年,恐怕会埋葬改革议程,至覆水难收的地步。现在历史会给予敦马不错的评价,但1年后就很难说了。

 

 

林瑞源:希盟应换人领导

《星洲网》2019-03-19 07:35:00

首相敦马哈迪再一次U转,这次是违反由反对党国会议员担任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的大选承诺,让跳槽至土团党的比鲁兰国会议员罗纳建迪继续出任主席。

敦马的说词很牵强,他指罗纳建迪跳槽是个人决定,与希盟是否违反竞选宣言无关,问题是竞选宣言是白纸黑字写明由反对党议员出任,主席不再是反对党议员,就应该重新委任,以符合制衡的民主原则。

看来敦马并不是十分在意体制的改革,更在意能够控制公账会的运作(罗纳建迪加入土团党,直接听取党领导的指挥),所以才随意的U转。如果希盟政府不像国阵那样的贪腐,搞出一马公司的惊天弊案,就不用害怕反对党领导公账会。

大选承诺都可以随意否决,这显示新政府还是奉行人治,而不是法治。敦马在去年上任后,曾宣布反贪污委员会、选举委员会、人权委员会及国家总稽查署将独立运作,他会不会再忘记承诺,又再U转?

由此可见,不管是白纸黑字或口头上的承诺都没有保障,必须修改宪法、法律和条例,落实制度上的改革,比如修改国会议会常规,明文规定由反对党议员领导公账会,那么任何人就没有反悔及作弊的空间。

若希盟其他成员党决心要改革,就应该召开党主席理事会会议,拟定修改宪法和相关法令的时间表,让反贪会等重要机构摆脱首相署的管控,赋予国会更大的权力,以有效制衡行政机关。

敦马三番四次的脱序言论,显示他喜欢先斩后奏,自己决定重要的事情,让生米煮成熟饭,希盟党主席理事会根本无从置喙,但最终受损的是希盟的威信。敦马承诺只担任两年首相,过后他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个诚信全无的烂摊子给希盟领袖。

敦马最近几个月的表现,显示回到他以前的执念,就是重提国产车、重新挑起与邻国的事端;而且他非常固执,能够容忍批评,却不听取建言。

他上任时的改革决心也荡然无存了,比如精英顾问团及体制改革委员会提交的报告被束之高阁,后者花费2个月时间收集1000份意见书,提呈的建议涉及8个机构,包括国会、选委会、司法机构、法律官员与服务、反贪会、警方及移民局、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以及人权机构与法律。不改革体制,专制作风很可能卷土重来。

敦马任期两年,其实他不用担心下届大选的选票问题,应该放胆改革;一再U转,显示他志不在此,非不能也。

敦马也没有加速振兴经济及解决民生问题的决心,虽然首相办公室在2月11日宣布成立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但4月4日才召开首次会议。现在传出贫困大学生没钱购买食物的事件,就不好再慢条斯理了。

敦马任相不到一年,毁掉了许多人的希望,如果再领导一年,恐怕会埋葬改革议程,至覆水难收的地步。

和敦马比较,公正党主席安华近期的表现更贴近希盟理念,例如针对宗教问题和种族关系等议题,他表示,公正是社会和谐及稳定的最重要元素,还以兴都庙地段作为例子;在晏斗补选候选人课题上,他说:“波德申补选,印裔选民给予我支持,若我不愿给予印裔机会,叫他们如何相信我?”

在巫统及伊党合作掌控马来票的巨大压力下,安华没有虚与委蛇,这说明公正党经历数届大选的考验,已确定其多元种族路线。看来土团党的表现更为投机,公正党更适合领导希盟。

在发生那么多事件后,许多人开始怀疑敦马继续领导政府的正当性,为何不提早启动接班的程序?这无关政治和夺权,而是关系到国家的未来,况且希盟也不想只做一届政府。

现在历史会给予敦马不错的评价,但1年后就很难说了。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19
Friday the 2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