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改革半天吊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2019年投资大马大会”、“亚洲之虎崛起大会”、“2019年首席执行员论坛”全部落幕了,但市场还是等不到引颈期盼的经济政策改革。没有新政策,就没有方向,也无法振兴经济.新的经济政策迟迟无法出炉,是因为希盟内部分歧太大,主导者选择了“种族固打制”,而不是“绩效制”。希盟之前有太多的U转,现在又决定撤签《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再加上改革半天吊信誉屡创新低,希盟的表现越来越像一届政府,前途堪虑。

林瑞源·改革半天吊


 

“2019年投资大马大会”、“亚洲之虎崛起大会”、“2019年首席执行员论坛”全部落幕了,但市场还是等不到引颈期盼的经济政策改革。没有新政策,就没有方向,也无法振兴经济。

新的经济政策迟迟无法出炉,是因为希盟内部分歧太大,主导者选择了“种族固打制”,而不是“绩效制”。

首相敦马哈迪感叹土著不善于理财,因而强调现有上市公司保留30%股权给土著还是有必要的。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则指出,捍卫马来人和土著权益并不是一种 “种族歧视”。

这就是土著团结党的想法,即使知道拐杖的坏处很多,还是需要拐杖来争取马来票。对于这种论述,其他希盟成员党都静静不作声,相信他们是要在等敦马一年后卸任,才来变革,但他们忽略了积重难返的道理;种族政策一旦根深蒂固,即使敦马不在了,也难以改变。

希盟成员的思维和价值观南辕北辙已经到了严重的地步,不能再扫进地毯,比如土团党最高理事莱士雅丁批评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单方面承认统考文凭可以报考法律执业证书(CLP)考试,让国家的教育体系面临风险。作为前部长,莱士不可能不知道大马法律专业资格鉴定局(LPQB)在过去20年皆承认统考,让独中生报考CLP考试,他何必跟随马来西亚前锋报的论调起舞。土团党的强大阻力,让人对新政府最终会承认统考不感乐观。

不消除内部分歧,是不可能推动改革议程,这就是为什么最近希盟的改革停滞,进一步退三步。峇东埔国会议员努鲁依莎辞去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成员职,敦马才提名巫统巴力士隆国会议员诺莱妮接替已加入土团党的罗纳建迪出任公账会主席;又比如希盟承诺的废除恶法,部长说法经常有变,一下保证废除,一下说只是修正,至今还是纸上谈兵。

针对成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的大选承诺,内政部长慕尤丁最近指出,政府必须收集各方的意见后,才能决定是否设立IPCMC。希盟已经执政接近11个月,还在研究阶段,如何取信于民?

 

谈到IPCMC,令人想起2006年至2018年发生的数百起扣留所死亡案件,至今希盟政府没有重新调查及平反任何一起案件,甚至是全国瞩目的“赵明福案”也没有了下文。

大马人权委员会将华裔牧师许景城和社运分子安里仄末失踪的原因归咎于武吉阿曼政治部,并指两人都是被“国家执法人员强迫失踪”的受害者。这项指控非常严重,希盟政府必须设立皇委会揪出黑手,找回“被失踪者”,归还社会公义。

尽管很多悬案发生在前朝,但希盟迟迟不伸张正义,就是纵容,无法提升人民及国际社会对国家的信心。

其他处理到不汤不水的事件包括莱纳斯稀土厂课题,到底稀土废料需不需要运出国,内阁没有决定,部长各说各话,行动党国会议员黄德号召民众4月10日到国会大厦外,声援能源科艺环境部长杨美盈,执政成员不能在政府内执行维护人民健康的政策,只能发动示威,岂不好笑?

此外,希盟不公布精英顾问团的百日建议报告违反了透明化的原则,希盟是不是在逃避精英顾问团提出的改革?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没有恢复砂沙的立国伙伴地位,也没有归还砂沙的权益。

希盟也应该一劳永逸解决前朝留下的争议性课题,譬如,政府必须修订婚姻及离婚法,重新纳入已被删除的第88A条文,以禁止父母单方面为孩子改教。

希盟之前有太多的U转,现在又决定撤签《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再加上改革半天吊,信誉屡创新低,希盟的表现越来越像一届政府,前途堪虑。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6
Tuesday the 23r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