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孝仪 : 东马人只在乎MA63 吗?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张孝仪:东马人只在乎MA63而已吗?

东马人认为现有的联邦宪法把沙砂两邦的地位贬降为与马来半岛11个州属地位同等,意味著沙砂失去了原先的特殊地位与权益,导致许多应得的资源收入被剥夺或减少。沙砂人民认为联邦政府不遵守当初MA63协议里的条约与精神,民间酝酿著一股逐渐强烈的不满情绪。沙砂人民强化本身地方性的身份认同,同时要求更多的自主权。近年来事情发展至出现了「沙巴和砂拉越退出马来西亚」(Sabah & SarawakKeluar Malaysia,简称SSKM),「沙巴人的沙巴」和「砂拉越人的砂拉越」自主行动运动和口號.

 

张孝仪:东马人只在乎MA63而已吗?

 
  

曾经有位刚来马不久的外籍友人问,为何大马有两个国庆的日子?笔者觉得怪有趣,就很调皮地回答:「多一天公共假期,不好吗?」东马友人还补充:「何止两天?如果你住在砂拉越,你还可享有多一天的砂拉越独立日假期」。外籍友人顿时更迷惑懵懂了,后来经我们的唇舌解释一番,才能捉摸马来西亚三邦联合组成的建国史由来。

要求更多自主权

笔者在想,外籍人士姑且不太瞭解这段歷史,我国中青一辈或许也是一知半解吧?政府中学歷史课本里充其量也只简单陈述一般人所熟悉的歷史:马来西亚是由马来亚半岛、沙巴和砂拉越组成的新国家,当时还包括后来被驱逐的新加坡。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简称MA63)展现这段联邦建国史的精神面貌和罗列当初各方所同意的条件,尤其是其协议內容给砂沙两邦的地位保障和特別权力。可惜如今两岸很多民眾不甚瞭解,故此造成了长期的误会和刻板印象,甚至是地方区域的差別待遇。

近来在国会掀起与MA63相关的修宪动议闹得热烘烘,再次把MA63放在全国的课题焦点。许多民眾尤其是半岛人不解为何东马人民那么看重这份协议?就连希盟的竞选宣言里也承诺恢復此协议里立下的沙砂平等地位与伙伴关係。对东马人而言,这些承诺真的很重要吗?

简单概括,这攸关沙砂的自主权。根据MA63协议,沙砂应享有天然资源、语言、教育、宗教、税务等方面的行政与决策自主权。但东马人认为现有的联邦宪法把沙砂两邦的地位贬降为与马来半岛11个州属地位同等,意味著沙砂失去了原先的特殊地位与权益,导致许多应得的资源收入被剥夺或减少。

沙砂人民认为联邦政府不遵守当初MA63协议里的条约与精神,民间酝酿著一股逐渐强烈的不满情绪。沙砂人民强化本身地方性的身份认同,同时要求更多的自主权。近年来事情发展至出现了「沙巴和砂拉越退出马来西亚」(Sabah & SarawakKeluar Malaysia,简称SSKM),「沙巴人的沙巴」和「砂拉越人的砂拉越」自主行动运动和口號,其实有跡可循。那么,东马人最渴望的是不是自主权?笔者认为,这样的想法在某种程度上並没错,但大家可否想过为何?

资源多收入少

首先,东西马两岸之间的基础建设与家庭收入差距大,差別待遇极为明显。即使东马拥有价值高的天然资源——石油与天然气,但东马人民还需为基本民生与地方建设落后匱乏感到懊恼。更甚,西马人对隔岸同胞的认知程度低落导致东马人会觉得自己和生长的地方被西马人歧视和被联邦政府忽略。

因此,沙砂人民渴望拥有更多的自主权和资源来发展。在东马,普遍的认知是,一旦州政府拥有了更大的財政自主权就等于掌握更多的经济来源自行拨款发展东马,比如投资在基建设备:建立更多的医院诊所及学校,確保更平稳及覆盖更完善的电力和自来水供应等。这些自主权的行使或可让沙砂的基础设施水平追赶媲美西马,同时能摆脱大家对东马穷困和乡野的刻板印象。

恢復MA63精神並给予沙砂平等伙伴地位,可说是希盟宣言里最得东马民心的一个承诺。去年12月, 希盟政府成立了內阁特別委员会检討和落实MA63协议。在4月初时, 国会下议院提呈了《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一读,修正联邦宪法第1(2)条文,以恢復沙砂两邦与西马半岛的平等伙伴地位。由于MA63牵连的不仅是东马老百姓的权益,同时也是某些政党和政治人物重要的政治筹码。所以,最后由于某些党派持有不同的考量及意见,导致该法案在国会二读时,因修宪没法得到2/3议员支持,鎩羽而归。

除了恢復东马两邦的平等地位,「沿海贸易政策」也是值得被关注。此政策规定东马和其他国內外港口之间不能直接来往,因此所有的货物入口或出口到其他港口必须先运送到巴生港口。这因此导致输运成本升高,以致一般东马物价比西马高出二至三成。

话说这政策曾获得前朝政府的关注,在2017年6月放宽了沿海贸易限制,从此东西马之间的港口能直接来往。东马工资低加上物价高,前朝政府的这举动贏得东马人的喝彩。因此,废除沿海贸易政策將符合东马人民的利益和需要。

再来,就是其他比较复杂的民生与基本权益课题如:沙巴的无国籍孩童及非法移民身份人口增加、砂拉越的原住民习俗地权利捍卫等,这些都是东马人长期面对但悬而未解的重大社会问题。

渴望更多民生政策

日益增长的人口部分源自非法移民及无国籍孩童,对沙巴人来说是颗计时炸弹,对社会和谐与稳定造成一定的衝击。即使政府已著手处理相关的问题,但目前的方案只针对那些无国籍的土著群体,解决不了非法移民带来的问题──无国籍孩童的诞生,如此標准政策恐怕最后无济于事。

此外,原住民的习俗地权利也未受到保障,导致他们常被无良发展商以低价收购其土地(有时甚至错误徵用)而被驱赶痛失家园。因此,强化东马两邦的独立法律体系以及土著习俗法庭,並系统化土著习俗地管理,如此的改革政策必需要端出。

总而言之,笔者认为东马人所期望的不仅仅是恢復MA63里所阐述的平等伙伴地位和自主权,更多的是与民生有关的政策。而这些政策倡议其实也出现在希盟竞选宣言里,可惜未被广泛报道宣传,因此MA63才成为焦点被视为东马人仅在乎的政策改变。

Sun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