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及巫伊联盟、希盟都不可信 华裔要何去何从 ?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林瑞源

华社从相信国阵与马华,到被欺骗、把希望投注在行动党身上。华社不能接受马华只能扮演“灭火员”的角色,华人权益在这过程中一点一点被削弱;但如今集中95%的力量给了行动党也还是不能换回华人政治的春天。以前马华在国阵只能以协商方式争取权益,现在行动党得到绝大多数华人票,因为不标榜为华人,不敢据理力争,然而主导的土团党却让政府继续奉行种族政策,让希盟越来越像国阵华裔要何去何从国阵及巫伊联盟、希盟都不可信因此斗争还未结束

 

Image result for 华裔要何去何从

 

2019-08-13 07:04:00   

林瑞源:华人政治看不到前路

 

行动党元老林吉祥说,若现在大选,该党将会在依斯干达公主城国席落败,并会在全国流失30%至40%的选票。行动党在打“悲情牌”,但这项策略已无法挽回民心。

行动党应对爪夷文字书法艺术课题的方式是试图缓和情绪,包括以“缺口”早在2015年打开、“三要”修改至“三不”等说法,说服民众接受既定的事实,却漠视了华社坚持撤销的意愿。

其实,在东马及印度人社会反对的情况下,行动党还有机会结合东马力量力挽狂澜,须知政治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艺术,节节败退不是办法。

林吉祥的处境是让人同情,但行动党应该探讨为何华社会陷入捍卫华小的“救亡”氛围?为什么华裔对希盟政府那么没有信心?

505及509大选,华裔是多么渴望换政府,在国外的大马人纷纷搭飞机把选票带回国,但现在很多人失望了,因为希盟并没有不一样。

在国阵执政时期,华裔憧憬通过政治,埋葬种族主义及种族政治,否决巫统的一党独大,让国家和下一代有更美好的未来。

这几十年来,华人的政治斗争是一个迂回、不断失败不断尝试,以及血泪交织的长征。

1982年大选的策略是“打进国阵,纠正国阵”。董教总在独立大学官司失败后,为了突破政治困境,提出“三结合”口号,即结合执政党(马华和民政党)、在野党(行动党),以及华团的三股力量,最终民政党获利,却达不到纠正国阵的目标。

1986年,全国华团民权委员会署理主席林晃昇提出“两线制”概念,目的是促使我国的民主制度更加健全地发展。1987年的天后宫事件,坚定了华教人士的“两线制”理念,在1990年大选前夕,以林晃昇为首的27名华团人士,集体加盟行动党。

在经历1990年大选激烈选战后,时任首相马哈迪在1991年推出“2020年宏愿”,再加上反对党阵线的分裂,许多四六精神党的支持者重投巫统怀抱,行动党在1995年初退出人民力量阵线,也使两线制受挫,因此国阵在1995年大选势如破竹。

1999年大选,“安华事件”催生了公正党,之后它与行动党、伊斯兰党及人民党组成替阵,但华裔选民因为害怕政治动乱等因素而支持国阵,错失了重挫国阵的契机。大选后,马哈迪抨击提呈《华团大选诉求》的华团大选诉求工委会犹如共产党及极端份子。

在马哈迪引退后,阿都拉掀起的新首相效应,获得华社响应,但华裔再一次面对残酷的现实,阿都拉没有办法解决国家问题。从2008年大选开始,华裔铁了心要换政府,终于在509大选实现梦想。

从相信国阵与马华,到被欺骗、把希望投注在行动党身上,华人的思维有巨大的改变,之前是渴望稳定,害怕动乱,后期是动员参与净选盟的集会及各种街头示威,走到改革前线。

华社不能接受马华只能扮演“灭火员”的角色,每次有事情发生,就只会灭火,华人权益在这过程中一点一点被削弱;华裔也意识到巫统不会改变的事实,也不希望再成为在种族政治中被利用的工具,希望能够享有公正平等的地位。

但集中95%的力量还是不能换回华人政治的春天。以前马华在国阵分享政权模式下,只能以协商方式争取权益,虽然行动党得到绝大多数华人票,因为不标榜为华人,不敢据理力争,然而主导的土团党却让政府继续奉行种族政策,让希盟越来越像国阵。

执政党的态度不够谦卑,是因为华人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另一个教训是政治人物都不可信,华裔不能再寄望“救世主”,只有健全的体制才能捍卫人民的利益。

华裔要何去何从,国阵及巫伊联盟、希盟都不可信,因此斗争还未结束。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3
Wednesday the 1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