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守住华校底线 唯独教育不能退让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骆宇欣

一直到相关教材内容曝光,华社才警觉这不是单纯的“鉴赏”爪夷文,而是一笔一划认清音标组合的拼写,相关学者揭露这是宗教艺术字体,还有人权律师呛声这是宗教化同化政策,不该在多源流学校推行这些都更激发了华社的敏感,绝非小题大做,也不是伪命题,而是箭在弦上的真情景,不是惊弓之鸟。面对着宗教强权、政治强权的双重“包容”下,中文字路牌被拆,换上爪夷文——静静,如今面对着政客们规劝着要忍让要团结看大局,华社似乎也认了,唯独教育不能退让

 

 

2019-08-13 08:00:00   

 
骆宇欣:请守住华校底线

 

也许是因为中文翻译成“爪夷文字书法艺术”显得比较中性,又是带了个“艺术”字眼的科目,至少在Seni Khat课题刚被“捅破”的初期,华社民间普遍上并无太大反应,或者说是还反应不过来。

一直到相关教材内容曝光,并在社交媒体上广传,华社才警觉这不是单纯的“鉴赏”爪夷文,而是一笔一划认清音标组合的拼写。再后来,相关学者揭露这是宗教艺术字体,还有人权律师呛声这是宗教化同化的教育政策,不该在多源流学校推行。这些资讯,更激发了华社的敏感,绝非小题大做,也不是伪命题,而是箭在弦上的真情景,不是惊弓之鸟。

面对着宗教强权、政治强权的双重“包容”下,中文字路牌被拆,换上爪夷文——静静。某些州属,比如吉打,已有大型广告牌写满爪夷字;东海岸州属路牌也并列着爪夷文,由于这些都隶属相关州的权限,于是,联邦“无权插手”,不能质疑——要静静。

从前面对着亲政党的土著权威组织和某些博取自身族群认同感的政客叫嚣着学不好国语就滚回唐山;如今面对着政客们规劝着要包容要忍让要团结看大局,华社似乎也认了,唯独教育不能退让。

华社一直都对中国崛起抱持自豪的心态,何尝不是因为在自己国家里自身族群的语言处于弱势,于是就把目光放到所谓的“娘家祖籍国”,殊不知,不干涉他国内政向来是各国邦交的默契。若是华人不敢向从政者表达诉求,不懂政治平衡的艺术,不懂得看清权力平衡的本质,随着人口比例逐渐失重,再搭上几个只求保住顶上官帽的政客,全民大融合指日可待。读着同一本书,唱着同一首歌,到时恐怕再也没有什么族群、教育课题了,只剩下经济与劳动力输出之类的课题。

经过这个触犯民族教育底线的事件,坊间曾经抱着极大希望的热诚稍微冷却。遗憾的是,当华社极力诉求当局撤销那3页“鉴赏”,资深领袖却只想着选票滑落,没正视民意,打开了华教变质的缺口,又担不起制衡强权首相的责任。

这段时间因为Khat“鉴赏”列正课课题,我们都学了不少成语。如今,不妨再学几句诸如——颠三倒四、自毁长城。

作者 : 骆宇欣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3
Wednesday the 1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