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刘镇东】走出族群圈 明日大马团结不撕裂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独家专访刘镇东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认为,大马已经来种族问题越来越尖锐,到一个时候,如果没有办法在中间路线整合,建立起公民政治,那么不仅是各个政党的撕裂,整个社会也会撕裂。“所以,今天我们必须意识到必须摒弃族群至上,认为自己高人一等的认为,关注于跨族群的共同诉求。”

【独家专访刘镇东】走出族群圈 明日大马团结不撕裂

(吉隆坡30日讯)  今年国家独立62年,历史上首次变天也进入第二年,然而,国民团结似乎仍是一大挑战,种族问题越来越尖锐,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认为,大马已经来到一个时候,如果没有办法在中间路线整合,建立起公民政治,那么不仅是各个政党的撕裂,整个社会也会撕裂。

配合国庆日到来,刘镇东接受《东方日报》专访谈及国民团结、种族问题以及大马身份认同等课题,并阐述了他对大马人和希盟政府应该如何缓解种族问题的看法。

刘镇东称,种族情绪早在2005年就开始出现苗头,并且延续了十几年到都没还没消退。近期来种族关系确实很糟糕,但不会比过去15年更为糟糕,现在的种族情绪实际上是过去15年来的延续。

 他说,1991年到2005年的族群冲突问题,相对来说不是很激烈,但从时任巫青团长希山慕丁2005年举剑开始,大马种族情绪浮现,之后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族群操作,导致种族问题十分敏感。

对于变天后的种族问题变化,刘镇东称,509后突然间民主化,但是民主的规则和规范,民主的操作还没有形成,所以今天会看到各个族群都躲在自己的圈子里,大家都没有交集,这个是突然自由的结果。

刘镇东也指出,在族群没有办法踏出各自圈子的同时,政府也还没有形成一套很清楚的中间论述,来把各个族群,甚至领袖凝聚在一起。

希盟磨合好即大和解

他举例说,敦马哈迪提出的2020宏愿在90年代形成一套说法,即马来人要强大,但不用踩著其他族群来强大,大家可以一起好,国家走向富裕,大马在那个时候,正好经济处于蓬勃发展,因此2020宏愿的论述得到认可。

“现在我们没把那套东西讲得很好,加上希盟正在磨合,磨合得好就是马来西亚历史的大和解,就可以抵消过去的冲突,磨合不好就会是一场剧烈的撕扯。”

“有时候看起来好像是行动党和土著团结党的对立,但背后很大程度代表著族群的分界,因此最后要怎样寻找同点和找中间之道。”

社会正被撕裂著

刘镇东认为,国民意识与政府政策、掌权者、领导人,整个社群的氛围都有莫大关系。

“我认为,如果希盟领袖没有办法在中间那一个块整合,各个政党也会撕裂。比如土团党里面,那些主张对行动党施压的人士,觉得行动党是希盟的问题,行动党也有人认为马哈迪是问题,如果领袖没有办法整合,这些拉扯的力量就会撕裂希盟。”

“今天希盟领袖都要看到说,如果不是在中间建立起公民政治,那么就是走向分裂。509前大家有一个共同目标,到了5月9日之后大家都忙著学习做政府,而且也好像忘记了共同目标是什么。”

“今天很多人没有去想清楚,撕裂不是政府的撕裂,而是社会的撕裂。”
 

摒弃族群至上  关注共同诉求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称,当前充斥社会的族群至上思维,导致其他族群成为了受害者。

刘镇东说,不管是在马来人,还是非马来人中,都有部分人认为,各自的族群要至上,认为自己的族群高人一等。

他称,当出现马来人至上,肯定导致华人和印度人变成受害者,而且必须承认华印族群的受害者情绪,以及遭受过的实际经验是存在的。

 “另一方面,有些华人可能没有注意到,华人至上的思维,也导致一些马来人成为受害者,为什么有些课题炒得起种族情绪,因为当中有的是族群至上主义者,有的是受害者。”

刘镇东表示,社会不能够由相信族群至上的人来带领,因为如果你崇尚马来人族群至上,很多非马来人就会成为受害人,反之亦然。

“所以,今天我们必须意识到必须摒弃族群至上,认为自己高人一等的认为,关注于跨族群的共同诉求。”

他表示,当大马越来越城市化,马来人和华人都会面临相同的公共议题,实际上两大族群都有很多不分种族的共同诉求, 如都希望交通、教育水平、治安能够提升。

Wednesday the 1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