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绝望而诞生的结盟 巫伊合作料加剧国家分裂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政治分析员透露,巫统与伊斯兰党将于明日正式结盟,这项结盟预料会加剧分化多元社会的马来西亚。族群与宗教政治将会拖垮这个国家,将国家建设、社会与体系架构重组议程偏离轨道。或许希盟也会采纳同样的策略,不过这对希盟也是一场灾难,或者更糟糕的是让这个国家更趋种族化,对大家而言是一场悲剧。”

因绝望而诞生的结盟 巫伊合作料加剧国家分裂

 


 
政治分析员透露,巫统与伊斯兰党将于明日正式结盟,这项结盟预料会加剧分化多元社会的马来西亚。

 

族群与宗教政治将会拖垮这个国家,将国家建设、社会与体系架构重组议程偏离轨道。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ISEAS)高级研究员李活安博士说,马来西亚将会陷入一个未知及潜在危险的水域中。

“在没有其他政党或组织的代表下,巫伊联盟将会继续推动马来穆斯林为核心的方向,而这正是国家需要聚焦在社会凝聚力、人文福祉、平等与公平以及经济成长的时候。”

他向《透视大马》说:“当然,希盟依然处于主导的地位,但他们必须以更清晰、勇敢及廉正的态度制定国家议程。”

马来西亚诺汀汉大学扎哈隆教授认同李活安的看法,他认为巫伊的结盟只会进一步分化马来西亚,对国家显然不利。

“这是因绝望而诞生的结盟,他们假设马来人占逾60%的人口会服从他们的策略。”

“或许希盟也会采纳同样的策略,不过这对希盟也是一场灾难,或者更糟糕的是让这个国家更趋种族化,对大家而言是一场悲剧。”

社会活跃分子及部落客阿尼尔说,一个以种族为基础的政党与一个以宗教议程的政党之间的合作,长远来看不利于国家。

他补充,巫伊合作如同磁铁,会吸引那些无法理解在多元社会生活的沙文主义或偏见者,他们无法理解应该视多元化为一种资产。

“2018年的全国大选出现了分水岭,当种族与宗教的旧政治被击败而产生的新马来西亚后,落败的势力重新结集。”

“大选后的6个月,我们感受了新马来西亚的承诺。”

“最近数月,我们看到落败的旧政治重新聚在一起合作。”

大同工作室SAUDARA执行主任林宏祥说,马来政治见证了巫伊与土团党、公正党及国家诚信党之间的冲突,现在已经掌权的后者正在努力争取马来穆斯林社会的支持与认同。

他提醒人们,巫伊在上届大选中,获得了大多数的马来穆斯林的支持。

他说:“如果任何个人或政党都怀有宗教和种族情绪是可以接受,但当宗教与种族的讨论范围缩小至讨论的范围时,这一切就毫无意义了,马来西亚不会再前进。”

国民大学马来西亚与国际研究研究员哈里斯祖安则说,巫伊联盟是意料中事,实际上,巫统及伊斯兰党的合作已经有迹可寻。

他说,明天只是将这项合作正式化。

他认为,将政治完全以种族及宗教为基础是全然不健康。

希盟如果能解决巫伊所提出的问题,即使非全部,也肯定可以重新赢取马来人的信任。(档案照:透视大马)希盟如果能解决巫伊所提出的问题,即使非全部,也肯定可以重新赢取马来人的信任。(档案照:透视大马)

“不过,若指巫伊合作会导致种族与宗教关系紧张则不当,因为身为执政党的希盟也同样在玩弄种族政治。”

“巫伊倡议的一些课题虽然合理,但执政党也应认真回应。”

“若希盟解决他们所提出的问题,即使非全部,也肯定可以重新赢取马来人的信任。”

“显而易见的是,生活费的课题是以族群的方式传达,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明确的机制来解决问题。”

林宏祥也担心希盟为了重新获得大多数马来人的支持,而陷入反对党的种族宗教叙事。

理科大学学术人员傅向红认为,国人不应在许多更迫切的课题上失焦,如外国洋垃圾、槟城填海影响人民生活、跨界烟霾、明显收入差距与贫穷率、森林砍伐摧毁原住民社区及生计的课题。

“环境课题及贫穷是涉及各族群,但反对党依然对种族政治乐此不疲,而执政联盟却突显他们对概念的贫瘠,并周旋于无止境的内斗及性爱视频。”

阿尼尔则说,尽管巫伊联盟存在一些问题,但他抱持乐观的态度看待这项结盟,因为他认为马来西亚人会看透其中,而他称这项结盟为“舒适联盟”。

“这毕竟也不是巫伊首次合作,他们实际上曾于1970年合作,后来也分开,他们用了数十年来克服彼此间的不信任,相信未来几年会重演同样的局面。”

“这是一个更开放及数字化的时代,马来西亚人已经成熟来面对种族与宗教的差异,并了解彼此的生活与工作的意义。”

“我们的希望是寄托在成熟与开明的马来西亚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及18岁以上的选民,还有东马人--他们向我们展示了新马来西亚下和谐共处的生活方式。”

发布于九月 13, 2019分类-2019-09

Wednes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