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松:行动党何以控诉星洲?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如果今天的媒体生态是多元的、读者是有不同选择的,个别媒体就是要情牵一个政党,也不会成为问题,因为其他媒体自然会形成平衡与竞争的关系,由不得你掌控提供一种“声音”。华文媒体的一报独大,“一言堂”是造成行动党“控诉”星洲的原因。

陈锦松:行动党何以控诉星洲?

《星洲日报》与行动党在509之前还是之后都有著“紧张”的关系,但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需要发一个文告来“控诉”星洲,显然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509大选前,行动党身在反对党,媒体对当时执政党的“倾斜”几乎是正常的,这是许多媒体极易犯的“毛病”。执政党掌控国家丰富的资源与执法权力,媒体拥有者(媒体老板)为了获取商业利益,一般都会权衡利害而向执政党靠拢,甚至自己就是执政党“靠山”。媒体管理者(编辑、记者)通常都要看“老板”的态度办事,其独立性经常被质疑。

希盟推翻国阵入主中央后,希盟政府的透明与公开,任何想通过执政党获得好处的“甜头”基本“不多”了。当廉洁是执政的重点时,靠“关系”获得利益者自然会失落。以前看到许多华社地方领袖,纷纷靠拢马华,无非是想求得一官半职,或在苏丹诞辰获得封赐勋衔。

对于行动党的控诉,《星洲日报》不可能对其中的指责“无动于衷”,行动党获得华裔选民的“拥护”上台,与星洲对行动党的“不友善”态度形成强烈的对比,何以如此?行动党致给星洲的投书其中最明显的指控包括:

 

读者自能评断立场

“近11年来,星洲在国阵高举1MDB舞弊大旗下,无视国家国帑挥洒于个人私己、朋党团体、媒体、黑道,反以击溃及颠覆行动党为目标。自2018年变天后,星洲加紧以激化种族情绪的方式打击行动党。星洲高层这一年来以偏概全污蔑行动党没有捍卫华社与华教,根本就是延续他们多年来承自反对党国阵的既定议程,就是打倒行动党。”事实上,媒体是否在政党之间选边站,

可以在他们的选题、编版、标题、文字叙述及评论角度来判断。行动党作为一个执政党,基本不可能会刻意与媒体过不去,但为何他们却偏要揭媒体的不是,难道行动党会不知道与媒体“称兄道弟”就可以满足彼此的“共生”关系?

星洲过去是否一直偏帮当时的执政党,特别是马华,以至于对行动党是有意无意的“围剿”,读者可以凭直觉去评断。但如果星洲日报自认是客观的,那行动党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情绪反差?

当然星洲不必对行动党言听计从,但却必须认真看待媒体是否在有意无意间,为了照顾“某方”的利益而失去媒体的独立。毕竟现在执政党的相对开放与民主,理应是媒体应珍惜的。

本来媒体就是民主国家体制中属于司法、立法、行政以外的第四权,他们的报道、采访、评论的自由不应受到任何政党,特别是执政党的“指指点点”。如此,自由的媒体才能有效制衡政府,使政府知所进退,不能滥用公权力。

垄断局面影响独立性

但这个“自由”却因为华文媒体的垄断而完全被颠覆。回顾历史,2001年5月28日,马华公会收购华文报《南洋商报》和《中国报》,引起华社极大的反弹,俗称“528报变”。2006年星洲媒体集团主席张晓卿从马华公会手中收购南洋报业集团,将《星洲日报》、《光明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等大马华文报章收归己有。当时多位学者就指此垄断局面不利媒体生态,其改变了华社公共舆论空间的版图。无疑的,媒体收购形成的一统,导致马来西亚媒体进一步集团化,此垄断性局面意味著华文报传统上的相对独立与自主的终结。当时,一群华文报评论人还发起停止供稿,以表愤怒与抗议。

星洲成为报业一统后的最大受益者,他们几乎掌控了华社的舆论。过去的媒体,内部的管理人员,包括记者或编辑,如果不满媒体拥有者的观点或立场而离职,东家不打打西家,可转换媒体机构服务。但媒体生态的改变,记者只能服务于一个媒体集团,离职后基本没有退路,除非离开这个行业。

其实,张晓卿准备收购报纸而一统天下时,就应会意料到媒体担负的重责大任,但如果他考虑到更多的是通过媒体来获取商业的利益,或用媒体包装“政治”,今天行动党的不满,就存在因果关系了。

一些站在行动党对立面的反对党包括马华及民政党,当然会急忙替星洲缓颊及撑腰,大谈行动党岂容干涉新闻自由。但他们中,却没有任何人对媒体生态改变新闻自由的必然有任何的高见,显示见树不见林。

媒体须与民同在

无疑的,媒体的客观、公正与平衡是建立媒体公信力的基础,那些充满政党意识形态的媒体,或政党控制的媒体,其生存的条件必然会与群众疏远。媒体之所以被形容为“人民喉舌”,就是其必须与民同在。

前朝政府的腐败,特别是首相纳吉及副首相阿末扎希的先后被控上法庭,许多媒体并没有善用这个“反腐”的价值,推动社会对腐败官员的憎恨与愤怒。纳吉能轻易地展开其“害羞啥?我的老板”(Malu ApaBossKu),可见媒体是失责的。没有媒体的推波助澜,替纳吉粉墨登场造势,纳吉还能如此风光吗?

 

如果今天的媒体生态是多元的、读者是有不同选择的,个别媒体就是要情牵一个政党,也不会成为问题,因为其他媒体自然会形成平衡与竞争的关系,由不得你掌控提供一种“声音”。华文媒体的一报独大,“一言堂”是造成行动党“控诉”星洲的原因。行动党对星洲的指控是空穴来风还是有理有据?张晓卿当年收购其他媒体恐怕没想过报业一统的后遗症。当然,张晓卿更不会想到国阵政府也有垮台的一天。

作为华文报业的龙头老大,星洲唯有信守与坚持其“客观、公正、公平”的媒体角色,充分理解行动党获得华裔支持上台的客观现实。媒体与政党双方的意志是“自由”的,但如果站在维护整体华人利益的角度,华文媒体准备斗倒一个改朝换代有功于国家、以华人为主的政党,这确是华社的不幸,也是媒体的不幸,更是国家的不幸。

陈锦松

前南方大学学院国际学生处总监、UCSI大学中国区总监、先后旅居中国北京、上海、广州、重庆10馀年,曾任北京英迪经贸学院常务副院长及驻中国办事处主任、中央艺术学院及韩新传播学院讲师、报社社论主笔、杂志主编,现任职于新纪元大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