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华人的困境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马来人尊严大会虽已落幕,但是这次大会严重碰触华社神经线、华社的底线。以马大为首的4所公立大学筹办此种族性大会,证明已经撕裂我们的社会,加剧种族两极化,却对提高马来人尊严一点帮助也没有。华社的困境,其实还有很多。这些年来,华社一步一脚印,完全凭理性争取权益。我们在逆境中发奋图强。我们也知道只有自强不息才有生机。我们并没有,也没有能力夺走马来人的任何特权。

郭清江·华人的困境

 

马来人尊严大会虽已落幕,但是这次大会严重碰触华社神经线、华社的底线。

以马大为首的4所公立大学筹办此种族性大会,证明已经撕裂我们的社会,加剧种族两极化,却对提高马来人尊严一点帮助也没有。

马大校长的不务正业及种族性言论,引发马大新青年前主席黄彦铬公开在毕业典礼举牌抗议及要求校长辞职。校方以报警回应这位学生的做法,跟着有学生示威。网上也有人发动签名运动,促请校方收回这位学生的大学毕业证书。

马大声称是世界公认最好的本地大学之一,但是校长介入政治,已败坏马大声誉,让马大扣分,自己则失去为人师表的分寸。

首相敦马哈迪较早为大会护航,声称他也出席世界客家大会,何错之有?敦马无视于客家大会谈的是乡情,“马来人尊严大会”则是在攻击其他种族,提出消灭华小动议。严格说大会已触犯煽动罪。

敦马哈迪初出道时,因《马来人困境》的经典之作一炮而红。第一次任相时喊了22年,马来人尊严获得大幅度提升,在许多领域表现已超越华人。第二次任相面对危机依样画葫芦,以提升马来人尊严之名,让4名大学校长说三道四,实为夺取马来社会话语权,收编四分五裂的马来势力。

从独立到现在,若说到困境,华人也不会比马来人少。

困境一:巫统为主的国阵政府,实施种族固打制,造成至少有一代华裔子弟挤不进本地大学;

事件演变:马华成立拉曼学院,以及华社争取开办更多私立学院与大学,解决许多华裔进不了本地大学的问题。

这段历史,只要是华人都不会忘记。华社在这两年,看着造就许多华裔子弟的拉曼受到打压,可说百般滋味在心头。

困境二:巫统为主的国阵政府打压华人文化,只准在农历新年初一及元宵午狮午龙。

事件演变:全国各地午狮团如雨后春荀般设立,大家勤练狮艺维护华人文化,也造就了麻坡关圣宫成为世界狮王。现在午狮午龙可随时随地进行,华人文化在苦难中获得传承。

困境三:巫统为主的国阵政府不准设立新华小。

事件演变:华社在马华、民政几代领袖的争取下,先从设立分校做起,然后成功争取增建新华小。

这些都是信手拈来的困境,其实还有很多。这些年来,华社一步一脚印,完全凭理性争取权益。我们在逆境中发奋图强。我们也知道只有自强不息才有生机。我们并没有,也没有能力夺走马来人的任何特权。

如果还有,最新或第四个困境,应该是有影响力的马来人将他们的困境,归咎于非马来人挑战土著特权、否决社会契约及宪法中的协议,然后搞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马来人尊严大会。”

困境五:马来人尊严大会通过议案促请政府修改1996年教育法令,规定马来文成为小学及中学的教学媒介语,要求实施单一源流教育。政府会否认真看待此议案,华社须严正看待,不能掉以轻心。

说白了,马来人今天的困境是自己造成的;但是,华人却受到千夫所指。

这个国家从正、副首相、三军总司令、首席大法官到所有政府机构的领导几乎都是马来穆斯林,所以马来人还要什么?除非祖先有灵,华人从来不敢奢想有那么一天,会担任这些职位。这算是华人的第六困境吗?

这些年来,政客一直将华人等非马来人当着假想敌,然后“情感勒索”马来人支持,以破坏国民团结来达到控制本身族群的邪恶目的。这是华人的第七困境。

如果还说这是“新马来西亚”,那是何等讽刺。

华人的第八个困境是,我们一直被提醒做马来西亚人(实际上我们本来就是),但是,“新马来西亚”里的马来人仍坚持“土著至上”,还要将“Bahasa Malaysia”改为“Bahasa Melayu”。现在到底是谁不要做马来西亚人,要将具有团结意义与象征的“国语”改称“马来语”。

华人的第九个困境是,在经历2018年大选后面对“身分错乱”的困扰,不晓得该认自己是“大马华人”,还是“马来西亚人”。

第十个困境是什么?我就不写了,交由读者或华社自由“接龙”,也许会有10个、15个、30个、100个。毕竟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

作者 : 郭清江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17

发布于十月 17, 2019分类-2019-10

文章导航

Wednes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