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已陷入巨大的危机,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回天乏术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希盟政府已经得罪了印度,不能再承受失去中国的市场敦马对于希盟政府已经是过大于功,他推翻纳吉政府有功,但是却摧毁了新马来西亚的理念,以及大马人对新政治的期望,今后很难再凝聚人民的力量,改革这个国家失去了不只是一个机会,还有千千万万人的梦想政治从稍有进步,再倒退回马哈迪1.0时代敦马也破坏了公正党的完整性,毁掉行动党的基本盘即使安华最终有机会担任首相他也难以收拾四处扩散的种族主义,领导的是一个弱势的政府希盟已陷入巨大的危机,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回天乏术

 

林瑞源·国家卷入权争漩涡

 

 

行动党党员感到纳闷,为何该党最近接二连三被针对,先是州议员被指支持“淡米尔之虎”恐怖组织,以及《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漫画推崇共产主义,后来是土团党领袖群起炮轰行动党中委兼双溪比力州议员刘天球。

该党党员的疑问包括一本漫画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力,需要政府如此大阵杖?刘天球确实“冒犯”敦马哈迪及土团党,但其他人的言行更严重,为何没有被追究,几时轮到土团党领袖颐指气使?

两年交棒协议只剩下6个月的期限,政坛就开始多事,例如马来人尊严大会的举行、巫统前副主席希山慕丁及他的盟友被指策划“保马行动”、伊斯兰党及6名巫统国会议员公开挺敦马任满5年。这些相信都不是巧合,难怪有人把行动党的遭遇,形容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因为行动党坚守权力移交协议。

如果这样的猜疑逐渐扩大,行动党领袖又无法压制,基层情绪的爆发,可能导致希盟支离破碎。

现在回想起来,一切像似精心谋划,从土团党占据主要内阁职位、拉拢巫统国会议员跳槽,到马来人尊严大会与反对党同台演出,看来是为任满一届铺路。但是,土团党总有一番说词来自圆其说,比如声称巫统在乡村地区仍有影响力,若土团党及希盟拒绝前巫统领袖或国会议员的加入,等同于拒绝选民的支持,跳槽者可以把一些选民带进来壮大土团党和希盟。

当土团党掌控26个国会议席,公正党及行动党就无法制衡土团,更糟糕的是,两党害怕失去政权及官位,不敢出声,以致土团党主导希盟政府走向种族路线。虽然土团党议席较少,却逐渐变成巫统2.0,类似国阵内的一党独大。

政坛人士猜测,在重用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造成公正党分成两个派系后,轮到行动党成为目标。巫统和伊党一直盯着行动党,不愁没有课题,例如前首相纳吉最先挑起《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漫画分派到学校、内容有争议。

在这个政治动荡的时刻,我们必须以史为鉴,才不会重复以往的错误。

在历史中,党派的权力斗争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例如1987年巫统党选,时任党主席马哈迪面对挑战,他仅以43票击败东姑拉沙里,党选演变成党争,最终牵扯到司法,引爆大法官被革职的司法危机,以及茅草行动的大逮捕事件。

1998年,巫统的权力斗争造成安华被革职及革除党籍,之后遭囚禁,引发烈火莫熄运动,当时国阵政府也援引《内安法令》展开逮捕行动。

现在很可能重演以前的情景,包括眼下有很多政治权谋,压迫性的法令也被采用,比如希盟承诺废除的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

32年前,权力斗争牺牲了司法的独立地位,现在也很有可能牵扯国家的外交,假如不谨慎处理查禁《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漫画的课题,将影响大马与中国的关系。希盟政府已经得罪了印度,不能再承受失去中国的市场。

总结来说,敦马对于希盟政府已经是过大于功,他推翻纳吉政府有功,但是却摧毁了新马来西亚的理念,以及大马人对新政治的期望,今后很难再凝聚人民的力量,改革这个国家。失去了不只是一个机会,还有千千万万人的梦想,政治从稍有进步,再倒退回马哈迪1.0时代。

敦马也破坏了公正党的完整性,毁掉行动党的基本盘。即使安华最终有机会担任首相,他也难以收拾四处扩散的种族主义,领导的是一个弱势的政府。

未来的政局无法预测,除非安华主动放弃,但他与希盟同僚必须弥补支持敦马回锅的过失,完成拯救希盟及国家的任务。

希盟已陷入巨大的危机,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回天乏术。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26
Wednes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