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松:还丘光耀一个公道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一本平常不过的漫画书,却有人为了政治操作,剑指丘光耀,炮打行动党,导致可以无限上纲,把丘2016年发表南海主权的争议也一并秋后算账。同时为了达到“无知”的目的,更强加个人的“想当然尔”来解读,难怪出现根本与漫画无关痛痒的“新发现”,读书能读到“无中生有”的共产党,读到“巧立名目”的共产思想,也算是读书的一大奇观。

陈锦松:还丘光耀一个公道

有超人之称的前行动党党员丘光耀最近出版的一本漫画书《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简称《互》)引起轩然大波,一带一路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倡议,“丝绸之路经济带”简称“一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简称“一路”,是中国全球的经贸发展战略,这些年确在海内外引起正反的各类争议。

这本漫画书,2个月前我早已一睹为快,读后以为全书只有两个主要思维贯穿其中:1,对一带一路做了生动的描绘,思路明晰,对掌握一带一路的历史背景及基础认识提供极大帮助。2,部分段落则对前首相纳吉的腐败有深度的刻画,提供读者了解前朝政府通过一带一路方式窃取“个人好处”的猫腻,是一个极佳的反面教材,有教育意义。由于配合漫画家张宝玲(笔名番茄)维妙维肖的漫画人物穿插其中,对评断一带一路的是非起著画龙点睛的效果。

“无中生有”的解读

 通篇内容,没有看到有刻意宣扬共产思想的蛛丝马迹,也没有读到中国是“遍地黄金”、人间天堂的过誉吹捧,只是表述了一带一路的中国战略思考与事实佐证,也肯定中国这些年蓬勃发展的经济成就与世界影响力。我们可以完全不同意作者的观点,但莫名其妙地以莫须有的罪名祭出“禁书”,如同现代文字狱没有两样。

一本平常不过的漫画书,却有人为了政治操作,剑指丘光耀,炮打行动党,导致可以无限上纲,把丘2016年发表南海主权的争议也一并秋后算账。同时为了达到“无知”的目的,更强加个人的“想当然尔”来解读,难怪出现根本与漫画无关痛痒的“新发现”,读书能读到“无中生有”的共产党,读到“巧立名目”的共产思想,也算是读书的一大奇观。

有趣的是首先对漫画发难的是竟然是前首相纳吉,一些政客闻风起舞,逮到对行动党发难的机会。纳吉10月20日质疑槟城亚洲漫画文化馆向学校派发这本《互》漫画书,含有宣传行动党与共产党的意识。对一个官司缠身政敌的“见缝插针”,本来执政党无需过于理睬,特别是其指责只有动机但却没有合情的理据。

追溯今年4月25日第2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网上流传首相马哈迪在双边会面时,将《互》漫画书赠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此事件曝光后,首相办公室立马做切割,指该本漫画非官方礼物,没有通过正确的管道和程序带入会场。

经过政治的角力与攻防后,希盟的领袖个个没有因此替《互》漫画护航,甚至个个插刀,把《互》漫画书视为洪水猛兽。

内政部长慕尤丁指内政部初步报告发现该漫画有些问题,会对出版和发行该漫画的人采取严厉行动。教育部长马智礼发出声明下令各学校不准接受这本漫画。目前教育部更表态将彻查是否有自家人允许该漫画派送至学校图书馆,并将惩处有关人士。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当然不放过骂丘为“超级笨蛋超人”。

争论的最后,直接列为禁书是最干脆利落的手段。政府援引1984年印刷及出版法令全面禁止在大马印刷、进口、生产、再版、出版、销售、推出、代理经销或拥有上述这本漫画。违者可被判监禁不超过3年,或被罚款不超过2万令吉或两者兼施。

纳吉政治影响力复辟

自巫统与伊党结盟后,509大选仅获得约30%马来选票的希盟政府近来对执政地位从信心满满到诚惶诚恐。马来人尊严大会的举行,显然是在回应巫伊的结盟。

四所国立大学——马大、玛拉工艺大学、博特拉大学及苏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学主办的马来人尊严大会,会上质问华人的公民地位,显然是要挑起种族事端。大学是社会的良心,但却沦为种族政治耍弄的平台,玷污了大学的殿堂。一向来人们期待新政府的开明、开放,最终似乎也是难逃跌入种族政治的“漩涡”。

当您期待马来人能从根本改变生活态度,摆脱枴杖,马哈迪也似乎表现出对马来人恨铁不成钢的焦虑,但最终面对的是马来人不愿改变或还没有心理准备去改变的现况。当马来人对政府的依赖、保障已然成为习惯,而政府也需要依赖马来人选票来守住政权,这就产生彼此“共生”的关系。

丘光耀的漫画在瞬间成为禁书,显然也是马来西亚种族政治的把戏。政府剑及履及,采取“禁制令”速度之快真是始料不及,不难观察到纳吉政治影响力的复辟。当巫统与伊党组成联盟不断地搅动民粹时,希盟不是反击,而是依样画葫芦,也推动种族议程,大谈马来人尊严。

当教育部要在华文小学推动爪夷文而面对阻力时,马来人看到的是希盟政府受行动党的压力。马来人政党之间的博弈,殃及的必然是非马来人。最近土著权威党(Putra)筹委会宣传主任莫哈末凯鲁阿占向联邦法院入禀通知书,挑战大马政府允许设立各源流学校的决定是违宪的更是明证。

接二连三的事件,暴露了马来西亚政治可悲的一面,似乎不搞种族政治,政党几乎难以为继。一本小小的漫画书,可以形同惊涛骇浪,打翻了希盟当初执政的愿景与抱负。

 

一带一路漫画书风暴,丘光耀不可避免成为箭靶,遍体鳞伤。我们等待官方钜细靡遗的“具体”说明这本漫画书的“罪状”与“罪证”。如果无法“举证”,相信这个国家如果没有“漫画”的自由,怎么还会有“言论”的自由。

当说不出一个公平的“所以然”时,我认为现在就应立马还丘光耀一个公道,而不是等“历史将会还我一个公道”(丘光耀语)。现在是个怎样的社会,真正的“超级笨蛋”是谁,其实早已一目了然。

陈锦松

前南方大学学院国际学生处总监、UCSI大学中国区总监、先后旅居中国北京、上海、广州、重庆10馀年,曾任北京英迪经贸学院常务副院长及驻中国办事处主任、中央艺术学院及韩新传播学院讲师、报社社论主笔、杂志主编,现任职于新纪元大学学院。

Wednesday the 13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