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欧洲缘何变成“世界病夫”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沙特《阿拉伯新闻》日报网站10月25日发表题为《欧洲成为世界病夫》的文章,作者为美国约翰·赫尔斯曼企业咨询公司总裁约翰·赫尔斯曼。文章称,欧洲各国均面临由经济增长缓慢和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各国之间也存在各种分歧,欧洲正陷入衰败。不愿意也没有能力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更不用说着手设想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而这种态度正是欧洲缓慢衰落的根源所在。

美专家:欧洲缘何变成“世界病夫”

 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 Yesterday

 

 文章介绍称,政治风险分析评估的变化要么可能具有显著的历史意义(如战争和革命),要么可能是一些国家在年复一年的漫长兴衰过程中发生的最缓慢的现象。就像发生在曾被称为“欧洲病夫”的19世纪奥斯曼帝国身上的事情,缓慢衰落也许更难以识别,因为它会以一种无法察觉的速度发生,以至于需要世界级的政治风险分析家才能完全分辨。

 目前,这种细微但决定性的变化正在欧洲发生。

 陷入“末日衰败”

 文章称,这一进程至今已经进行相当长的一段时间。20年前,作者曾写过一系列引起争议的文章,预言欧洲处在绝对衰落中。这些文章遭到了嘲笑和蔑视,因为人们冷漠地指出,欧洲依然是一个富裕的、文化丰富的宜居之地。这样一个天堂怎么可能陷入衰败?但在一代人的时间之后,没有人会嘲笑这一大胆的政治风险断言。

 

为什么知识界的风气会有这种变化?眼下,西班牙即将举行五年内的第五次选举。波兰政府与欧盟陷入长期对立。意大利发现自己距离经济萧条仅一步之遥。随着德国缓慢走向衰退,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统治进入尾声。英国正在夺门而出。最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刚刚才在巴黎持续数月的骚乱中幸存。

 

▲资料图片:8月24日,法国比亚里茨,七国集团峰会召开,G7欧洲成员协调会议举行。

 文章称,随着防务开支下降至短缺——德国目前国防开支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作为一个整体的欧洲大陆在战略和军事上正变得无足轻重。2018年,在29个北约盟国中,仅有7个国家达到军费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最低目标,其中只有三个是大一些的联盟成员国(美国、英国和波兰)。而欧洲大陆其余的国家似乎认为自己可以永远在历史之外独善其身。

 过去20年,中国崛起取得大国地位,同时美国仍维持世界最重要经济体的身份,而欧洲却蹒跚走向衰落,无法跟上全球化的快速步伐。如果人们把GDP每年增长2%确定为发达工业化社会在现代保持健康发展所必须达到的指标,那么情况就变得清楚多了。2018年,美国经济强劲增长2.9%,而德国和法国维持差强人意的1.5%增长,意大利惨淡增长0.9%。今天罗马震惊地发现自己的经济规模还不及衰退之前2008年的水平。

 

 

文章称,欧洲的人口问题尤其触目惊心。日益恶化的老年抚养比——即社会中养老金领取者人数与劳动年龄人口规模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因为主观愿望而消失。在欧洲无可争议的经济发动机德国,这些数字尤其令人担忧。德国的老年抚养比在2018年为33%,预计到2030年将上升到极限的52%。在这段时间内,劳动人口下降600万的同时,德国领取养老金的人数将飙升500万。

 精英“自甘堕落”

 即将卸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让-克洛德·容克曾经直言不讳地叹息道,“我们都知道需要做些什么,我们只是不知道做了这些之后如何还能再度当选”。

 文章认为,这种欧洲精英政策和政治的失败,就是让民粹主义之猫混入建制派鸽群中的原因所在。欧洲还发现自己陷入了难以处理的政治分歧:围绕移民问题的东西分歧,以及围绕无休止的欧元区危机的南北分歧。

 

 

在所有这些军事、经济和政治问题上,都有一个共同的进程在起作用:欧洲精英阶层已经失败,并且自己无法认识到这一点。问题在于自由主义精英甚至都不愿费心为了自卫而派人驻守城垣。

 

文章最后写道,这就是古希腊人用“堕落”一词所要表达的含义——不愿意也没有能力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更不用说着手设想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而这种态度正是欧洲缓慢衰落的根源所在。

 

文章编辑 | 许海婷

微信编辑 | 张馨午

微信审核 | 杨斯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