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定义恐怖主义 ?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一个国家的政府不能因为族裔考量,大搞双重标准,因为这种做法只会加剧族群之间的猜疑甚或仇视,谈再多的“多元和谐的马来西亚”,最终也只沦为装饰。一如马哈迪今天为陈平的骨灰伸张正义,也抹不去当初他为了取得“终结马共叛乱”的历史地位签署合艾和平协议,目的达到了却诸多刁难不让陈平回国终老的无耻行径。

谁来定义恐怖主义 ?

 假设马共当年的斗争成功,今天就不会是官方论述中的恐怖分子。

(档案照:透视大马)

 
 一群左翼人士将已故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的骨灰运回其家乡,引发马来右翼分子叫嚣说他是“恐怖分子”。如果陈平是恐怖分子,当初加入马共的马来裔战士也是恐怖分子,但为什么后者得以回国安享晚年,有者尚获马来统治者接见呢 ?

 

这说明马来西亚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族裔政体(ethnocracy)。澳洲国立大学学者Geoff Wade曾在文章中指出,1946年英国殖民者协助起草的马来亚联邦宪法是马来族裔政体(Malay ethnocracy)的大蓝图,奠定了后来的马来霸权。当时马共错过趁日本战败全面夺去政权的契机,但马来社会 – 从精英到草民 – 都活在“马共代表华裔政权”的恐惧之中。

换句话说,纵使马共也有马来人成员,但这些人毕竟是本族人,在马来社会看来充其量是被利用或被误导,可以原谅;非马来人参加共产党则是叛国,罪不可赦,就连骨灰都可以拿来大作文章。

但我要谈的不是马共的历史,我也从来不是共产主义的信徒。我要谈的是恐怖主义。

环顾全球,恐怖主义四个字没有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定义,因为甲国的利益未必符合乙国的利益,彼此难以取得共识。正如已故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袖阿拉法特所言:“一个人眼中的恐怖分子是另一个人眼中的自由战士”。

因此一度被以色列和美国视为恐怖分子的阿拉法特本人因为追求民族独立,在以色列的土地上建立巴勒斯坦国,而普遍被阿拉伯人视为民族英雄;1980年代,马哈迪和安华为了巩固穆斯林票仓,更将巴勒斯坦人民原本世俗的斗争型塑为伊斯兰的斗争,妄顾巴勒斯坦基督徒一样失去家园。

犹太复国主义本身有其暴力的一面,英国托管巴勒斯坦时期,犹太人地下运动伊尔贡(Irgun)就曾策划多起攻击平民的袭击,最有名的是1946年的大卫王酒店爆炸案,死了将近一百人。

马哈迪当年目的达到了却诸多刁难不让陈平回国终老的无耻行径。(图:欧新社)

马哈迪当年目的达到了却诸多刁难不让陈平回国终老的无耻行径。(图:欧新社)

以色列建国以后,伊尔贡的其中一名领导人梅纳罕·贝金(Menachem Begin) 不但当选总理,还因为和埃及签了和平协议而与沙达总统一起在心978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假设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失败了,贝金在历史上就永远只能是一名“恐怖分子”。

这就是所谓的成王败寇。假设马共当年的斗争成功,今天就不会是官方论述中的恐怖分子。

西方情报机关和安全专家对恐怖主义的普遍定义就是“使用不合法暴力对付平民以达到宗教,政治或意识形态的目的”,问题是很多国家的所谓正规军队在对付它们眼中的敌人之时也经常发生滥杀无辜的事件,难道一句“不合法暴力”就能妖魔化所谓的恐怖组织,合理化国家本身的暴行吗 ?

因此,我个人无法对恐怖主义有一个确切的定义,因为在一个武装斗争或战争状态,任何一方都可能犯下违反人道主义的暴行,没有道德高地可言。只要是滥杀无辜,哪怕是发自“正义”的一方,都应该被谴责甚至制裁。

于是我们又不得不联想到上个月初遭警方以“涉嫌支持淡米尔之虎”(淡虎)之名拘留的12名印裔人士,政治部反恐组首席助理总监拿督阿育汉至今坚持淡虎仍然活跃,是恐怖组织,却始终无法提供强有力的证据佐证。

事实上,欧洲法庭早在2017年就裁定欧盟因为无法证明淡虎于2009年斯里兰卡内战结束后仍然策动攻击行动,应该将之从欧盟恐怖主义组织名单中剔除;与此同时,欧洲法庭在同一个裁决中表示执政巴勒斯坦加萨地区的哈玛斯因为存在着“涉及恐怖活动的现行(on-going)危险”,而应该留在初级名单上。

在斯里兰卡内战中被无辜杀害的淡米尔平民,当时的马哈迪政权一言不发。

这就很有趣了不是吗 ? 一个被欧洲法庭视为恐怖组织的哈玛斯始终得到马来西亚支持,而已经解散的淡虎却在必要时候被过往巫统和现在土团领导的政府拿出来恐吓非马来裔从政者,政治目的的背后其实隐含了马来族裔政体的意识形态:只要是符合马来社会理念的,全国上下都得支持;与之无关的,则随时被批为“支持恐怖主义”或“不爱国”。

我不是说要配合欧盟把哈玛斯视为恐怖组织,而是一个国家的政府不能因为族裔考量,大搞双重标准,因为这种做法只会加剧族群之间的猜疑甚或仇视,谈再多的“多元和谐的马来西亚”,最终也只沦为装饰。

例如1990年代初,马哈迪带头声援南斯拉夫内战中被屠杀的波斯尼亚穆斯林,许多马来西亚教会也被动员支持;同一时候,在斯里兰卡内战中被无辜杀害的淡米尔平民,当时的马哈迪政权一言不发。这些都是史实。

一如马哈迪今天为陈平的骨灰伸张正义,也抹不去当初他为了取得“终结马共叛乱”的历史地位签署合艾和平协议,目的达到了却诸多刁难不让陈平回国终老的无耻行径。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Friday the 13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