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团是巫统的延伸 或是巫统的变体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土团巫统

大部分加入(土团)的,都有巫统的背景,甚至可以说,土团是巫统的延伸,或是巫统的变体,它带了巫统的基因。更糟的是,一些土团分子,还是巫统的糟糠;当初在巫统被淘汰的,或者带有污点的,眼看混不下去,就乘机改搭另一艘船。结果,他们太过幸运。尽管没有获得主流马来群众的支持,但是,在清算国阵的浪潮之下,土团成为执政党,许多候选人中选,许多具有党职者,选后也和权力挂钩,进入官场和商场,乃至官商不分。一夜之间,他们从政治上一无所有的浪人,拥有了权力,能够分享利益,甚至成为政治的暴发户如此奇异旅程的上位,让个中人迷失。 

 

郑丁贤:疯狂的政党

 

这实在是一件疯狂的事件,只有一个疯狂的政党配合得上。

凌晨时分,公寓还在轰趴;邻居受不了,报警处理。

警察来到,发现不只是一般的轰趴,还有毒品痕迹,即刻拉人,送入警局。

一验之下,17人中的16人呈毒品阳性反应;一查之下,乖乖不得了,他们不是一般的毒虫,其中很多是政治人物。

天亮时,人们打开手机,出现一份被逮捕的毒虫名单,里头有土团的州议员,还有中央领袖的秘书和助理等。

事件摊在星期天早上的太阳底下,失去了掩盖的机会;不过,事后的否认还是有的。名单上龙溪州议员阿希夫辩称,他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而他当时在现场是出席一项讨论会议。

如此时间和环境下开会,此君可真有特异功能了。

当然,目前警方还在等第二次的化验报告,几天后才有结果。

不管怎样,震荡已经造成,后遗症也会出现。

人们的第一个惊讶:一些表面高尚的政治人物,私生活也可以是这么糜烂,而且是毒虫一条条。

第二个惊讶,毒虫多数出自土团党,以及一名公正党。

或者,无须惊讶,执政之后,许多“出唓”事件,从飞行车到屡传不鲜的金钱政治,以及性丑闻,都涉及土团。

一名资深的观察者说,一些人还是巫统身分时,看来还是聪明的,但是,加入土团之后,不知怎的,竟然变了。

今天,土团很难否认的是,它的素质的确有问题。

土团的成立,太过仓促,也过于受个人因素所驱使,就是支持马哈迪和反对纳吉。

先天上,它缺乏一个明确的政治理念,也没有一个验证的过程;只是基于选举和情绪的需要而产生。

具有政治理念和抱负的马来新生代,如果政治光谱是中间偏左,而且具有改革意识者,他们会选择公正党;如果带有宗教情怀,认为大马政治必须溶入宗教理想和路线,那么,保守的会加入伊斯兰党,进步的会支持诚信党。

然而,又有什么人会加入土团?

当然,他们应该是倾向族群主义,支持马来民族斗争的一群。

但是,这个部分从来都是巫统所垄断,已经没有其它政党的拓展空间。

所以,土团成立时,缺少鲜明的理念和社会基础,虽然有部分社会精英加入,如马智礼和旺赛夫,但是,他们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

大部分加入的,都有巫统的背景,甚至可以说,土团是巫统的延伸,或是巫统的变体,它带了巫统的基因。

更糟的是,一些土团分子,还是巫统的糟糠;当初在巫统被淘汰的,或者带有污点的,眼看混不下去,就乘机改搭另一艘船。

结果,他们太过幸运。尽管没有获得主流马来群众的支持,但是,在清算国阵的浪潮,以及多数非马来选民的拱抬之下,土团成为执政党,许多候选人中选,许多具有党职者,选后也和权力挂钩,进入官场和商场,乃至官商不分。

一夜之间,他们从政治上一无所有的浪人,彷佛中了博彩,拥有了权力,能够分享利益,甚至成为政治的暴发户。

如此奇异旅程的上位,让个中人迷失。从政不是为了理想和使命,而是脱贫和跻身权贵的捷径。

毒虫事件揭穿了华丽的包装,但还有更多看不到的龌龊。土团的形象更加低落,要争取人民的信任和支持,难矣!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15

 

Thurs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