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元种族政党掌控教长职 教育政策种族化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马来西亚教育问题 马哈迪

马来西亚教育问题错综复杂,教育与政治纠缠不清,各种压力如影随形。教育改革的挑战包括教育素质和水平低下,资源投入与成绩出现巨大落差;教育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无法为推动工业4.0做出贡献;官僚和种族主义造成官员和公立大学管理层无法与时代接轨,反而过多为政治服务,比如举办马来人尊严大会、爪夷文课题........ 。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有超强的政治意志力,不屈服于外界压力,但教育部长由政党领袖出任,摆脱不了有关政党的立场特别是单元种族政党掌控教长职,教育政策就会种族化,比如土团党依靠马来票生存,因此继续保留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导致教育无法转型。

 

 

Image result for 马来西亚教育问题 马哈迪

 

 

2020-01-14 07:05:00   

 
林瑞源.敦马的不可能任务

 

默迪卡民调中心的最新民调指出,选民对希盟政府的支持已经减弱,有61%的受访者认为国家正朝向错误的方向前进。首相敦马哈迪很在意这项民调,因此特地在部落格撰文,否认希盟政府缺乏方向的说法。

马哈迪吁请人民多给政府一些时间,并且全力参与共享繁荣政策,“转变需要时间,在两年时间里,你将会了解到政府的方向是正确的。”

显然的,敦马希望在2年内改变人民对希盟的负面看法,因此可能在短期内会有一些动作。在首相发布贴文的同一天,首相办公室宣布,马哈迪将暂代教育部长职,直到新任教长委任为止。代任教长,可被视为敦马挽回支持的行动。

敦马曾经克服无数的政治考验,包括1987年巫统党争、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509大选推翻国阵政府;敦马的文章反映他想要化解希盟支持率跌入谷底的挑战。不向困境低头是好事,但能否成事,还取决于自身和客观条件。

不管敦马暂代教长多久,如果他要改革国家教育,他是在进行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教育问题错综复杂,教育与政治纠缠不清,各种压力如影随形,不是三几个月就能够摆平,即使是强势如敦马。

教育改革的挑战包括教育素质和水平低下,资源投入与成绩出现巨大落差;教育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无法为推动工业4.0做出贡献;官僚和种族主义造成官员和公立大学管理层无法与时代接轨,反而过多为政治服务,比如举办马来人尊严大会。

而且教育经常因为枝节问题而面对阻滞,比方说爪夷文课题在过去几个月的争议形成内耗,影响华印教育组织对教育部的信任;右翼分子把多元教育体制当作箭靶,分化各源流教育,以致多元教育无法结合成强大力量;种族固打制阻碍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造成国家竞争力停滞不前。

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有超强的政治意志力,不屈服于外界压力,但教育部长由政党领袖出任,摆脱不了有关政党的立场,特别是单元种族政党掌控教长职,教育政策就会种族化,比如土团党依靠马来票生存,因此继续保留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导致教育无法转型。

虽然全国教学专业职工会(NUTP)等组织认同马智礼的表现,但是他只能够改动一些枝节,无法更动教育的核心。马哈迪代任教长,恐怕也会出现同样的局面,在争取马来票及保守力量咄咄逼人的情况下,首相不可能采用绩效制,因此估计无法为教育面貌带来大改变。

其实,要实现教育转型,除了教育与政治脱钩,首相必须委任没有政治背景的教育专才担任教长,让新教长在没有政治干预和压力之下,提出解除教育困境的方案。

既然土团党人才凋零,就应该外借人才,总好过首相暂代教长,分身乏术,无法做好治理工作。

根据希盟一年半的施政,相信很难在两年后看到什么具体成果,因为18个月来,政策没有改变,经济没有松绑;国会及选举等改革,如降低投票年龄,不会带来太大的正面效应。

或许首相所谓两年后会看到成果,是指大型计划的启动,包括东海岸铁道计划及大马城,能够提振低迷的经济。但大型计划非经济转型的方案,也不是长远之计。

要在两年内看到不同的景象,就必须改变政策及路线,否则就会持续目前的平淡和平庸。

希盟不应只满足于成功筹组政府,取得稳定及和平的“奇迹”,应该突破瓶颈,扫除国家前进的障碍,才能摆脱种族及宗教的枷锁,让经济起飞。

大刀阔斧的改革可能是希盟唯一的出路,因为和巫伊联盟斗保守是死路一条,只有回到初衷,走向多元,才摆脱牛角尖。

很多人在问何时权力转移,马哈迪却打算投入更多时间,国家的未来难料。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1-14

 

Tues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