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錦松:騎劫民主悖離執政正當性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陳錦松:騎劫民主悖離執政正當性

今天單元種族的政黨,包括巫統、伊黨,加上土團黨成為執政成員黨,種族與宗教的復辟,無疑是對多元、民主、開放體制的最大挑戰,馬來西亞政治可能最終踏上不歸路,這無疑是國家的悲哀。任何統治權的獲得,如果沒有民主的基礎,就是拿了政權,也難以平復社會的憤怒與不滿,也終將導致政局的動盪?

陳錦松:騎劫民主悖離執政正當性

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政治也被理解是權力博弈的場域,希盟兩年的執政本來按原定劇本,首相馬哈迪下台,讓位給公正黨主席安華,這是希盟執政的默契,也被認為是最好的結局,但事與願違,由于「馬哈迪因素」,造成政治的動盪與震撼,每一天都有新變化,演出的是一部馬來文化的政治宮廷劇,變化之快令人側目。

故事的情節看來複雜,梳理后其實很簡單。時任首相馬哈迪的兩年承諾交棒時間到了,但老馬不願意放手,而安華的支持者又等不及,不斷施壓希望老馬定個「交棒日期」,而不是模稜兩可的「亞太經合峰會后」。最后逼宮的結果就是由希盟最高理事來「處理馬哈迪」問題,但當人們以為交棒日期應會在2月21日有個「明確答案」,但換來的卻是老馬的「一切由我來決定」,而安華也只有打圓場表態全力支持由老馬擇定其交棒的日期,還說他會耐心等待老馬作出決定和宣佈,他會確保老馬繼續履行其首相的職務。

老馬對權位難割捨

 

馬哈迪的交棒議題紛紛擾擾了近一年多,圍繞的討論無非是老馬會不會交棒,當交棒的日期越來越靠近時,交棒課題已然成為全民關注的問題。作為一個94歲高齡的國家領導人,老馬對權位的難以割捨,展現一股執著,到底是不願交棒還是懷疑安華在接任首相后無法駕馭希盟內部暗流洶湧的權爭與明鬥?

當然我們得承認509大選的選舉結果,當時不能沒有馬哈迪因素,不然要成功推翻納吉政權的可能性很低,畢竟當時前首相納吉的貪腐幾乎盡人皆知,唯馬哈迪無畏無懼,在不怕被控誹謗的情況下,對納吉左右開弓,毫不留情。對一個在政壇叱吒風雲的國家領導人,老馬的強勢一覽無余。我國最終實現改朝換代,老馬居功至偉。

但「安華因素」很少被提及,沒有安華過去20多年的跌跌撞撞,進出牢房,從高高在上的副首相跌入階下囚,其生命的歷練,不屈的精神,展現頑強的戰鬥力。沒有「烈火莫熄」或許也就沒有「改朝換代」,歷史的機遇給了我們,但我們卻無法好好守護。

希盟政府的成立,509的歡騰鼓舞,恍如昨日。難以預料沒有兩年時間,這個全民期待的政黨,面對反對黨的夾攻,加上內部的矛盾,包括土團黨的退出希盟,公正黨的分裂與國會議員出走,馬來西亞政治最終提前演變為兩股勢力勢均力敵的角力戰。這個政治權鬥,讓我們清楚的見證了馬來人政治的合縱連橫、爾虞我詐、聲東擊西,完全無視政治道德的底線,為了權勢與利益,真的就是「道義放兩旁,權力擺中間」。

馬哈迪是個政治的梟雄,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其政治的意志力,只要任何人企圖阻攔,沒有不被「殲滅」的。過去在其身邊歷任的副首相,要麼無法順利接位,要麼接位后也被推翻,幾乎成就其權力完美的駕馭,所向無敵。

馬哈迪領軍希盟,推翻一個腐敗的政權國陣,成功扶持一個嶄新的希盟政權,實現馬來西亞歷史性的政治轉折點,終結60年的一黨專政留下美名。

有評論認為,沒有安華的逼宮,就不會造成今天希盟分崩離析的結果。也有論者認為,如果馬哈迪要組成一個跨黨派的政黨,在見國家元首時,希盟共同推薦馬哈迪為首相,而不是安華,今天的結局就會不一樣。但歷史無法重來,當然民主還是要靠點人頭,而首相人選最終還是要以國會議員人數的多寡來決勝負。反對黨如果人數不足而強行登上首相,政局的紛擾將會無休止。

東馬政黨是造王者

東馬的政黨,是馬來西亞政治的造王者,過去在國陣對抗希盟時,西馬政治無法忽視東馬「定存州」的角色,今天在希盟與反對黨的政治對決中,東馬儼然也是決定首相人選的「定存州」。東馬的政治領袖是否能否決政黨政治的種族與宗教,而支持實現多元政治的希盟完成其還有三年的任期?這無非就是我們期待的。

一個民選政府的半途垮臺,一切宣言中的改革勢必被終結,反對黨基本是通過后門的方式結合利益相關者共同推翻現政府,其情其理都難有正當性。馬來政治內的暗流洶湧,因為馬哈迪的出走,終于成為點燃的火種,逐步燎原,其過程與509大選時一樣驚心動魄。

馬來人的舞台

當前政治發展如何仍然未定之數,國民聯盟與希盟彼此的政治角力不會因為國家元首的宣佈慕尤丁為第8任首相而終結。不論是執政黨,還是反對黨,馬來西亞的政治演繹最終是馬來人的舞台,華人在看這類政治宮廷劇時,儘管義憤填膺,但常有無力感。

馬哈迪的親信認為馬哈迪是要救國,但外人的理解其是貪愛權位,馬哈迪的反反覆覆最終投向希盟,才使希盟在對抗反對黨有足夠的籌碼,是否能在來臨的國會成功翻盤,我們且靜觀其變。

 

今天單元種族的政黨,包括巫統、伊黨,加上土團黨成為執政成員黨,種族與宗教的復辟,無疑是對多元、民主、開放體制的最大挑戰,馬來西亞政治可能最終踏上不歸路,這無疑是國家的悲哀。任何統治權的獲得,如果沒有民主的基礎,就是拿了政權,也難以平復社會的憤怒與不滿,也終將導致政局的動盪?

願賭服輸,政治亦然。希盟已經公佈支持者名單,國民聯盟應也一併公佈,雙方公告三日,讓異議者自我審查,名字是否被「騎竊」,確保無誤后,獲多數國會議員支持者出線,如果做不到,就明顯有悖民主政治。可以確定,騎劫民主有悖執政的正當性,將無法服眾。

陳錦松

前南方大學學院國際學生處總監、UCSI大學中國區總監、先後旅居中國北京、上海、廣州、重慶10餘年,曾任北京英迪經貿學院常務副院長及駐中國辦事處主任、中央藝術學院及韓新傳播學院講師、報社社論主筆、雜誌主編,現任職於新紀元大學學院。

Friday the 3r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