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新政新瓶装旧酒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新瓶装旧酒

得意的新酒喝得太快,忘形的开瓶后22个月就已见底。这是对希盟最大的教训,几乎是毁灭性的教训如今换上一瓶新酒瓶子是新的,酒却是超过一半旧的。酒味如何,是变酸或是越陈越香醇,还是得等到干一杯之后才知。有说这是一场了不起的革命事业,我的国真利害。没有宣言,只有密言。没有流血,只有流程。就这样政变了。而且还是由自家后院起火的政变尚且是眼睁睁看著它燃起成为熊熊大火,继而烧掉希盟大院。放权又要拾回政权的老人家,哭泣在心头。愁更愁,忧又忧。王者归来的打算,仍只能漂流在外头。

 

Image result for 新瓶装旧酒

 

2020-03-03 08:15:00  

郑钦亮:新政新瓶装旧酒

 

得意的新酒喝得太快,忘形的开瓶后22个月就已见底。

这是对希盟最大的教训,几乎是毁灭性的教训。

如今换上一瓶新酒,瓶子是新的,酒却是超过一半旧的。

酒味如何,是变酸或是越陈越香醇,还是得等到干一杯之后才知。

有说这是一场了不起的革命事业,我的国真利害。

没有宣言,只有密言。

没有大选,只有候选。

没有流血,只有流程。

就这样政变了。

而且还是由自家后院起火的政变,尚且是眼睁睁看著它燃起成为熊熊大火,继而烧掉希盟大院。

此非君子之争,但战场无父子,胜者为王,又何需君子。

229的酒,变味的一夜,已经不堪回首。

放权又要拾回政权的老人家,哭泣在心头。

愁更愁,忧又忧。

王者归来的打算,仍只能漂流在外头。

作者 : 郑钦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03
Friday the 3r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