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健平:希盟倒台不一定是坏事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希盟倒台不一定是坏事

综观局势,以走路速度行事的希盟,其实早已无法跟上飞行车的速度,既然如此从执政跌倒到成为反对党,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希盟当回反对党,做最在行的事,在未来仍不明朗的时局,可能会有加分的作用。最让人遗憾的,希盟仍为了保住布城而选择拉拢马哈迪。希盟再出发,第一个要做的,是摆脱马哈迪的影响力。事实已经证明,接受共同的敌人马哈迪为联盟的领导人,后患远比加值来得更多。 新政府联盟的前路实在太艰巨新政府联盟前路不好走,就如希盟当初发现当了政府不好玩。现在虽然有人看不过眼后门变天,但主流的声音还是偏向新政府联盟那边。 

 

 Image result for 郭健平:希盟倒台不一定是坏事

 

 

2020-03-04 07:50:00  

郭健平:希盟倒台不一定是坏事

 

综观局势,以走路速度行事的希盟,其实早已无法跟上飞行车的速度,既然如此,从执政跌倒到成为反对党,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希盟当回反对党,做最在行的事,在未来仍不明朗的时局,可能会有加分的作用。

对希盟中坚的支持者而言,到了最后一刻,最让人遗憾的,莫过为希盟最后一刻为了保住政权,牺牲安华提名马哈迪当第八任首相。这对中坚支持者而言,到了这个已经可以摊牌,或者宁愿失去全部,也不愿苟且偷生的情境,希盟仍为了保住布城而选择拉拢马哈迪,未免让人失望不已。

前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是基本上,希盟可以忘掉在国会对新任首相慕尤丁投不信任票的工作。假设国会无法准时在9日开会,一再延期之下,更很快的稀释希盟的凝聚力,到时候,有更多希盟或支持希盟的议员,跑去执政党阵营,也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事。西瓜靠大边,这个道理大马的政治人物最为领悟。像希盟当时在2018年赢下布城后,支持希盟或跳槽到土团党的巫统议员一个接一个,慢慢的,希盟的大多数议席就已经比选举时拿下的更多。

希盟再出发,第一个要做的,是摆脱马哈迪的影响力。事实已经证明,当时为了打倒纳吉和执政联邦,好不容易的接受共同的敌人马哈迪为联盟的领导人,后患远比加值来得更多。让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的关系嫌隙更多。

土团党右倾的路线,简直把选民的胃口养大。种族摩擦的课题一直加码不去灭火,但是选民还不买单,坚持认为政府边缘化马来人,导致今天国内的许多课题越来越严峻,是土团无法推卸的责任。现在的新政府联盟在这个马来人大团结的主题下,就算希盟成功在国会投慕尤丁不信任票而翻盘,反而让更多人感到不安,所以希盟就算委屈,真的不需要这么快去翻盘,因为整个情势都不在你们这边。

眼下的新政府联盟,在星期天享受胜利后,星期一已开始面临艰巨的挑战。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临时向法庭申请假期,以和首相讨论内阁人选。不消一下子已被网民骂翻,迫得首相署快速澄清并没有讨论组阁事宜。巫统的支持者认为,他们的领袖是被希盟迫害告上法庭,这个论述,如果希盟还执政,可以一直用下去。但是现在希盟已倒台,如果巫统领袖的法庭案件离奇快速结束,只会重创新政府。

这些有法庭案件的领袖,要入阁已经越来越难,因为网民一起哄,首相已表示只选“干净”的人入阁。但是巫统的大人物不入阁,首相又要如何安抚他们?

新政府联盟的前路实在太艰巨,并不是慕尤丁星期天在国家皇宫宣誓后,就有童话般的美丽结局。三个主要结盟党土团党、巫统和伊斯兰党,重叠性太高。主导整个“政变”的土团党,肯定想要继续像之前在希盟时,议席少少,官位多多,而且是很有分量的那些。帮忙出力的巫统,习惯了当大哥多年,不会轻易罢休。伊斯兰党难得这么多年再次重返中央,必定要推行更伊斯兰化的政策。但是当大马首相很炫的事,就是无论走上这个宝座之前是否比较种族或宗教色彩,到最后也必须要多少照顾少数族群,才能显得自己是全民首相。在这个大前提之下,如果伊斯兰党的议程又被搁置了,是否会加速终结这个仓促结盟的这联盟?

新政府联盟如果能安然渡过未来3年,最终极的考验,肯定出现在第十五届全国大选的议席分配。还有国内的“网民党”虽然早前对新政府有所期待,但当执政的第二天有巫统基层领袖提出重新推出消费税,不消几刻就被骂翻。虽然希盟废除消费税重新推出服务税,许多人抨击不见得物价下降,但这绝对不会成为重新接受消费税的理由。

新政府联盟前路不好走,就如希盟当初发现当了政府不好玩,许多道理是如出一辙的。现在虽然有人看不过眼后门变天,但主流的声音还是偏向新政府联盟那边。如果我是希盟一员的话,买爆米花看戏,可能比想着如何投不信任票通过,更容易找到重新出发的新方向。

作者 : 郭健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04
Friday the 3r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