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慕尤丁处境艰难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Image result for 林瑞源·慕尤丁处境艰难

土团党在国盟内就会受到挤压。慕尤丁也面对棘手的经济问题,国家经济正受到冠状病毒疫情的严重冲击,陷入衰退的风险。,因为现在不只是旅游业和相关领域陷困,其他行业,包括制造业也受到打击。现在出现第二波疫情,许多大型聚会展延,各类经济活动停顿,再加上各领域环环相扣,全球经济也因为疫情恶化而阴霾笼罩,经济风险不同小觑。

 

林瑞源·慕尤丁处境艰难

 
 
首相慕尤丁伸出橄榄枝,致函敦马哈迪要求会面,据说是要寻求和解,以实现土团党大部分党员希望党最高领导再次团结的愿望。

不管要求会晤的目的是什么,反映了慕尤丁的处境,他希望弥合裂痕,让党作为后盾,让他没有后顾之忧,以化解施政上的挑战。

慕尤丁透过电视演说公布了他的愿景,包括要做照顾全民的首相、组织廉正能干新内阁、提升教育水平、促进经济发展及拉近经济差距、领导马来西亚走向辉煌,以及拯救国家免于持续性的动荡。

若他没有强大的政治意志力、缺乏全面配合的团队及高瞻远瞩的智囊团,他没有办法兑现这些理念,因为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要做全民首相,就必须照顾每一个族群、每一个阶层、每一个州属、每一个区域及每一个宗教,但是国民联盟政府的主要成员党,即土团党、巫统和伊斯兰党奉行种族和宗教主义,而且马来社会对“马来人大团结政府”有很高的期望,慕尤丁如何面面俱到、平均分配国家资源?中庸的阿都拉都做不到全民首相,在种族政治主导的情况下,这太难了。

事实上,慕尤丁现在面对政治和经济难题,如履薄冰。

国盟成员的理念不一,砂拉越政党联盟的立场是“入阁不加盟”,采取“国民联盟+砂政党联盟”方程式共组联邦政府,以免伊党的神权主义影响砂拉越政治,特别是砂政党联盟将在砂选举中面对希望联盟。

砂政党联盟已经表明将争取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赋予的权限,以及要国油公司遵循砂法律,缴付砂石油产品销售税。慕尤丁必须考量赋予砂拉越更多自主权,会不会引起反弹,特别是削弱联邦政府的权力。

此外,慕尤丁能否驾驭巫统和伊党?巫伊是否满意内阁职位的分配?虽然说委任部长是首相的权力,但是土团党的议员少过巫统,免不了倾轧和勾心斗角。

各州的情况也相当麻烦,变天的柔佛、马六甲和霹雳州政权以马来人为主,州政府的政策可能不跟随中央。雪兰莪、槟城及沙巴代表不同的政治板块,日后也必有争端。

除非慕尤丁得到敦马的谅解,土团党两派势力归一,否则土团党在国盟内就会受到挤压。

慕尤丁也面对棘手的经济问题,国家经济正受到冠状病毒疫情的严重冲击,陷入衰退的风险。

马哈迪在2月27日公布总值200亿令吉的振兴经济配套已经不足以挽救经济,因为现在不只是旅游业和相关领域陷困,其他行业,包括制造业也受到打击。

现在出现第二波疫情,许多大型聚会展延,各类经济活动停顿,再加上各领域环环相扣,全球经济也因为疫情恶化而阴霾笼罩,经济风险不同小觑。

根据亚洲发展银行最新研究报告,冠病疫情将对亚洲发展中国家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其中大马的损失最严重可达39亿9700万美元(约167亿令吉),以最温和情况推算,也将损失8亿3100万美元(约35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23%。

除了必须推出第二个刺激经济的配套,国盟政府也必须阐明它的经济政策,以吸引外资回流。伊党是新政府的一员,这样的阵容比较难以招来外国公司进行长期的投资,因为政策存在不确定性。

若慕尤丁要带领国家走向辉煌,就必须进行实质的改革,因为要成为卓裁的国家,必须先搁置种族和宗教争议,改革教育,唯才是用。一个持续在狭隘课题打转的国家,是不可能取得煇煌,过去60多年来的经验已经是最好的教训。

慕尤丁此刻接任,不幸的遇到政经风暴的夹击,他必须证明他向往的“马来人大团结政府”能够做得更好。

国家在政治动荡中已浪费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新内阁没有蜜月期,必须马上工作,拿出表现。

作者 : 林瑞源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0
Satur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