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錦松:華人政治,路在何方?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民主選舉是靠「點人頭」,政治上華人肯定是未戰已先退下一城,其他的政治理念與理想,要如何吸引友族的認可,對于萬事以種族思維為中心的政黨操弄下,幾乎難如登天。

陳錦松:華人政治,路在何方?

國民聯盟取代希盟執政直到來屆大選,大致抵定,土團黨主席慕尤丁成功被委任為首相后,希盟想翻盤的機率基本不高,原因是誰掌握了資源,誰就能「先發制人」。從土團黨會長馬哈迪辭掉首相職務開始,事實上形同放棄自己的籌碼。政治是講究實力的,老馬大意失荊州,權力旁落后怎麼可能還可「呼風喚雨」?特別是雙方的支持者處于伯仲之間,微妙的少數就可決勝負。

今天的政治形勢其實已很清楚,國民聯盟是由三個主要的單一馬來種族政黨所掌控,包括土團黨、巫統、伊黨,而反對黨希盟則以公正黨、行動黨為主,單一種族政黨對壘多元種族政黨的態勢已然成型,未來政治的演變,所謂跨族群的努力,都會受種族政治格局所捆綁,無法脫逃。

從人口組成結構來看,根據2019年統計,我國人口約3260萬人,比2018年3240萬人,增加0.62%,但華裔人口卻減少了0.2%。巫裔人口增加0.2%至69.3%,華裔人口從23%減少至22.8%,印裔及其他種族分別維持在6.9%及1%。在華人生育率逐年下降的趨勢來看,華人人口再繼續滑落是可預料的。

 

行動黨「壯志未酬」

民主選舉是靠「點人頭」,政治上華人肯定是未戰已先退下一城,其他的政治理念與理想,要如何吸引友族的認可,對于萬事以種族思維為中心的政黨操弄下,幾乎難如登天.

華人社會對國陣政府的不滿,經過2018年509大選的孤注一擲,把代表華人政治勢力的馬華一起埋葬。而代表華人反對黨勢力的行動黨成功上台執政后,在馬哈迪為首的領導班子下,行動黨試圖滿足華人社會的要求,但原來舉步維艱,處處受限。

按照邏輯,華人爭取的權益,馬華在政府內做不到的,行動黨要能做得到,才能證明行動黨是「有權力」的。特別是統考幾乎淪為一個「工具」,可以作為觀察華人政治力量的參照數。但經過兩年的考驗,行動黨卻「壯志未酬」,沒有「足夠時間」證明行動黨準備「不成功,便成仁」。

自巫統與伊黨結合,其實種族宗教的意識在巫伊的煽動與操弄下已然成為主導國家方向的一股力量。當時爪夷文議題延燒時,希盟內土團黨在該議題上是與行動黨背道而馳的。行動黨是持「有條件支持」的態度(只介紹不考試,非強制而是選擇性,僅僅3頁),但華社就是「不買賬」。時任首相馬哈迪則認為這個課程反對者只是一小部分人。

作為土團黨會長,馬哈迪在爪夷文「無法退縮」的立場是要給馬來社會證明希盟是被華人掌控,也不受制于行動黨。而行動黨沒有展現力阻爪夷文的實施,是希望避免被馬來政黨借此「妖魔化」行動黨是反馬來人的,華人社會沒有「諒解」直認行動黨屈服于老馬的淫威,成為「靜靜黨」。

沒能化解華社焦慮

馬哈迪更多的是考量馬來人的想法,而行動黨在爪夷文的課題無法「硬起來」,時任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因為是華人而被罵「漢奸」。今天行動黨「被下課」了,馬華再次登場作為政府的一員,該黨能阻止爪夷文在華小貫徹嗎?馬華對統考的承認能更有「話語權」嗎?其實華人社會沒有看清,許多華教課題都存在馬來人與華人政治的博弈。馬來政黨要表現在語文與宗教的強硬以獲得馬來社會的認可,依此換成選票,如果處處向華人社會讓步,表示這個政黨沒能捍衛馬來人的權利。這類思想一脈相承,華教與政府的對抗遂形朔早期以致于今天華教發展的血淚史。

在509前的大選,反對黨隨手就有許多議題能掀起民眾的憤慨與不滿,也能凝聚一股同仇敵愾的向心力,特別是巫統的腐敗,馬華的無能,但政治走到這個節點,行動黨作為執政成員黨的這兩年期間,華人社會的焦慮沒能化解,以至于希盟的倒台,社會也顯得出奇的「平靜」。

這是華人對政治的認命還是無力?華人社會群體曾經在社交媒體罵馬華的惡毒語言在爪夷文的課題上也依樣畫葫蘆狠批行動黨,這兩個代表華人發聲的政黨都經歷被華社罵得狗血淋頭,今天再回頭看政治的現實層面,我們還有第三選項嗎?

本來政黨輪替是可以寄予厚望的,但意料不到的是走不到兩年時間,卻功敗垂成。到底是希盟這兩年無所作為,不被人民認同,還是馬來西亞脆弱的民主政治,完全是利益相關者權力博弈的疆場,正義、道德、民意、民心與今天的政治是沾不上邊的?

今天國民聯盟成為新政府,在內閣的委任上,各黨為了爭取部長職的分配已開始進行口舌之戰,這個烏合之眾的政黨聯盟就是由當時希盟50個內閣名額增加到今天70個也是僧多粥少。

「利益勾結者」的聯盟

巫統不滿意組建的新內閣,因為新內閣陣容並未反映巫統在國民聯盟的實力,而且土著團結黨幾乎囊括所有能接觸草根民眾的部門。巫統邊佳蘭國會議員阿莎麗娜認為,巫統應該獲得更多重要的部門,並指聯合政府應該以比例代表制為基礎,而不是有任何一個政黨為主導。

 

單一馬來政黨的聯盟會更團結,還是同樣存在理念不同,利益分贓不均而大動干戈,我們且拭目以待。如果國民聯盟三黨分裂而形同三頭馬車,華裔政黨是否也會如同東馬的政黨一樣具有左右逢源的機遇,我們樂觀期待。

但政治上沒有共同理念與政綱只有「利益勾結者」而能維持不墜的聯盟,在歷史上,卻是罕見的,難道馬來西亞會是個例外?

陳錦松

前南方大學學院國際學生處總監、UCSI大學中國區總監、先後旅居中國北京、上海、廣州、重慶10餘年,曾任北京英迪經貿學院常務副院長及駐中國辦事處主任、中央藝術學院及韓新傳播學院講師、報社社論主筆、雜誌主編,現任職於新紀元大學學院。